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絨毛娃娃祖孫情

◎鄒敦怜

 我喜歡靠近夾娃娃機,不是因為自己是高手,而是因為這些顏色多彩毛茸茸的娃娃,有我與奶奶的記憶。

 奶奶住在臺東,她四十歲才生下爸爸,要是現今還在世,已經是一百二十歲了。當時我們住在桃園,一年頂多回去一次。因為住得遠,不常見面,所以我對奶奶沒什麼特別的感情。

 小學二年級時,有一天爸爸告訴我們,這個週末他會把奶奶接到家裡,而且會住上一陣子。那時爺爺剛過世,奶奶已經快八十了,伯父還在非洲農耕隊回不來,我們是非得擔起照顧之責不可。不過,爸爸在外縣市工作,也只有週末回家,照顧的責任就落在媽媽身上。媽媽對這個消息有些冷淡,聽說是因為之前在臺東居住時,妯娌之間有衝突,奶奶並未秉公處理而產生了嫌隙。

 爸爸知道這時把奶奶往家裡送,媽媽心中難免有情緒,他只好先籠絡我們這兩個小蘿蔔頭,希望我們分攤照顧奶奶的工作。

 奶奶來家裡住了,一見面就送給我和弟弟各一個絨毛娃娃。我的是桃紅色小熊,大概有五十多公分,有兩隻黑色的耳朵;弟弟的是咖啡色臘腸狗,耳朵的造型像瓠瓜。這種昂貴的玩具,是媽媽永遠不可能花錢買的,我們驚喜得又叫又跳,也立刻「喜歡」上奶奶。奶奶身強體壯,聲音宏亮,住在臺東時天天早起,還會下田耕種,其實一點也不需要什麼「照顧」。隔天一大早,奶奶果然早起熬煮稀飯,並把冰箱的菜餚變出小菜,當我們起床時,真的感到非常驚訝,因為平時的早餐只有麵包和牛奶,可以囫圇吞食,奶奶準備這麼豐盛的早餐,又催著我們趕緊吃,我們邊吹涼邊吃邊擔心遲到,眼淚撲簌簌地掉了下來。

 那天之後,奶奶就不做那樣的早餐了。她會等我們放學回家,帶著我們到鎮裡逛街。小鎮上也只有那一條街,幾個雜貨舖賣些小糖果,奶奶的錢袋是腰間的一個布袋,她會掀開上衣的下襬往裡頭掏錢,那模樣是非常儀式化的,慎重極了。我們吃了平時吃不到的烤玉米、充滿色素的糖果,火氣大嘴破了,沒刷牙蛀牙了,這些「帳」讓媽媽和爸爸叨念。所以,之後奶奶帶我們出門,都會悄悄地叮嚀一句:「不要讓別人知道!」

 奶奶在家裡住了一個多月,因為實在太不習慣,所以就返回臺東定居。日後再回到我家居住時已經九十多歲,那時的她呆滯不太說話,精神好的時候會看著我們微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睡覺,便溺和洗澡都要人代勞。還好爸爸已經退休了,爸爸一手包辦照顧奶奶的責任。那一次以後,奶奶就沒有再回臺東了。

 看到夾娃娃機台裡的娃娃,我總想起第一個絨毛娃娃,是奶奶給的禮物。直到現在,我依然記得那一天,奶奶和爸爸一起出現在巷子口的光景。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