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運籌帷幄 擅長戰略的曼斯坦因

◎雲陽

 曼斯坦因原名為埃里希‧馮‧萊溫斯基(Erich von Lewinski),1887年11月24日出生於柏林。其父愛德華·馮·萊溫斯基曾任普魯士將軍。曼斯坦因在父母去世後,被叔叔格奧爾格‧馮‧曼斯坦因(Georg von Manstein)將軍收養,因此改用叔叔的姓氏。曼斯坦因於1906年進入第3步兵衛隊團,1911至1913年間任燧發槍兵營副官;1913年,進入軍事學院,晉升中尉。

 一戰擔任基層軍官

 曼斯坦因曾分別參與一戰期間在西線和東線作戰。在東部前線戰鬥時,曼斯坦因一度受傷退出,復元後在各部隊任職參謀。1915年,曼斯坦因晉升上尉,擔任參謀至一戰結束。

 一戰後,曼斯坦因加入布雷斯勞(今波蘭的弗羅茨瓦夫)邊防部隊擔任參謀,1919年被徵召回國協助建立德國國防軍。

 二戰期間歷任各單位參謀職務

 1920,曼斯坦因出任連長,2年後升任營長。1927年,曼斯坦因進入德國國防軍總參謀本部並晉升少校。1920年代末,曼斯坦因遊遍歐洲各地,蒐集各國部隊情報。1932年,曼斯坦因晉升中校,。1933年,希特勒上台,大力擴充軍隊規模,曼斯坦因於1934年晉升上校,被任命為費多‧馮‧柏克將軍的副參謀長。1938年,曼斯坦因調任為馮‧里布將軍部隊的陸軍參謀長,該部隊後來參與占領蘇台德地區的行動。

 策劃對法閃擊戰

 曼斯坦因於1939年4月晉升中將,9月,奉命擔任倫德斯特指揮的南方集團軍參謀長。在德國準備入侵法國和荷比盧3國期間,曼斯坦因草擬了一份與1914年的希利芬計畫完全不同的進攻計畫。曼斯坦因認為,必須避開馬奇諾防線並穿越大多數人認為戰車無法通過的亞耳丁森林地區,然後向海岸發起進攻,包圍英法聯軍。原本陸軍統帥部未採納曼斯坦因的計畫,但希特勒於1940年2月7日決定採用此一計畫。1940年5月10日,德國入侵法國和荷、比、盧3國,曼斯坦因在此期間擔任第38步兵軍的指揮官,率領部隊順利越過塞納河,曼斯坦因因此獲得騎士十字勳章。但希特勒宣稱,此一作戰係因他制定的大膽進攻計畫而獲致成功。

 入侵蘇聯 肩負攻擊主力

 1941年2月,曼斯坦因被任命為LVI裝甲軍指揮官,該部隊是為入侵蘇聯的「巴巴羅沙行動」而成立,隸屬埃里希.霍普納指揮的第4裝甲軍團。6月22至26日,曼斯坦因指揮部隊向蘇聯推進200英里,並在德維納河上建立橋頭堡。隨後,他的裝甲部隊進一步向列寧格勒推進,但在攻進城市前停頓下來。9月12日,曼斯坦因被任命為第11軍團指揮官,在其指揮下,第11軍團成功突破蘇聯的防線,向克里米亞進軍。11月16日,克里米亞半島除了塞瓦斯托波爾港口防圈外,都已被德軍占領。在此期間,第11軍團俘虜逾40萬的紅軍。在東部前線的第一個冬季,曼斯坦因擊退蘇聯多次反擊,並於1942年春,動用重型列車砲轟擊塞瓦斯托波爾港防禦工事。經過激烈戰鬥,於1942年7月上旬占領這座城市,希特勒將他晉升上將。

 營救史達林格勒遭圍德軍未成

 占領塞瓦斯托波爾後,第11軍團於1942年7月底奉命轉往北部支援,以便對被圍困的列寧格勒實施最後的突破。然而,在前線南部,紅軍發動反攻,保盧斯的第6軍團在史達林格勒遭到包圍,德軍前線發生戰略性災難。曼斯坦因奉命與新成立的頓河集團軍,營救遭包圍的德軍。霍斯上將的戰車部隊推進至距離史達林格勒僅31英里之遙,但由於希特勒要求保盧斯死守史達林格勒,禁止突圍撤退,曼斯坦因的營救以失敗告終。在隨後的蘇聯反擊中,頓河集團軍被迫向西撤退124英里。但是在曼斯坦因指揮下,A集團軍終於毫髮無傷地從高加索地區撤出。死守史達林格勒的保盧斯第6軍團只能選擇投降,共計9萬人被俘,其中只有5000多人得以在戰後重返德國。

 東線遲滯紅軍 庫斯克無力回天

 1943年2月,曼斯坦因奉命指揮南方集團軍,儘管兵力懸殊,曼斯坦因仍設法從紅軍手中奪回卡爾可夫和貝可羅,這些戰役讓他獲得「曼斯坦因奇蹟」稱號。同年3月,曼斯坦因被授予「橡樹葉騎士」十字勳章。

 原本曼斯坦因計畫在攻占卡爾可夫和貝可羅之後,一鼓作氣切斷庫斯克突出部,以消滅包圍圈內的紅軍。但是希特勒不同意從頓內次盆地區域調派過多兵力支援,且夏天的來臨讓積雪融化,地面泥濘也不利戰車的推進。1943年7月,德軍對紅軍居1比3的劣勢,陸軍統帥部依然實施代號「城堡」的行動,企圖南北夾擊,包圍庫斯克突出部。然而蘇聯已從情報網和戰場態勢,掌握德軍企圖,以重兵防守。在南邊的曼斯坦因突破紅軍防線,儘管戰車部隊受困於紅軍設置的地雷區和密集的反裝甲火力,拖慢德軍的步調,最後還是成功達到最初設定攻抵普洛霍羅夫卡的目標,在該地爆發被稱為軍事史上最大規模的戰車決戰。

 由於北側的夾擊作戰幾乎徹底失敗,德軍在7月5至10日的戰役中,有2萬5000人傷亡,加上缺乏充足的支援和預備隊,因此希特勒在7月13日下令終止「城堡行動」。這場徒然無功的戰鬥,雖然雙方都蒙受慘重損失,但蘇聯仍有餘力彌補損失,且恢復速度遠超出德方預期。反觀德國人,不僅無力恢復,也失去在東線的主動權。

 頻違反希特勒命令 遭解職

 庫斯克之役結束後,蘇聯發動大規模反擊,於1943年9月將曼斯坦因的部隊逼退回聶伯河西岸,不過在防禦行動中,曼斯坦因仍舊讓追擊的紅軍付出嚴重損失和傷亡。1943年10月至1944年1月,他再次設法穩定東部戰線。1944年2月中旬,他違抗希特勒「不惜代價守衛土地」的命令,下令南方集團軍第11和第42軍,在1944年2月16至17日,從「科爾遜口袋」突圍,總共6個師5萬6000人僅3萬4000人成功。希特勒在行動開始後才不得已接受這次撤退並批准突圍。

 1944年3月30日,希特勒因曼斯坦因不斷在東部戰線上違反他的原則,下令解除曼斯坦因所有職務,因為曼斯坦因提議以有條不紊地撤退行動達到縮短戰線的目的,但希特勒要求堅守占領區,寸土不讓。儘管如此,曼斯坦因仍獲頒「橡葉帶劍騎士」鐵十字勳章,這是德軍中第三高的榮譽。遭免職後,曼斯坦因因眼疾接受白內障手術,出院後在德勒斯登休養,並完全退出部隊。

 1945年1月下旬,曼斯坦因將家人從利格尼茨(波蘭萊尼卡)疏散到德國西部的格尼茨,避免落入紅軍手中遭到報復。

 二戰後因冷戰再獲重用

 1945年5月,德國戰敗投降,曼斯坦因被英軍逮捕,在轉移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作證前,囚禁在呂訥堡集中營。

 紐倫堡審判期間,曼斯坦因並未被起訴,而是以證人身分出席。紐倫堡審判後,曼斯坦因被英國軟禁,但受蘇聯壓力,英國接受蘇聯指控,將曼斯坦因以戰爭罪起訴,並在1949年於漢堡舉行的英國軍事法庭審判前,將他送入監獄;於1949年8月作為戰犯被判處18年監禁,1952年由於健康因素,提前釋放。

 二戰後,冷戰的形勢讓西方再度重視德國的軍事作用,1956年,西德重建國防軍,曼斯坦因熟稔軍事戰略,獲聘為西德聯邦國防軍高級顧問,同時獲聘為北約軍事顧問。

 曼斯坦因與家人一起住在上巴伐利亞州的伊京,於1973年6月10日過世,享年86歲。(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