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德國「2027年陸軍師」建軍願景

德國陸軍第1支全配的數位化旅─「第37裝甲擲彈兵旅」會正式完成戰備,2027年完成第1個數位化的步兵師,2032年要將陸軍3個師全面脫胎換骨。(圖:黃竣民攝)
德國陸軍第1支全配的數位化旅─「第37裝甲擲彈兵旅」會正式完成戰備,2027年完成第1個數位化的步兵師,2032年要將陸軍3個師全面脫胎換骨。(圖:黃竣民攝)

◎黃竣民

 作為冷戰時期歐洲的中流砥柱,德國聯邦國防軍最高時期曾經擁有50萬的部隊。如今隨國際情勢的轉變,總兵力已大不如前,如何在國防預算大幅縮減下,維持1支量少、質精的部隊,是歷任國防政策決策者一直困擾的議題。隨著最近一次於2011年起執行的組織調整案,德國陸軍已裁減到只剩2個師級單位(外加1個快速反應師),整體的部署調整也已經運作了近10年。至於未來的走向,在有限資源下,汲取世界軍事潮流的趨勢,維持數量有限又足堪作戰的軍力,德國國防部參考北約「高度戰備特遣隊」(VJTF) 的經驗之後,推出了「2027年陸軍師」(Division 2027)的建軍願景,未來希望能夠按照此發展路徑,成功地將陸軍再度轉型。

 資訊優勢為作戰成敗關鍵

 未來德軍師編組設計的主要概念,包括:由3個旅組成核心,旅級下轄4個作戰營級(3個機械化、1個輕裝步兵),外加旅級砲兵火力支援單位,納編防空作戰的能力,和戰鬥支援單位所組成。在數位化方面,透過強力的偵察,更精準、迅速地達到即時反應。未來的旅和師級,也就是以數位化作為模組化編組的先決條件。有鑑於歐洲軍隊在多國混編的情形將日趨普遍,與盟國軍事裝備相互操作性也是整合的重點,因此未來的師必須能夠在技術層面上,將2個多國混成旅完成軟、硬體裝備的整合。師在未來能夠快速部署並保有持續作戰的準備,關於新能源的技術供應和自動化領域,也必需要納入考量;未來在網路空間的虛擬戰場上,資訊環境的優勢必成作戰成敗的關鍵,因此,地面部隊未來的編制與裝備上,需在網路與資訊空間上具備攻防作戰的能力。

 為了達到這樣的戰力預期,特別加強指揮與管制、偵察、火力和勤務支援。首先在指揮與管制,直到2027年,未來陸軍師的全部裝備(含可快速部署指揮所的3個旅),在標準數位化的成熟度上已是明確的目標。而使用可拆卸式材料的指揮所,具備高機動性,可減少對固定基礎設施的依賴,並且提高戰場生存性,同時在人員的編組上也盡可能地減少。對於為指揮管制提供必要的支持,德國陸軍在數位化上也展現出第1個開創性的步驟。2018年底以來,裝甲指揮車成為主要的指揮人員用車,如「拳師」(Boxer)裝甲車,並在指揮資訊系統統一的背景下,已經啟動指揮網路以及地面作戰數位化/戰術邊際網路的計畫。不過,要與北約盟國軍隊在互連性與標準化上取得共識,仍然是指管領域未來的一項大挑戰。

 在數位化聯網的作為上,「美洲獅」步兵戰鬥車已在進行升級作業(包括新的光學和紅外線熱顯像儀,以及彩色螢幕、數位無線電和戰鬥管理系統、多功能輕型導引飛彈控制系統),這些系統將在2020年底至2021年初配發部隊,並進行人員培訓和測評作業。

 在2027年,陸軍師需要擁有能在防禦縱深和網路中進行監視與偵察的力量與手段。北約在聯合情監偵的作業上,以聯合多國的方式擴大情資共享的合作概念,透過媒體和更快速的偵察、管制手段,更快速提供情報和共享數據給盟國,加速在資訊需求方面上的支援,由這些互補性的措施,進而對戰場上友軍單位的反應做出明智的預測。在師、旅級上,得將各種偵察部隊與裝備的感測機制整合,師下轄偵察營、旅編有混合偵察連,並確保軍事情報系統各部門與所有戰術級別的情報部隊之間能協同作戰。

 整合戰鬥和支援部隊

  另德國在「未來戰士」規劃上,雖然早在2002年就在科索沃測試所謂的「未來步兵系統」(IdZ),隨後經過V1版(2006-2007年)、V2版(2009-2011年)、IdZ-ES擴充版的升級,未來將朝IdZ-ES+版本進一步延伸發展,以配合北約在「2023年高度戰備特遣隊」(VJTF 2023)全面現代化和數位化的措施。

 在與同等、甚至更優勢的對手從事武裝對抗時,獲得打擊優勢的核心得倚靠成功的作戰管理,因此如何將戰鬥和戰鬥支援部隊(如砲兵和工兵部隊)整合,也提出特殊的要求,以期能夠用持續、穩定、即時的方式對抗敵軍。為此,未來的陸軍師在火力上必須具備足夠的射程與精準度,以實現足夠的決戰能力和自信心。由「豹二」(Leopard Ⅱ)式主力戰車搭配美洲獅步兵戰車已成為地面決戰的主力模式,「虎」(Tiger)式攻擊直升機將提供空中直接支援、輕型偵察/攻擊直升機則用於武裝偵察和城市作戰。而擔任間接火力支援的砲兵部隊,有必要將打擊範圍延伸到300公里,並且建立即時資訊鏈,以縮短從觀測到射擊的時間差。在戰鬥支援上,考慮非致命因素和電子戰條件,工兵的阻絕與破障能力也要提升,從以限制、導引敵軍進入預設的行動為著眼。

 2032年3個師全面數位化

  高度機動的戰鬥管理有賴高效的後勤,因此在勤務支援部分,針對1、3、5類補給品的快速補給能力,對於部署在前線部隊的生存力而言是絕對必要的,其他還有經理裝備配發、核生化防護與檢測與醫療救護/後送的勤務,都是被關注的部分。

 從2019年秋天開始,德國陸軍就在蒙斯特(Munster)的第9裝甲教導旅,展開一連串對於未來陸軍師的結構試驗,這是陸軍未來全面數位化計畫中的第1步,配合戰略性設計的「陸軍計畫」(Plan Heer)設下許多的工作節點,終極目標是2032年能有3個裝備齊全的師級單位。在時間軸上的第1個目標,是從2018年進行裝備測試和假編成,目前執行計畫中的測試單位有超過40輛各型車輛,其中在連級單位包括6輛「豹二」主力戰車,5輛「貂鼠」(Marder)裝步戰鬥車和6輛「美洲獅」步兵戰車。2020年底的目標,是建立機動戰術通信(MoTaKo)和機動戰術訊息處理(MoTIV)系統,屆時各聯邦單位的裝備、資訊技術和聯邦國防軍所使用辦公設施,將完成轉換,數位化將成為主要的轉變,而這個數位化作戰管理系統,堪稱為「德國陸軍4.0」的大工程。預計2023年,第1支全配備的數位化旅─「第37裝甲擲彈兵旅」會正式完成戰備,2027年完成第1個全面數位化步兵師,2032年要將陸軍3個師全面脫胎換骨。

  國防資源不足 達標挑戰大

  德軍透過「2023年北約矛頭」的願景工程,雖然已完成部分的工作,但距離達標則還有好幾年的時間,這也是軍隊轉型里程碑的前置作業,如果無法在2023的「高度戰備部隊」成功轉型,對於2027年第1個數位化師的實踐幾乎會更渺茫,更遑論2032年的全軍數位化,而就目前德國聯邦國防軍所面臨到的空前挑戰,可謂遠超乎冷戰時期,在國防資源如此不理想的條件下(遲遲達不到北約所訂定GDP 2.5%標準),德國國防部要再畫個大餅去追求,還有賴政府部門在相關資源上的持續支持與挹助,否則實在很難確保其執行成效,但這也或許是各國軍事組織在面臨結構轉型時,可以作為借鏡的軍隊。

(作者為軍事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