:::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精進海運戰備 提升作戰力(中)

◎邱榮守(譯)

(接上文) 

 戰時作戰需求

 承平時期受命執行任務的船艦,只是眾多可用船艦中的少數,對於維修和人力資源通常也沒有競爭對手。假設某些作戰指揮部願意透過運輸營運周轉基金(TWCF)提供預算,那麼完成任務可能沒有任何障礙。然而,戰時需求可能涉及多個單元的啟封,這不僅僅是啟封1個或2個單位而已,因此,這類啟封所需的資源將更加廣泛。將資源從1艘船艦轉移到另1艘船艦,並使其如期完成戰備整備的能力將受到極大限制。因為,眾多不同的單位都將在競爭相同的有限資源。

 運作能力要求與預期作業環境

 海運船艦必須遵守作戰能力需求(ROC)與計畫作戰環境(POE),主要目的是在敍明這些船艦被要求執行的任務種類,以及這些任務可能發生的環境情況。ROC / POE為投資和戰備優先性提供評估基礎。ROC / POE不是特定的戰備要求,而是應具備能力的聲明。但是,ROC / POE確實也具有戰備要求的意涵。如果任務是在ROC / POE中,那該船艦就必須具備執行該任務的能力,且相關措施與資源就會用來滿足此能力需求。

 在進行船艦訪問期間,船長和總工程師都提到他們船艦的ROC / POE,實際上與指定的任務不相匹配,結果花費大量精力來維持實際上用不到的能力,尤其是那些指定長期海上預置(PREPO),但後來改裝用於海運的船艦來說,更是如此。其中許多文件亦沒有針對當前的船艦任務進行更新,因此賦予該艦的戰備要求根本無法因應新任務的需求。例如,由於PREPO船艦將設備長期儲存(大約1年),因此,須將設備儲存在氣候受控環境中,以確保設備長期保存後可隨時開啟使用。

 維護這些環境控制系統,是一項昂貴且複雜的任務。海運船艦在幾天或幾週內裝卸貨物,因此,貨艙和載具甲板不必維持氣候控制,所以環境控制能力不是必需的。但只要此功能包含在ROC / POE中,它就必須保持運作並準備好向稽核小組展現此能力,而不論當前任務是否需要。

 同樣需要維持的另一項能力是燃料運補。這種能力對PREPO船艦來說至關重要,這些船艦可能會在未開發的港口進行貨物卸載,但對戰略海運來說,並非是必要的能力。此外,它還涉及管道系統與儲罐的廣泛維護保養。事實上,這種能力對於顯然不需要此功能的船艦而言,是一項昂貴的挑戰。修改ROC / POE是一項漫長而復雜的程序,考慮到這些船艦的使用壽命及一旦廢棄後要再恢復能力的困難性,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被理解的。但是,維持不再需要的昂貴需求,將會影響戰略海運船艦的可用性。因此,一個更靈活的ROC / POE更新系統是必要的。

 作戰計畫需求

 待命預備艦隊(RRF)和浪湧海運艦隊的規模,可以滿足應急作戰的任務需求。RRF的預算基礎主要是根據「2005年機動能力與需求研究」的結論,以及2016年後由美海軍與美國運輸司令部的需求審查及決議而定。目前的資金水準是準備用來支應戰備整備的預算,以讓船艦能夠及時達到戰備需求,並將貨物運送到特定的作戰地區,滿足作戰指揮官的關鍵作戰需求。戰時需求的實際數量與時間表列屬機密文件無從考究。然一般而言,該組織所採取戰備標準為接獲動員命令後,戰略海運艦隊5日內需達85%船艦戰備率。

 所有海運計畫的任務,被區分數個星期來逐次實施,而不是當各階段兵力部署需求(TPFDD)生效後,在5日內展開貨物的海運任務。各種海運任務的時間安排隨著客觀環境而有所不同,一般來說,它們會延續數週和數月,而不是幾天而已。實際上,如果要在5日內執行作戰計畫的TPFDD任務,則可能沒有足夠的港口,或運輸能力來容納戰略運輸所要載運的全部貨物。因此,85%的戰備標準既不切實際也不必要。

自2003年伊拉克自由行動的初期階段以來(在數個月內復役50艘船艦執行海運任務),美軍即未實施大規模的船艦復役。目前可用於評估能否滿足標準的唯一機制,就是渦輪復役(TA),該程序是透過選擇船艦復役,並要求其達到5日內完成戰備整備標準。

 渦輪啟動

 海運艦隊維持在低戰備狀態(ROS),要求船艦必須能夠在5日內復役執行任務,稱為ROS-5。美國運輸司令部定期透過TA程序,來對這些船艦進行復役能力驗證,且不會事前預警。當收到執行TA命令時,船艦必須在5日的整備期限內完成所有設施啟用。根據美國運輸司令部所提供的浪湧海運艦隊TA的歷史數據發現,儘管RRF船艦數量一直維持相對穩定,如當某些船艦被逐次淘汰後,隨之也會有船艦報到加入艦隊。然TA數量的變化起伏很大,如2018的TA的峰值為26次,以及2010年的谷值為6次。

 檢視每艘船舶的TA頻率,可以確定每艘船艦的TA過程中,是否存在均等的機會。根據資料數據顯示,在某段時間內,有25艘船艦被TA三次或更多次。另在2010年至2018年的9年期間內,有28艘船艦僅有2次或更少的TA,另外8艘船在此期間完成沒有被TA。值得注意的是,許多RRF船舶已好幾年沒有受命復役。

 更均等分布的TA將可以提供整支艦隊戰備水平,以及遂行戰略海運能力的更可靠指標。這些結果並不表示船艦的能力維持主要是因應戰時需求,進而忽視維持後備動員或任務激增的作戰需求。然而,當前的運作機制不需要提供兵力結構或規定的戰備水準。這些要求只有戰時作戰需求時,才會啟動審查。

 成功執行TA的美國運輸部海事局(MARAD)與軍事海運司令部(MSC)都有峰值和低谷;MARAD的成功率較為一致,但TA結果在某方面會產生誤導性。雖然TA應該反映隨機被選擇之船舶的整備能力,但根據船員和執行選擇人員的陳述,MSC和MARAD都會選擇最有可能成功完成評估的船舶。

 此外,TA通常是單獨隔離執行,並且會定期集中資源,讓這些被指定執行TA的船艦能通過驗證,即使是在大規模啟封過程中,這種資源的集中顯然是無法符合實際需求。總而言之,所有跡象表明僅運用有限船艦執行TA程序,且將其成效視為實際的整備能力,是有問題的。RRF高級幹部也表示,TA並不是對船舶任務能力的真正考驗。一個更佳的指標是實際演練。例如,將RRF船艦復役並完成所有的作業要求、啟運及過境到登船港、接著操作所有必要的設備。這種測試可以提供許多好處,包括船舶工程設備的完整測試與運行、船員經驗及特殊操作平台的全功能測試。(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