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特戰部隊在不對稱作戰新角色

近代戰史證明,美國特戰部隊的不對稱戰技,在1970年越戰期間呈現高度價值。近年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其他中東地區,也凸顯了美國特戰部隊應對不對稱力量的有效實用性。(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近代戰史證明,美國特戰部隊的不對稱戰技,在1970年越戰期間呈現高度價值。近年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其他中東地區,也凸顯了美國特戰部隊應對不對稱力量的有效實用性。(取自美國陸軍網站)

◎魏光志

 當今由主權國家和極端組織所支持的「不對稱威脅」逐漸增加,正挑戰傳統的部隊任務。以美國為例,其特戰部隊歷經70餘年的實戰經驗,是公認世界戰力最強部隊之一,但是,隨著新世紀非傳統型態的不對稱威脅興起,是否意味著當代特戰菁英將扮演不同的任務功能?

 回顧2014年俄羅斯突然出兵占領烏克蘭克里米亞,引發國際譴責,歐美也對俄羅斯的新一輪侵略作出回應,然而,深入觀察俄軍並不是直接入侵和占領,而是由烏東地區分離主義分子組成的特戰部隊,意即當地的「第五縱隊」和國際傭兵組成的武裝力量,形成弔詭的新形態代理人戰爭為先發,間接達到強權國家勢力的向外擴張與影響。

 混合戰顛覆傳統軍事優勢

 雖然非對稱作戰行動通常是游擊隊擅長領域,例如:中東蓋達組織、真主黨、IS,以及上個世紀的越共和納爾科恐怖分子,但俄羅斯卻成功部署非對稱部隊,以便吞併烏克蘭控制的克里米亞戰略據點,從而大幅改變不對稱戰爭的世界,進而跨足敘利亞內戰,意圖將其國家力量拓展到地中海東岸,逐漸恢復昔日能與美國對抗的國際態勢,意圖達到的軍事目的,當然包括運用各種間接迂迴的外交干預策略,但仍以實質的武裝力量為憑藉。

 與傳統的游擊戰相似,「混合戰」(hybrid warfare)已經演變為各國利用不規則的戰鬥方法,來對抗傳統上占有較優勢傳統戰鬥力量的對手,從而否定了精準射擊、空中支援、裝甲戰車和地面步兵掃蕩等一系列軍事學術上的正規戰術和戰略優勢。

 對此,美國聯合部隊司令部的新編準則,將「混合威脅」明文定義為「任何傳統與非傳統手段、不規則、恐怖主義甚至犯罪手段或活動,在戰役空間中的編制組合。這種混合威脅或挑戰者,可能是主權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的組合,而不是單一的實體組織」。換言之,不同根源的敵對勢力為達到顛覆和破壞的共同目的,可以在某種條件下暫時結盟。這種多極化權力的演變,就讓擔任反恐的特戰部隊本質也須跟著加強應對戰鬥技能。

 特種作戰部隊(SOF)在當代歷史上一直是軍事戰術和國家戰略力量強力部隊。隨著英國特種空勤隊(SAS),特種舟艇隊(SBS),皇家海軍突擊隊(Royal Marines Commando),美國陸軍「突擊兵隊」(Rangers)和澳大利亞「Z部隊」等特戰單位的出現,讓現代特戰部隊從第二次大戰起就變得突出,特戰部隊成為世界各地當代武裝力量的潛力單位和必備的戰鬥單位。

  混合戰能力成特戰部隊新任務

 近代戰史證明,美國特戰部隊的不對稱戰技,讓他們在1970年代越南戰爭期間呈現了高度價值,近年在阿富汗、伊拉克和其他中東地區,也凸顯了美國特戰部隊應對不對稱力量的有效實用性。然而,在亞太地區,澳洲與其盟國並不是唯一利用特戰部隊讓戰術和戰略力量強化的國家,潛在的競爭對手,如俄羅斯、中共、伊朗和北韓,均已經使用特戰部隊來加強他們的「混合戰」行動,透過網路、衛星、通信、傳播媒體,渲染營造有利於己的聲勢。

 作為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堅定盟友,對於澳洲來說,如SASR這樣的特戰隊、第2突擊隊和海軍「克里倫斯」潛水隊以及空軍第4中隊,構成了特種作戰司令部的核心,為澳洲戰略和政治決策者在一旦發生軍事行動時,可以及時提供精確的(類似美國稱為「外科手術式」)力量,能用於非對稱行動,包括反叛亂、反恐、秘密情報、監視和偵察(ISR),以及直接投入軍事作戰行動。

 在對國際的影響層面,澳洲的特戰部隊還為政府提供一系列援外訓練和戰力發展的選項,以近期在中東和東南亞的部署為例,特別為了應對菲律賓南部宗教極端主義威脅的增加,顯出澳洲對菲律賓的支持,對抗亞太鄰國暴力極端主義蔓延的持續承諾,特別是在整個東南亞地區,不僅可能淡化美國軍事力量介入的痕跡,也在敦促澳洲重新思考對這些不對稱威脅的態度,除了可以阻絕東南亞伊斯蘭極端宗教勢力的滲透,也能夠加強與美國的長期情報合作關係。

 有鑑於世界各地的混合衝突、不對稱威脅和「灰色戰爭」(代理人戰爭)日益明顯,澳洲國防軍司令,安格斯‧坎貝爾上將(General Angus Campbell)觀察到澳洲特戰單位當前的任務重點,日前在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舉行的「2025年戰爭」研討會上,討論到主權國家和非國家極端勢力構成的威脅增加,並提出一項重要問題:是時候讓澳洲「特種作戰司令部」擴編成澳洲國防軍的獨立軍種嗎?目前的特戰部隊倘若在「聯合作戰」的架構下增加任務項目,既有的教範和準則也必然得跟著威脅的變化做出改良。

 結合情報、網路、心理戰工具

 特種作戰部隊與愈來愈精緻化的情報行動相結合,這種趨勢將成為打擊非國家支持的「混合戰」對手(例如極端宗教組織)頗有成效的工具,反言之,如果敵對的主權國家(例如俄羅斯)希望影響和支持某些特定地區的極端組織行動者,就可能對美國的亞太盟友形成嚴肅的隱憂。

 所謂的「混合戰」是指在傳統上,主權國家和極端組織試圖將「硬實力」和「軟實力」之間概念模糊化的有力作法,使這些非傳統戰爭行動能夠以愈來愈高的成本和及時的工具,有效影響地區和全球的政治事件發展。

 值得玩味的是,在「假訊息」充斥的時代,對手的混合力量通常透過不對稱型態,試圖利用一般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迅速傳播功能,當成極富效果的戰爭武器,藉此促進宣傳、渲染恐怖、影響國際政治結果的心理戰工具,這些伎倆正如IS之前所為,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以高薪招募各國專業人員,做為施行恐怖活動的人力。

 作為現代各國政府一種日益強大的工具,美國和其主要對手俄羅斯,都成功使用「混合戰」來影響和占領境外領土,或者進行代理人戰爭,藉以進一步擴大國家利益,凸顯本身在新世紀全球地緣戰略上的重要性。這種理論的實施,讓美俄經常指責對方進行非傳統戰爭行動,藉以阻礙對手部署重要傳統武裝力量的影響與有效性,並顛覆兩國從「冷戰」時代至今的傳統安全概念。 

 不只驍勇善戰 更需高科技

 雖然傳統的主權國家「硬實力」,例如經濟援助、外交制裁、派駐軍隊等策略是當代混合戰爭的關鍵組成部分,但現代網路戰能力的日益突出,加上各國透過檯面下的政治遊說行為,這些因素日復一日都會顛覆有關民主國家的傳統本質,和歐美世界保護民主價值的主流力量。因此,未來的特戰部隊將不僅是電影中描述的那般「驍勇善戰」,而更可能會偏重於智能高科技裝備的運用能力,從現實世界的常態生活中短時間內導入大量資訊,造成對手在輿論上的攻防壓力,配合零星卻重點的實質軍事行動,逐漸達成既定的軍事目的,同樣的,防守的一方也會需要參酌大量情報資訊,迅速研判非傳統混合戰場的態勢與真偽,才能將有限的軍事資源發揮到維護國家戰略與國防安全的層級。

(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