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雨景遐想

◎楊熾麟

 下雨了,一隻花貓在屋簷下,走了過去又踅了回來,毛毛細雨持續地下著,天色陰沉,雨勢似乎沒有歇止的跡象。

 雨下在草地上,校園旁的圍牆濕漉漉的,五爪金龍滿牆攀爬,苦楝樹在細雨中無奈地嘆息。

 下雨了,豪華遊輪停泊在東岸的客運大廈旁。拱橋邊汽車疾駛而過,噗噗的渡輪聲清晰地響起,翻湧的海浪不斷地激濺到碼頭上。

 雨下在陸橋上,棚頂滴答作響。路人在廊下避雨,收攤的小販在漆黑的市場內打盹。國小校園內,國旗在頂樓的升旗台上瑟縮。

 下雨了,鄰婦急忙奔赴樓頂,收拾晾曬的衣物。雷聲在層雲後隆隆作響,遠方的天際雷電轟閃,我站在窗前,從微暗的陽台上向外張望。

 雨下在濕答答的巷弄間,機車疾馳而過;愈下愈急的雨勢,致使坑坑洞洞的馬路上,水窪逐漸形成,交織成另一片風景。

 下雨了,我在路旁休憩的小店向外望去,紅綠燈的號誌頻頻閃爍,車陣聚集,天色漸暗,街燈也一盞盞地亮了起來。

 雨下在青蔥的水田裡,鷺鷥群集在相思林樹梢,孤寂迤邐於田間小徑上,我撐傘默默地走回家。

 下雨了,屋簷下的花貓蜷縮在花圃旁,黃昏暮色裡,兜售雜貨的小販嘹亮的叫賣聲在靜謐的巷弄中迴盪。窗外隨意栽種的青葱已經抽長,即將破土而出,雨始終下個不停,一場突來的大雨淋濕了我腦海裡所有的想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