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告別年少輕狂

◎陳青田

 小緯想對女友好,有一次女友在公司加班到深夜,他好心去接她,但不幸的是,當車子轉進她家巷子時卻發生車禍,事故在警察做完筆錄後圓滿解決,但他卻與女友在車內大吵一架。原本女友對車禍充滿歉意,畢竟男友是接送自己回家才發生交通事故,她正想安慰他,不料兩人卻吵架鬧翻了。

 小緯說:「若不是為了接送妳,怎會發生車禍?」最後女友氣呼呼下車,她真後悔自己讓男友來載她,早知如此,就搭計程車回家,也不會無緣無故惹了一身腥。

 這可不是他倆第一次吵架,每次小緯遇到麻煩事,都認為女友也該承擔責任。於是,她開始疑惑,這個男人是不是只能同享樂,無法共患難,怎麼臨危就亂,不可理喻。

 小緯習於推卸責任,向這種男人尋找安全感是緣木求魚。其實我在軍旅服務時,也曾像小緯一樣習於推卸責任,不耐挫折,我的事別人少管為妙,年輕的我做了幾次好心沒好報的倒楣事後,便會想找人當出氣筒,等銳氣盡挫後,才願意承認錯誤。

 當時挨我一頓亂罵的部屬,心裡一定不好受。如今退伍了,對人反而客氣,不再遷怒他人。年輕時的無理取鬧,對曾受我怨氣的部屬,僅能以此向你們致歉,也希望年輕的小緯能以我為鑑,才能擁有穩定的感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