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活出無憾

◎琹涵

 世間所有的美麗都無法長留,畢竟在現實生活中永恆是不存在的。

  這麼說,你會不會覺得惆悵呢?

 花朵不能留,青春也是,甚至連軀體、生命和時光也都將逐一離我們遠去,更不必說名與利了,簡直宛如天上的浮雲。那曾經是我們傾全力追求的,私心慕戀的,到頭來全都是一場空。

 花開是燦爛,也是歡喜,那麼花落呢?殘敗零落,帶給我們的,難道不是無限的悵惘嗎?

  你曾讀過韋莊的〈殘花〉一詩嗎?

 詩是這麼寫的:「江頭沉醉落殘暉,卻向花前慟哭歸。惆悵一年春又去,碧雲芳草兩依依。」我滿心沉醉地佇立在這晚春的江頭,眼前是夕陽的餘暉,多麼的光燦美麗啊,然而面對著殘花,想到生命的短暫易逝,忍不住痛哭而回。如今,一年的春日又將離去了,心中興起了無限的惆悵,唯有天際的浮雲、大地的芳草,依舊是兩情依依。

 花兒開落,春來又春去,年復一年,時光就跟著一去不復返了。

 可是,年少的時候,我們哪裡能洞徹這些?我們攘臂爭先,惟恐落於人後。在多少次的激烈競逐後,有些我們得到,有些我們落空。就像鐘擺,我們在得意和失意之間不斷地擺動,直到油盡燈枯,終究明白萬般帶不走,我們仍舊空手落寞地離去。

 總是這樣的,世間所有的一切,尤其是名利,難道不也如同曇花一樣,轉眼就不見了嗎?到了那樣的一天,當我們告別這個世界時,無論願與不願,都必須捨下,沒有什麼可以帶得走的。

 面對不能長留人世的事實,你還能冀望什麼呢?

 但願在我活著的時候,我曾經努力善待今生所遇,曾經鼓勵過別人,也幫助過他人,無論相識與不識。

 英國大詩人華兹華斯說過一段我很喜歡的話:「一個人生命中最珍貴的一部分,就是那微小、默默付出,不為人知的、發自仁慈與愛的善行。」

 的確,善心、善言和善行,為世界增添了無數的溫暖和美麗。

 但願我也能這般奉行,那麼當我遠逝的那一刻,我便能坦然而沒有憾恨地離去。

 若能不留憾恨,對我而言,也是一種由衷的歡喜與圓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