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撤軍敘利亞 中東紛亂再起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決定自敘利亞撤軍,卻導致土耳其出兵攻擊在敘利亞的庫德族軍隊。川普對此表示,因為庫德族並未與美國共同參加諾曼第登陸,非美國堅定盟國;全然忘記庫德族協助美國及北約聯軍圍攻「伊斯蘭國」(IS)時的驍勇善戰,也忘卻庫德人曾擔任地面部隊主力,助美國收復IS在伊拉克首都摩蘇爾及敘利亞首都拉卡的往事。

 庫德人原為波斯後裔,曾在中東建立數個王國,後遭鄂圖曼土耳其及波斯王朝瓜分,自此流離失所,但尋求復國之心從未停止。庫德族散居伊拉克、土耳其及敘利亞等地,以占領伊拉克東北部的庫德人勢力最大,當年曾是伊拉克海珊政權的眼中釘。流落伊拉克的庫德人雖歷經當局壓迫屠殺,迄仍屹立不搖,並向西擴大,與土耳其的庫德人結合。2003年,美國進軍伊拉克,庫德人協助穩定伊拉克北部,使美國僅派遣一支特戰旅,即順利占領伊拉克北部,庫德人應居戰功。

 在敘利亞境內,庫德人以「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及「人民保衛軍」為主力,2011年3月敘國內戰爆發,SDF長期與美軍並肩作戰,成功打擊IS後,美軍在敘利亞東北部駐軍僅千人,主要目的在確保打擊IS的戰果,並穩定土耳其、庫德人、敘利亞反抗軍與敘利亞政府軍的對峙局面。川普上台後,一直想履行「讓美軍回鄉」的競選承諾,但對於撤軍之後產生的權力真空,並無周詳對策。

 從川普的發言來看,美國似乎已決定放棄在敘利亞駐軍的任務,盼由其他國家來解決紛亂情勢,也顯示美國對於中東部族間因派別或種族問題,引起長期戰爭的不耐;庫德人與回教遜尼派的衝突,可追溯至1千多年前。美國宣布從敘北撤軍,並表示不介入土耳其軍事行動,形同讓路給土耳其軍隊長驅直入,對當地庫德族發動攻勢;土耳其果然趁勢出兵,意圖剿滅敘利亞的庫德軍隊,引發區域衝突與情勢變化。

 令人擔心的是,目前許多由庫德人監管的IS戰俘,在庫德族民兵對抗土國軍隊時趁隙脫逃,已有近9百人逃離牢房。若這些戰俘與轉入地下的IS組織會合,可能會重新壯大其勢力,造成中東地區隱憂。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對庫德人的攻擊,旨在根除庫德人於敘利亞東北部邊界的勢力,此將讓土耳其、敘利亞及庫德族間再度陷入混亂。當支持庫德人的美軍撤離後,敘利亞政府軍及其背後的俄羅斯,將重新掌握區域主導權,原本搖搖欲墜的敘利亞阿塞德政府,也將減緩來自美國的壓力,使政權更趨穩固。

 中東國家彼此間因為遜尼派與什葉派爭議,以及IS等激進派系希望創建更龐大的勢力,彼此攻伐不斷,造成美國中東政策的重大挫折。美國曾分別在阿富汗、伊拉克及敘利亞戰場獲得軍事勝利,但由於事後派兵維持和平的時間過長,如美國派軍駐守敘利亞已長達5年,更在伊拉克及阿富汗派兵超過15年,造成軍費與軍隊士氣的負擔,當然希望撤出這些戰爭與衝突區域。然美國長期派軍已顯疲乏,因此會希望盟友能在中東地區擔負更多責任,但在無具體承諾與妥善安排下,片面撤軍,必然帶來嚴重後果。

 美軍若撤出敘利亞,土耳其必會認為美國將放任區域情勢自由發展,趁機解決長遠的土耳其與庫德族問題,使敘利亞北部地區陷入混亂,升高種族關係緊張,讓IS和蓋達組織獲得重新壯大的機會。過去美國貿然從伊拉克撤軍,導致IS利用敘利亞及伊拉克內部混亂情勢坐大。在失去美國支持後,庫德族可能會尋求俄羅斯和敘利亞阿塞德支持,使美國失去堅定的作戰盟友;而友美的敘利亞反抗軍,則可能與土耳其合作,不再信賴美國的支持。

 至於支持敘利亞政府的伊朗,則正好利用此次機會,重新介入敘利亞及伊拉克的區域事務。當美國與伊朗關係因廢除核武協議,以及伊朗攻擊沙烏地油田等事件,趨於緊張之際,伊朗在敘利亞擴大影響力,對美國絕非好消息。

 析言之,美國不希望長期駐守中東地區,理應由以色列、土耳其和沙烏地阿拉伯,以美國代理人身分,在中東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以維護美國利益。但在以色列須同步面對黎巴嫩、巴勒斯坦威脅,沙烏地阿拉伯得面對伊朗威脅,土耳其則在美俄間態度搖擺下,美國若要確保中東利益,似應對盟友展現更大的戰略保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