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中」惡意社會操弄 危及各國安全(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黃文啟(譯)

 俄羅斯與中共運用假訊息進行政治心理影響行動,已引起世界各國的普遍重視。蘭德公司研究團隊特別針對這2個國家,以及其他採取惡意社會操弄手法獲致政治目的之例證進行研究,並探討其未來可能發展及影響。青年日報特摘譯重要內容,區分上、中、下3篇以饗讀者。(編按)

 假訊息刺激社會動亂

 1997年007系列電影「明日帝國」中,媒體大亨卡佛所飾演的大反派認為,傳播是比軍隊更有威力的武器,他陰謀誤導英國巡防艦進入中共領海,再予以擊沉,接著以全球媒體渲染中共侵略行為,進而引發「中」英戰爭。卡佛與龐德的對話中,將電視衛星比喻為與凱撒的羅馬軍團及拿破崙大軍同樣強大的新武力。因為控制全球話語權,就可以成為權力空前的世界領袖。這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畫面,道盡了謠言、錯誤消息、乃至刻意假造的訊息,對於刺激社會對立、破壞民眾對政府信任,以及製造世界動亂具有多大的影響力。

 短短20年內,上述電影情節已然成真。今日惡意社會操弄者挾著遠比1990年代更先進的科技,利用針對性社群媒體宣傳、精密偽造技術、網路霸凌及騷擾、散播謠言及陰謀論等行為,已對許多國家造成嚴重破壞。新的心理影響手法,包含宣傳、「主動措施」、假訊息與政治戰等,讓民眾更加難辨真偽,其動搖民眾對政府信心的效果也更大。

 此種行為在俄羅斯涉嫌介入各國大選的報導曝光後,已成為西方世界的首要爭論議題。英國前首相梅伊曾表示,俄羅斯試圖利用資訊做為武器,造成西方世界分裂與既有體系瓦解,對於世人賴以存續的國際秩序已造成嚴重威脅。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及政治分析家卡本特主張,以資訊和網路做為武器,搭配能源和腐化手段,從內瓦解並破壞西方民主體系的行為,就是俄羅斯公然破壞西方民主基礎的戰略陰謀。

 然俄羅斯並非唯一採取此種手段的國家或團體。近期無數報導顯示,從「伊斯蘭國」(IS)等極端組織,委內瑞拉、北韓、伊朗等區域秩序破壞者,到中共等修正主義強權,都在積極運用惡意社會操弄手法,達成其政治訴求,並獲取利益。惡意社會操弄行為已成為全球各國必須共同面對,重量級世界領袖應嚴肅處理的未來新威脅。

 社會操弄包含社群及網路攻擊

 近年來,「錯訊息」、「假訊息」、假新聞與「宣傳」等用詞,已成為人們在探討心理影響行為的常用詞彙。這些項目都是某些團體或國家,在採取不跨越戰爭門檻的所謂「灰色地帶」戰略,以及製造特定擾亂效果時,常見的手段。學者專家們在探討網路心理攻勢時,往往也會交互使用這些名詞,因此在分析「社會操弄」行為時,有必要賦予其明確定義。蘭德公司在此項分析研究中,將「惡意社會操弄」定義為:「刻意而有系統地製造與散發訊息,影響特定地區人民信念、態度及行為,以造成傷害性社會、政治與經濟效果」。換言之,此種行為主要在於左右特定族群的認知,以達到影響其判斷與行為的效果,獲致所望戰略目的。就目前宣傳與假訊息、網路入侵、主動擾亂政治運作及擾亂與威脅等4大心理影響行動,其組合模式更為趨近所謂「政治作戰」。中共與俄羅斯在此方面的行動而言,惡意社會操弄之主要重點,包含運用社群媒體宣傳、竊取並針對性散發個人與機密文件、爭奪話語權的宣傳及作為、主動散播假訊息和媒體政治影響活動等。

 惡意社會操弄、網路戰和電子戰為資訊空間的3大主要範疇。3者之間又彼此部分重疊。直接針對另一個國家軍事戰力或民間基礎建設所進行之網路攻擊,可歸類為電子戰的一部分,但亦屬於網路戰行動。利用網路社群媒體進行心理影響行動,則屬於網路戰的一部分,但亦屬於惡意社會操弄行為。蘭德公司研究之重點,在於網路戰和惡意社會操弄的重疊處,即利用網路活動輔助宣傳操弄,包含竊取資訊後進行宣傳行動,或對資訊網路進行威脅性攻擊。

 俄羅斯、中共和北韓所採取的網路作為,都是整合前述3大範疇,主要原因就在於,惡意社會操弄,是其國家整體戰略所有概念和運作機制的其中一環。因此,很難清楚界定這些活動應採取何種反制。換言之,俄羅斯的惡意社會操弄概念,涵蓋其運用宣傳手段、捏造的故事、鼓動俄語系百姓等方法,造成東歐各國的內部動盪,也包含利用極端團體刺激目標群眾、滲透美國社群媒體平台等作為。中共則在東南亞各國推銷特定論述基調、形塑親「中」族群的思維,並拉攏海外華人僑團等。因此,社會操弄行動是極為彈性,且易量身打造的工具,其毋須直接轉變目標對象的態度,只要能達到製造混亂和影響目標國家的社會、政治及經濟運作,同樣也能達到目的。舉例來說,俄羅斯的社會操弄作為在地緣政略層次,並未達到其化解西方猜疑之目的,反而導致西方世界更強烈的反制作為,但就長期而言,卻可以削弱社會體制、刺激社會和政治分歧、甚至威脅某些目標國家的政治及意識形態對手,以降低其國際影響力。

 惡意社會操弄的可能選項

 社會操弄行動為達到特定目的,可以運用許多針對性工具及機制達到其心理影響目的,範圍涵蓋廣播媒體、公共外交、傳統宣傳、內容捏造、假訊息散布、身分肉搜、直接廣告、社群媒體評論、惡意栽贓、暗黑網路、網路灌水、帶動風向等無數手段。這些方法往往彼此連結,產生擴大與瀰漫的散布效果。因此,社會操弄往往會同時採取多項手段達成目的,獲得外界廣泛注意的社群媒體僅是冰山一角。社會操弄策略在預見的將來,仍然可能運用傳統報紙、廣播和電視等管道,因為即使在美國等先進國家,仍有許多人依賴這些舊有傳播管道獲得日常資訊。不過,更具針對性的創新手段,例如利用完整資料庫支援的社群媒體平台,所進行的電腦運算式宣傳,以及自動化帳號(殭屍帳號)擷取資訊,並以運算邏輯散發訊息,仍不斷推陳出新,且影響對象更為廣泛。

 推特網站估計可能有8.5%的用戶帳號是殭屍帳號,但外界估計實際數字可能接近2倍,意即有2500到5000萬個自動化帳號。臉書及IG網站則沒有公布相關殭屍帳號估計數字,但其都會定期「清除」數百萬帳號,顯示這2個網站的假帳號也很多。此種自動化工具,只要有少數帳號就可以發揮相當大的效果,並能在短時間內針對特定議題,製造龐大的網路聲量。牛津大學網路研究所電腦運算宣傳計畫,在英國脫歐公投前,就發現推特網站中不到1%的帳號,就可以製造3分之1的脫歐議題討論內容,顯示自動化帳號的威力。西班牙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前,社群媒體流通量亦有同樣情況。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