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葉落抒懷

◎詹志超

   秋涼了,葉子告別了枝幹,飄落一地;自古以來,許多騷人墨客都曾以落葉傳達心情。

 孔紹安的「早秋驚落葉,飄零似客心」,詩人眼見落葉飄零,不禁想到自己離鄉在外,就像落葉的飄零,頓起思鄉之心。韋應物的「落葉滿空山,何處尋行迹」,描寫秋景蕭瑟、滿山落葉,全無人跡的深山 ,路不容易找,更不知往何處找對方,吐露詩人憶念之情。

 當尋常人一味傳承文人的悲秋情懷,有感於「悲哉秋之為氣也」的淒寒,有像「悟歲時之遒勁兮」體念自我生命的缺憾;或是歌頌秋天的「霜葉紅於二月花」,讚嘆「秋日勝春朝」,乃至「天涼好個秋」,我卻對秋天的落葉所蘊含的生命意義有不同的體悟。

 葉落的過程不盡相同,有乾枯的、縐縮的,也有病害的,尤其有的仍是維持著本色,不過結果卻是相同的──無聲的結束。

 葉落是一種無聲的結束,也可以說是生命的消失。面對結束或消失,人們總是傷心、惆悵的,惆悵失去的不再回來,傷心未能善加珍惜,這也是屬於常人較為悲觀、負面的情緒。 

  然而,消失也可能是一種解脫或開展的契機,當枯葉隨風落下後,才能成為泥土,獲得無處不在的自由,真正被釋放了。葉落之前,永遠只在一棵樹上,那是某種束縛;一旦落了滿地,便有了新的孕育,那 是生命的轉化與開啟。 

因此,我們何須擔憂結束,又何必懼怕消失,在消失的同時,「新生命」必然伴隨在它的尾聲,於是一切又有了新的開始。 

 葉落只是消失的現象,人們卻一直習慣以惆悵面對消失;其實,不妨以積極、正面的態度看待。消失應是一種解脫或新契機的開展,葉子落下,解脫了故有,不僅枝幹將會出現新綠,所謂「落花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落葉何嘗不是如此?春泥因為落葉有了生命的新契機。 

 我們實在不必為葉落而感傷,因為落葉讓我體悟生命的智慧與希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