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把眼睛睜開

◎偌堯

 白色天花板白漆牆,白色薄床單白衣裳,手腳溺入這片死白涼寒中扎了根,若不是眼皮微微翻動,他的白色空間靜如荒原。

 「這是哪兒?誰,誰困住了我?」

 男人的頭敲擊立起的塑鋼護欄,垂直連結的整面床板鋼架嘎嘎作響,他不是故意的,因為肢體在束繭中反覆彎扭,以至於用力過猛,斷斷續續製造金屬碰撞,嘎嘎!嘎嘎嘎……

 他一個人逕自扯弄半晌,好不容易聽見細瑣的腳步聲走近。

 「啊?醒了!他竟然醒過來!」護理師站在病房門口愣了幾秒,轉頭往外跑,沒多久,她帶了一群人回來,他們推著各式儀器衝進來,有人替他量血壓,有人用針頭扎他,有人擺放心電貼片……就這樣折騰一上午,終於判定他不是迴光返照。

 較稍早情緒平緩些,男人像尊雕像,橫躺著沒反應,任由陌生臉孔在周遭漂移旋轉,眼前視線時糊時明,殘影一幕幕滲出腦海,先浮現的是劇烈爭吵,他怒氣沖沖拿著女人的通話明細,一筆一筆在視訊中質問,「09××,這是誰,半夜還和他講電話,跟妳什麼關係?」

 女人對男人盜用她的證件申請明細感到錯愕,兩人一南一北距離遙遠,熱戀期時幾乎每週見面,但女人最近實在忙透了,被挖角進大集團掛主管職,每晚都得去拜訪客戶,不過就兩三個禮拜沒見面,他是何時起念頭又動手腳?

 「新公司的資深同事,他負責帶我熟悉環境與了解工作內容,你這樣太超過了!」女人吼完便按下「結束」鍵。

 他懂,他都懂,但他就是忍不住,忍不住猜想那些夜晚,她不讀訊息的沉默時間,究竟是在杯觥交錯的宴席中與人交際,還是大汗淋漓地躺在其他男人床上?

 思緒分分秒秒轉不停,男人的頭快炸開,無法獲得肯定答覆的焦躁煩鬱讓他喘不過氣,用一生建構出的價值面臨崩壞毀滅,心頭那種深沉厚重的悲痛,久久揮之不去,男人再也平靜不下來。

 「我的存在是個笑話嗎?」最後的畫面,停留在一場生日會,未受邀請的他貿然造訪,成了遭眾人驅趕羞辱的不速之客,男人一時怒氣攻心,將手中液體潑向女人,看著黃色煙霧伴隨尖叫聲漫起,他轉身用頭撞牆,「妳一輩子都只能屬於我了吧?」

 有股輕盈飛騰的能量包裹住男人,他就這樣慢慢陷入膠著,不願再睜眼。不如,此刻即永恆。好嗎?

 中間,男人恍恍惚惚聽到父母的責難與呼喚,女方家長的控訴與怨懟,各類朋友的疑惑與不解……男人想說點什麼,卻沒力氣撐開兩片薄唇。

 漸漸的,男人不再有訪客,直到有人屢屢呼喚他的名字,倒數計時著,逼得護理站人員忍不住爆粗口,「到底誰把電視開那麼大聲!」他把眼睛睜開,在女人消失即將滿十年的那一天。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