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告訴他,我們在一起

◎偌堯

  酒吧的木質門板厚實沉重,L兩手費了一點勁才把它們推開,酸腐黏稠的氣息迎面撲來,有點令人反胃,L沒料想到,一眼望穿的十坪大小空間裡,噁心的味道竟能久久不散。

 晚上八點,還太早,沙發區空無一人,吧檯邊倒是坐了尊熟悉背影。L向正在擦玻璃杯的老闆娘點點頭,沒出聲就伸手拍拍C的肩膀,「兄弟,怎麼不回家?」

 高壯的身體先是抖了一下,立即恢復鎮定,C雙手緊扣著啤酒杯,垂頭喪氣臉色鐵青,是做錯事大難臨頭的模樣,而且看起來婁子捅得還不小。

 「我只是推了她一下。」C放下啤酒杯,捂著嘴啜泣,一個180磅重的大男人抽抽搭搭,上半身如剔掉骨架的大團軟肉,攤趴吧檯上。老闆娘瞄了L一眼便放下抹布,識趣地走向倉庫。

 L看著老闆娘沒入黑暗,才輕輕開口問,「你推了她一下?」語氣像是鼓勵C把話說完。怎知C的呼吸愈發急促,慌亂間抓起眼前的啤酒杯,仰頭直往嘴裡倒,橙黃色液體滾過他粗糙的鬍渣,往咽喉處滑落。

 「你報警了嗎?」L講完才發現自己的話有點突兀,C張著嘴轉過頭來,直勾勾瞪著他,橙黃色水珠被用力甩飛臉頰,砸向L的啤酒杯卻撲上吧檯後方的酒櫃,清脆刺耳的碎裂聲劈開兩個男人的友誼。

 C的眼白滿是血絲,軟肉如山岳弓起向前,一雙重拳收在胸口蓄勢待發,「誰跟你講她出事?」C此刻驚覺L脖上有抓痕,沒等L回應又扯住他衣領,硬是將小一號的L凌空往上提。

 雙腳在空氣中蹬啊蹬,陣陣昏眩感不斷襲來,L低頭竟看見一雙虛白女手朝他脖頸收緊,「那個姦夫是你,對不對?」C用力搖晃著L,「是你!是你弄哭她的。」

 妻子昨晚滿臉淚痕的告訴C,她對不起他,希望求得原諒,卻不肯說原因,「我很快會解決這件事。」她要求他暫時離開家幾個小時,C又怒又驚的推開妻子,帶著羞辱與委屈衝出家門。他愛她,願意無條件聽從指示。

 但當C再走進家門,迎接他的卻是妻子冰冷僵硬的屍體,C重重跪下,抱起涼透的妻子不發一語,直到他鬆開她手中的護身符,那是C和L一起出差求來的。

 C像領悟了什麼,撥電話給L,要他趕到酒吧去,所有的懷疑與不安都找到解答,「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C的怒吼卻讓L癡癡笑了起來,腦中浮現好友妻子的威脅,「告訴他,我們在一起。」

 「你不說,我來講。」那個女人話還沒說完,就被C掐住脖子,直到她指尖無力再戳刺他胸口。

 酒吧裡的酸腐味愈來愈濃重,老闆娘穿戴著防水裝備,從暗處走出來,「好了沒?把他也處理掉吧!」

 「告訴他,我們在一起。」老闆娘撫著C的背說。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