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雲水心蹤】前線巾幗不讓鬚眉

◎蔡富澧

 漢威演習的規模很大,除了正規的地面部隊,還有來自金馬前線的男女自衛隊,他們各自編成閱兵連,和我們一樣以分列式通過閱兵台,也與我們一起聽訓,所有訓練不輸任何正規部隊。

 預演時,我們正步通過閱兵台後,轉個彎就到弘道國中待集位置稍事休息,待命到總統府前的介壽路(現今的凱達格蘭大道)集合,準備成聽訓隊形。參演部隊還沒全部就位,我們旁邊的隊伍是來自金門前線的金門自衛隊女兵,這些從戰地砲火中淬鍊出來,特別經過挑選的女中豪傑,看起來豪邁颯爽,一臉英氣不讓鬚眉。

 夜暗中,這些大姊姊們穿著青綠色制服,頭戴黑色絨扁帽,每個人一枝五七步槍,有的將槍托抵在地上,有的靠在身上,或休息或聊天,就等著閱兵指揮官整理部隊。這時候,與我們相鄰的一些女自衛隊員,看著我們這群稚嫩的預校生,臉上露出笑容,其中一位隊員看著我們手裡的卡賓槍,開玩笑地說了一句:「玩具槍!」當時我們都沒講話,並不是默認,而是上級就只發給我們卡賓槍,我們也沒辦法。但是女自衛隊員有這樣的自信與自負,卻也令人刮目相看。

 她們自負是有底氣的,早年的金門、馬祖身處兩岸交鋒的最前線,經歷過歷次戰役,當地百姓每天都冒著生命危險,其中的無奈和痛苦外人難以體會。民國四十五至八十一年戰地政務期間,不論男女,凡是年滿十六歲,體格檢查合格之後,就被納編成乙種國民兵,也就是民防隊,接受組訓並執行支援作戰任務。民國四十六年,為了肆應戰爭需要,金防部把全縣一百五十五個自然村,按人口、地形、面積,併編成七十三個「戰鬥村」,依照戰術需要,配合各部隊進行戰術演練,如果真的發生戰爭,他們也是要上陣殺敵的。

 漢威演習整個過程和金門自衛隊女兵的接觸不多,等幾年後我到了金門服務,便活生生見識到這些戰地女兵真實的日常。平常她們各有各的工作,或在家裡幫忙,或到商家當店員,有時候要集訓了,她們就大大方方地帶著步槍擠公車,反而我們這些正規部隊的官兵,還沒有人能公然帶槍搭公車的。

 除了每年例行訓練之外,有一次因為士兵失蹤,全島實施雷霆演習,各部隊都停下手邊工作,在自己的責任區找人,最後連自衛隊都加入搜尋的行列,只見她們穿起制服,帶著步槍,在熟悉的大街小巷和空屋樹叢裡穿梭,由於占有地形上的優勢,她們的功能絕對不輸外來的官兵。等到演習、集訓結束,脫下制服,這些女自衛隊員們又恢復青春亮麗的女兒身,回到她們的工作場所,繼續服務廣大的官兵弟兄。

 金馬自衛隊曾經存在過幾十年的時間,但參加國慶閱兵的次數不多,民國六十七年,我有幸與她們在總統府前閱兵分列並一起站隊聽訓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