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吉爾吉斯政爭 俄「中」角力戰場

◎古名章

  海拔1500公尺以上、山地占全境90%的吉爾吉斯,有「天山王國」、「中亞瑞士」之稱, 8月發生一場衝突,使這小國受到國際關注。前總統阿坦巴耶夫被指控貪污, 8月8日遭警方和特種部隊逮捕,當局在前一天以屢傳不到為由,出動特種部隊突襲阿坦巴耶夫位於首都比什凱克南郊住所,與數百名阿坦巴耶夫支持者爆發激烈衝突,現場棍棒與石塊齊飛,還傳出槍響和火勢,造成1名執法人員喪生,另有多人受傷。

 不過,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一帶一路」政策,吉國是重要參加國,此次阿氏被逮,起源為電廠倒塌,引發首都大停電,多位前朝官員被調查;最後種種證據指向前任總統,形成前後任總統的政治較量,更隱藏中亞地緣政治與俄、「中」之較勁。

 2度爆發革命 民主之路巔簸

 吉爾吉斯位居中亞地區東部,北與哈薩克為界,西鄰烏茲別克,南接塔吉克,東南接壤新疆,國土面積為199951平方公里,約我國5.5倍大,不過人口僅600萬左右。

 吉爾吉斯於1991年8月31日宣布脫離蘇聯獨立,採行總統制,第1任民選總統阿坦巴耶夫積極進行經濟改革,於2005年被「鬱金香革命」趕下台、奔赴俄羅斯,該次革命被認為有西方介入,從中進行顏色革命;反對派領袖巴基耶夫組成臨時政府,並當選為第2任民選總統,但巴氏在其任內無法改善國內貧窮、南北經濟發展失衡及政府貪污腐敗等問題,最終引發2010年4月大規模流血示威事件,造成數百人死傷,被迫流亡白俄羅斯,該事件盛傳俄國介入。今年又爆出前後任總統鬥爭與中共「一帶一路」計畫投資,使該國不斷登上國際版面。

 多黨聯合執政 影響執行力

 吉國於2010年6月27日公投通過新憲法,削減總統職權並規定不得連任。且從總統制改為議會內閣制,國會議員席次由90席增為120席,任期5年,依政黨比例代表制產生,政黨需跨過全國得票率達7%的門檻,始得進入國會分配席次;另為防止政黨權力過度集中,限制單一政黨國會席次不得超過65席,且須組成多黨聯合政府。 2011年10月舉行修憲後第一次總統大選,由代表社會民主黨之阿坦巴耶夫以62.5%得票率當選,任期至2017年底後,由同黨的秦貝科夫54.81%勝選接任。阿坦巴耶夫卸任後,擔任社會民主黨主席,圖謀當「太上皇」,2人走向決裂。由於多黨執政,吉國的總理及內閣更迭頻繁,影響到政策決議及執行,雖是內閣制,但總統的權威仍舉足輕重。

 種族地域爭議 發展受阻

 吉國政治發展深受種族和地域影響,2010年少數民族烏茲別克人與吉爾吉斯人爆發種族衝突,死傷數千人。吉國全境主體是吉爾吉斯人,人口占全國7成左右,最大的少數族群是烏茲別克人,約占有14%;其次是俄羅斯人,烏茲別克人大部分住在南部,多為蘇聯時期遷居而來。吉爾吉斯獨立後,吉爾吉斯人獨大,導致烏茲別克人高度不滿。此外,山地阻隔下,吉國形成南北兩個地域,南方因受限地形,多以農業為主,北方鄰近哈蕯克和俄羅斯,原以遊牧業為主,但在蘇聯時期產業升級,逐步將其發展成為二級產業,大量的工廠與工業取代遊牧業,南北經濟隔閡日深。

 自該國建國以來,首任總統阿卡耶夫是北部人,第2位巴基耶夫是南部人,第3位阿坦巴耶夫是北方人,現任秦貝科夫則出身南方。總統若為南方,總理即北方人,南北輪政成為政治上一大特色,地域之爭,亦成為政治不穩定的因素。

 一帶一路要衝 中共戰略據點

 吉爾吉斯與中共的關係密切,其主體民族吉爾吉斯人與新疆的少數民族柯爾克孜族同文同種,唐朝詩人李白,相傳即在吉爾吉斯境內出生。1990 年代,中共與中亞5國的每年貿易額少於 10 億美元,但在 2017 年已達到 300 億美元。相較下,俄羅斯與中亞5國的貿易額約只有 186 億美元,中共業已取代俄國成為吉國最大貿易夥伴。故中共提出「一帶一路」計畫時,吉國最先表態支持,近年在「一帶一路」倡議下,並在公路、發電廠、工業區、鐵路等基礎建設上獲得資助。 

 為拉攏中亞,鞏固邊疆中共領導人習近平6月往訪吉爾吉斯,強調「一帶一路」已成為兩國合作主線,願進口更多綠色、優質農產品。由於新疆的「再教育營」受到全球關注,吉國總統秦貝科夫表示,該議題為「中國」內政,對其採取的民族政策表示支持。

 但吉國官方的親「中」立場和民間大不相同,「一帶一路」帶來大批「中國」資金和勞工湧入,讓吉國民眾對擴張的中共勢力產生反彈,近年來反「中」示威不斷;吉國欠中共40億美元債務,要600萬人民負責,使民間多抱持反「中」立場。在中共勢力進入東亞之際,俄羅斯總統蒲亭今年親訪吉國表示,俄國將加入「新疆-吉爾吉斯-烏茲別克」鐵路項目,藉此平衡中共於當地的影響力。吉爾吉斯領導高層強調,續推親俄政策。

 結論

 一場前後任總統之內訌主因,雖與「一帶一路」有關,但吉國經濟不振,仍需俄、「中」協助。中共「一帶一路」建設所帶來的債務陷阱,勢必讓吉爾吉斯成為中共後花園。

 過去,吉國曾租借馬納斯空軍基地給美國作為阿富汗作戰的前進指揮部,雖在2014年關閉,但在美國逐步加強「印太」的重要性下,必不會斷然棄保吉國這塊中亞的戰略要點。

 但吉國民主尚未成熟,外部又受俄、「中」角力,如何發揮小國戰略,保持主體性,考驗該國領導高層智慧。(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