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中」惡意社會操弄 危及各國安全(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黃文啟(譯)

(接上文)

 俄羅斯操弄既有社會議題

 分析俄國社會操弄作為的主要論述基調和訊息,可發現西方國家、機關和官員是莫斯科當局的主要目標。這些對象包含歐盟、北約組織、西歐國家、美國等,以及2014年以後的烏克蘭新政府。從已知與俄羅斯社會操弄行為直接相關的單位中,分析塔斯社和史潑尼克新聞網站的傳播內容,概可了解其鎖定的目標族群。塔斯社擁有8個電視和網路頻道,使用包含英、法、德、西、俄與阿拉伯語等6種語言,對100多個國家傳播各種節目。總部設於莫斯科的史潑尼克新聞,在美、法、德、埃及、英國與中國大陸等亦設有辦事處,使用30種以上語言,製作各種內容,由其辦事處地點及使用語言顯示,這些族群都是俄國的主要目標族群。然而,莫斯科當局的社會操弄戰略,很可能還不限於上述目標族群。

 俄國當局過去在歐洲各地、北美和南美地區進行無數社會操弄行動,其對象包含美國境內對於經濟、政治、社會與文化感到不滿的特定族群。由IRA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所購買的臉書和IG廣告,即可看出其針對性,因其主要重點在於槍枝管制、邊界安全、種族對立、反伊斯蘭情結,以及移民問題等2黨候選人針鋒相對的議題。美國眾議院情報專門委員會所公布的數據顯示,這些廣告都是鎖定特定年齡、性別、語言、興趣與行為的目標族群,亦即IRA就是針對這些族群的想法,量身打造各種加強其認知的廣告,用於激發其內心不滿情緒。聯邦調查局在2018年公布的報告中,甚至指控某些IRA人員在發起此一行動前,已先至美國各地蒐集相關情報。

 由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2752個俄羅斯相關推特帳號所發出的3萬6000則推文,分析其內容顯示,主在於擴大某些美國地方新聞媒體的報導,以便有系統擴大其感染效果,證明俄羅斯確實針對特定地區目標族群進行競選宣傳。同期間,塔斯社除了持續宣傳俄國政治基調的相關內容,還刻意放大或扭曲某些美國新聞媒體低調處理的委內瑞拉情勢,或「占領華爾街運動」等消息。可知其主要目的在於挑起美國境內某些政治活躍團體(極端團體、陰謀論組織、暗黑網站的仇恨言論散播者等)訴諸行動的力量。

 俄羅斯所針對的特定政治團體,包含2個對立陣營,除了立場相同的社群媒體外,甚至包含反川普的BlackMattersUS等政治團體,顯示這些高度針對性、議題選擇性、甚至特定化的活動,就是要利用目標族群的分歧立場,達到所望政治效果。這些俄羅斯的社會操弄作為,顯示其並不是要引起全新衝突,而是讓這些目標族群的既有歧異持續擴大。

 中共惡意操弄海外社群輿論

 中國大陸在共產黨統治下,長期以來,一直不斷運用各種資訊傳播手段達成其政治目的。相較俄羅斯公然運用社群媒體製造前述破壞性效果,中共利用西方社群媒體進行類似惡意社會操弄手段的證明仍相當有限,最明確證據,是在非西方平台上打擊臺灣。為更有效預判未來中共可能的惡意社會操弄行為,必須更深入探討中共如何利用以宣傳為主的手段,在海外社群媒體操弄輿論。

 近年來,中共進行宣傳、形塑外界看法、擴大北京影響力的作為,也包含運用網路社群媒體平台。但這些作為中,多數都和確保其統治地位有關,部分則是為了提升能量,以達成外交政策目的。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指陳,美國的競爭者正以資訊做為武器,攻擊自由社會的價值和制度;同時依據行為、利益、意見與價值等因素,運用行銷技巧對付某些個人,散布各種錯誤消息及宣傳。川普總統在2018年9月,更指控中共當局介入美國期中選舉;國安會資深官員及國家情報總監冦茨亦證實這些行為。然這些指控,顯然都是針對中共在新聞媒體的付費宣傳,而非社群媒體的惡意活動。

 中共利用社群進行監控

 目前中共多數重要機關都有網頁與部落格,公布有關組織運作的相關資訊。例如國務院新聞辦公室(SCIO)的推特網頁,會登載中共當局所核定的最新消息,而《人民日報》的臉書帳號也會發布外國領袖訪問中共、熊貓照片和高速鐵路最近發展等新聞。此類資訊大半用於營造中共是一個「治理有方、普受愛戴,且外界視為無威脅性」的有利形象,以便在其他國家人民可接受,且不反對的條件下,拓展其國家利益。中共的宣傳刊物,也以無數文章行銷北京當局所推動的政策及其優點,包含「一帶一路」和全國黨代表大會內容等。這些宣傳訊息主要都是針對海內外華人,並希望引起各國研究者對中共相關主題的討論。

 北京當局在社群媒體廣泛運用「人工草皮」手法,亦即讓中共國營或其策劃的宣傳資料,表面看來像當地草根性消息。中共宣傳部門在2014年遭踢爆「在推特上註冊多個帳號,用於宣揚北京對喜馬拉雅種族複雜地區的立場」,以支持其西藏政策。在蔡英文總統於2016年當選後,中共針對臺灣發動了一場「統合性草根訊息傳播行動」,攻擊者發布許多支持大陸的言論,以展現大陸人民對於臺灣總統大選的不滿,並表達兩岸統一的期望。此舉顯示出中共當局確有能力在海外社群媒體進行宣傳。

 習近平上任後,宣傳部門在推特和YouTube等網站上傳許多有關「13期5年計畫」、「一帶一路論壇」及其他政策影片,行銷北京當局的政績。這些影片多半都是由外國行銷公司製作,以便更容易打入其他國家的目標族群。對境內群眾,利用散布愛國思想影片,激發民族主義情緒,亦是近年來常見的手段。例如2017年3月,為反對南韓部署「薩德」系統(即美軍終端高空區域防空系統,THAAD),一系列反韓宣傳隨之出現。

 中共另一個重要的影響對象是海外華僑,而目前社群媒體已成為中共打入這些海外僑團和個別僑民的重要管道。北京當局甚至還利用此一管道,蒐集某些維吾爾族人士的個資,以掌握海外的維族活動。此類接觸與宣傳活動,目前已廣泛伸入海外華人圈,尤其是大陸留學生。因為利用這些學生和當地居民的友誼,更容易宣傳中共在西藏及其他爭議性議題的立場,並爭取他國人民支持。由於陸籍留學生人數大量增加,加上社群媒體進步,讓北京更容易運用此一管道,並利用其進行統戰和思想規範。近期美國大學的「中國學生會」相關報導,就顯示中共大使館和領事管利用「微信」與這些組織保持聯繫,並安排學生返國參與重要政治活動。顯然,其已將海外留學生視為影響海外輿論的重要管道。

 諸多例證顯示,近年來,北京當局也利用社群媒體對海外異議人士及反「中」人士進行監控與攻擊。雖在各國嚴密監控下,中共在社群媒體的惡意社會操弄行為,並無顯著成效,但如在網路滲透方面作為,未來此一領域,必然為其全力拓展影響力的重要戰場。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