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深化後備能量 厚植全民國防戰力

 蔡英文總統日前出席國防部後備指揮部後備軍人輔導工作會議,高度肯定後備軍人平時協助執行動員演訓,災情發生時協助救災的表現與貢獻,同時宣布兩項照顧後備軍人措施,請國防部立即研究推動。蔡總統的讚賞,凸顯後備軍人在全民國防體系無可取代地位,也顯示後備機制無論平時戰時,均扮演國家體制中的重要角色。

 我國後備指揮機制始於1940年代,近80年來,已發展為深入社會各角落的龐大組織和脈絡。當時兩岸關係處於高度緊張、隨時可能爆發戰爭狀態,這個廣布的後備體系,扮演的最重要角色,就是協助國軍各項動員準備,讓臺澎金馬防衛作戰儲備足夠的作戰人(能)力。經過數十年的運作與驗證,已發展成為足以支援戰時的全民防衛機制。

 這個機制包括以下幾個特色,首先是「戰技回復訓練」。依照《兵役法施行法》第27條規定「教育召集或勤務召集……實施,於退伍後八年內,以四次為限,每次不超過二十日。但國防部得視軍事需要酌增年限、次數及時間。」此一方式,讓國軍得以儲存戰力,達到「平時養兵少,戰時用兵多」的目標。其次,是後備軍人的「在地化訓練」,讓後備部隊得以熟悉地形,獲得民心支持,在戰時能轉化為即戰力。第三,是「現後部隊合一」。如國軍每年結合「漢光演習」同步實施「同心演習」與「自強演習」,平時可驗證後備部隊教召訓練成效,戰時則可密切支援現役部隊。

 幾十年來,上述特色所創造的成果,就是蔡總統所說:「國軍是守護國家安全的第一線,而後備軍人則是國軍聯合作戰的重要戰力」。就臺澎金馬防衛作戰而言,因為有兩者的結合,讓「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戰略獲得更有力的依托,並讓每一層防護線更加穩固。總體而言,已使國家安全防護網變得更牢不可破。

 古今歷史早已驗證,後備部隊具有關鍵性功能,以色列即為最具代表性的例子。以色列在第一次中東戰爭後,創立「全民皆兵,迅速動員」的國防體制;實行獨特的志願役、義務役與預備役3種形態的結合制度,這個體制在實際戰爭時發揮了顯著效果。1973年第4次中東戰爭(又稱「贖罪日戰爭」),戰事初期,以色列軍隊雖然被打得狼狽不堪,甚至差點被敘利亞軍隊在戈蘭高地侵門踏戶,但以色列在48小時內立即動員30多萬預備役部隊,4天內在北線集結22個旅、1000輛戰車,約10萬多人,發起猛烈的全線反擊,3天後便恢復戰略主動權。

 同樣的效果在美軍身上也看得見,2003年的美伊戰爭,美軍雖憑藉優勢軍力迅速打敗伊拉克,但隨之而來的戰地政務,卻耗費大量人力、精力,讓作戰部隊不堪負荷。為解決這個問題,美軍動員大量的後備部隊投入,人數在最高峰時,達駐伊美軍總量的40%。這項策略一方面讓現役作戰部隊得以專心致力於主要戰場經營,另一方面也得以鞏固作戰戰果。如果前述以色列後備部隊是防守方的成功案例,美軍就是攻擊方的成功案例;二者皆凸顯後備部隊無論守勢作戰或攻勢作戰,都已成為戰略性的關鍵武力。

 後備部隊功能不僅表現在支援作戰,即使在平時,也是協助政府因應重大事故的重要組織性力量。蔡總統所講到的3個案例,包括花蓮0206震災、0823豪大雨和普悠瑪列車翻覆意外,均顯示無論天災或人禍,後備軍人都可以發揮巨大助力。例如受極端氣候影響,美國這兩年夏季都曾出現超級颶風,造成巨大傷害;而每一次救災,都是由國民兵後備部隊擔任主力。值得注意的是,投入救災的後備部隊,展現了高超的專業性。例如前年8至9月,3個超級颶風襲擊期間,美國共動用了3萬國民兵部隊,絕大部分是擁有特殊裝備和技能的專業分隊。這些部隊的投入,不但縮短了救災期程,也讓災害損失大幅降低。

 總體來看,後備部隊是一支戰略與戰術彈性非常大的部隊。從數量上看,它的人數較現役部隊多得多,戰時若能妥善運用,必可達扭轉戰局、創造戰果的目的;平時則能夠成為支持政府重要施政的巨大力量。就這個角度而言,後備部隊是最能體現「平戰一體」的全民國防武力。特別是我國一直面臨中共威脅,及難以掌控的天然災害,因此,後備體系已是國軍在現役部隊外,政府最能依恃的可靠力量。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