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數到三

◎偌堯

 你聽清楚,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我只數到三。

 每次交談,不管初衷是什麼,他們總會走進死胡同,男人愈是沉默疏離,女人愈是咄咄不休:「一、二、三……。」對著LINE自言自語好一陣子,女人知道男人手機收到訊息時,會從一片黑的鎖定畫面跳出橫幅標記,逐條成列文字內容,所以,他即使不讀,也一定有看到她的留言。

 「我還在忙啦!」女人沒猜錯,男人意識到紅色警告後馬上有動作,幾十條單向對話框瞬間顯示為已讀,他立即做了危機處理,用幾個字俐落打上句號。

 忙,男人總是在忙,白天開會,下午開會,晚上開會,結束一天返家後,不是連聲招呼都沒打銷聲匿跡,就是還在拯救他口中的媽寶參選人,所以沒空跟女人說話,說一句話的空隙都沒有。

 「不可能跟妳報告我的行程。」女人從男人口中擠得的資訊稀少單薄,兩人使勁拔河,用蠻力僵持著,彼此寸步不讓。就這樣,噓寒問暖的文字中埋著針,刺進肉裡扎人,一針兩針三針……「全世界就你最棒」、「反正我沒存在感」、「對你而言我到底算什麼」。

 想想也可悲,出社會後,她遇上的男女關係,甜蜜期最長三個月,這段也不例外,像週期性輪迴,在第四個月一定搞砸。

 他們第一次約會的復古餐廳,廁所在二樓,老舊的木質螺旋梯,每踩一格都會「嘎吱嘎吱」回應來者,爬了幾格它的坡度突然變陡,末端更是以近乎垂直的角度向上延伸,她一手拉起裙襬一手貼牆,踮著腳尖小心翼翼地走。「呼!還好我只爬一層。」光看就覺得恐怖,女人完全沒有想登頂的渴望。

 但入場與退場機制是不同的,當女人再踏進螺旋通道時,忐忑悸動的心已寂靜冰涼,「嘎吱嘎吱」聲仍不忘回應來者,提醒她此途難行,而筆直往下墜的來時路,並未善待舊人——她踩到自己的長裙扭了腳,差點絆倒。

 「我一開始感覺是對的,這是個陷阱。」女人回想起那一幕時,始終暗自懊惱著。

 那雙貪婪又具侵略性的目光藏在黑框眼鏡後方,男人大剌剌觀賞著女人上下樓的姿態,刻意外露他的慾念,直勾勾不閃躲,逼得女人不得不轉移焦點,假裝看向窗外。這一分心差點慘跌,雖未跌個頭破血流,但也嚇丟了半條魂。

 「我是認真的,你回應我一下好嗎?一、二……」只要一個預兆,女人就能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拜託你,給個痛快,放手讓我走吧!」

 「三!我幫妳數完了。」男人又甩了個圈圈,「我看行事曆明天中午有兩小時空檔,去找妳吃午餐,要穿裙子,頭髮放下來才美。」

 被圈圈套上的女人,傻愣愣跟著指令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