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裂痕

◎鄒敦怜

 有人傳給他歌曲 「山丘」、「新寫的舊歌」,要他和過去和解,說這樣才能向著未來,他微笑不語。他正以一種置身度外的角度,看待自己的父子關係。原因很簡單,那道裂痕太深,深得宛如黑洞,若是得面對,他會在黑洞裡迷途。

 那一年,公司創始之初的金主,因為理念的差異,堅決的要抽調資金,並且把支票存進銀行。他隔兩三天就要跳票,心急如焚。他不能讓公司留下任何不良的紀錄,這是他決定做一輩子的事業,他珍愛公司堪比自己的性命。蓽路藍縷的創業過往難以細數艱辛,每一筆錢都是向親朋好友借來的。這個緊急的狀況,幾個有經濟基礎的親朋好友,在創業初始已經幫了很多忙,他也不好意思開口。唯一的活命之路,就是父親名下的一棟老公寓,位於市區,正在租人。

 

 父親小時候過的是富裕自在的日子,因為祖父是大地主,父親是屘子,家裡財力雄厚,有山有田,單是租金就多得難以想像。到底有多麼優渥呢,他曾聽父親說過,那時沒幾戶人家是天天吃白米飯,但是家人天天吃上好的白米飯。那時沒有人給孩子零用錢,但父親的零用錢總是幾千元起跳。

 父親長大後搬離老家,有了自己的家庭,有好長一段時間得辛苦工作,過得捉襟見肘。直到祖父過世,父親繼承了祖父部分的田產,樂得當個收租公,從此閒雲野鶴般的,幾乎完全不管家中小孩的事務。他獨立得早,父子沒有太多共同的對話,他也一直很有骨氣的不靠家裡,父子關係猶如那種一年一會的疏離朋友。

 他已經沒有退路,只能厚著臉皮向父親求援,想說服父親答應把公寓當抵押品,以便向銀行貸款。原本以為父親會伸出援手,沒想到一聽到他的請求,父親先是說他根本不是創業的料,為什麼還執迷不悟的非要走這條路;接著

翻起舊帳,說他不該向親戚借錢創業,這樣會牽連到他。父親說了重話:「你騙了姑姑、叔叔、阿姨還有你媽的錢,現在又想來騙我的錢嗎?」他聽得刺心,真想拂袖而去。然而為了公司,他選擇隱忍,長跪請求父親應允。

 他不信父親看不懂他的用心,真的只想讓公司解除危機,讓他可以好好地創業。沒想到父子同樣倔強,父親冷嘲熱諷不斷,最後甚至到屋子另一頭做別的事不理他。這一跪就是三個多小時,他上了一堂恩斷情絕的課程。因為父親不幫忙,他轉而向民間公司尋求貸款,那是他踏錯的一步路,累積滾出的利息讓他陷入公司最大的危機,花了好幾年才走出低谷。

 這些困境他都一一克服,他找到一個知音,願意長期配合,兩人同心期待著公司的成長,之前所有的困境彷彿就是為了預見的坦途。

 也許哪天他會想修補父子關係,但絕對不是最近。因為,在眼前逐漸美好的氛圍中,他有時還是得輕輕揉著心中那道難堪的裂痕。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