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北約腦死? 集體安全防線待鞏固

 法國總統馬克宏日前接受《經濟學人》專訪時,聲稱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正處於「腦死」狀態。相關說法不僅讓北約分裂的問題,再次引起外界關注;更招來德國總理梅克爾與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等人的反駁。由於美國總統川普上任後,即對北約各會員國應承擔之安全預算分攤責任提出質疑,近年來復因土耳其總統艾爾段向俄羅斯靠攏,造成北約會員對於是否應制裁土國意見分歧。馬克宏這番言論,讓外界對北約未來的命運更為悲觀。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北約組織成為對抗蘇聯及華沙公約赤色擴張的主要力量。長達40餘年的「圍堵戰略」,促成蘇聯瓦解,自由世界取得最終勝利。冷戰結束後,北約並未跟著解散,反而進一步擴大,不僅前華沙公約國家和波羅的海3小國陸續加入,任務範圍更擴及歐洲以外地區。911恐怖攻擊後,北約更義不容辭地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戰場投入數以萬計部隊,戮力維和。

 過去近20年來,全球安全情勢急劇變化。柏林圍牆倒下時,福山等國際關係學者所預期的「歷史終點」並未實現;期待中的和平紅利,很快就被日益增加的區域衝突淹沒。宗教極端勢力與國際恐怖組織肆虐,讓原本脆弱的區域穩定轉趨動盪。北約維和兵力和國際安全援助部隊,從中東到非洲疲於奔命,始勉強維持其安全與穩定。

 然而,隨著中共與俄羅斯勢力擴張,北約開始顯得力有未逮。對北京當局在南海的軍事化行為,美國幾乎難以遏阻;俄羅斯在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時,北約除了效果有限的制裁行動,也無法改變既成事實,甚至對於俄軍插手烏克蘭東部叛亂活動,亦只能坐視其持續惡化。此一發展,讓世界各國領袖和國際安全專家開始質疑,北約組織是否已經喪失原有功能,無法有效扮演維持歐洲及其他地區安全和平的角色。

 當「伊斯蘭國」(IS)極端組織在敘利亞攻城掠地,最後甚至奪占伊拉克北部大片土地,終於讓北約內部分歧浮上檯面。在聯軍對抗IS過程中,敘利亞北部庫德族民兵,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但這也觸及北約南翼防線主要國家─土耳其的敏感神經。安卡拉當局在IS勢力逐漸消退之際,對於庫德族開始鞏固敘土邊界據點日漸不安,甚至主動採取武力干預。此作法在北約組織,引起部分國家的反彈。

 艾爾段向俄羅斯採購S-400型防空飛彈的決定,導致美國國會決定將土國逐出F-35戰機研發團隊,並停止供售F-35戰機和愛國者3型飛彈。川普於今年10月,宣布撤離駐敘利亞美軍後,土耳其立刻派遣部隊進入敘北地區,並疑似攻擊庫德族民兵部隊。此舉引起法國在內的多個北約國家強烈譴責,甚至認為應將其逐出北約。在如此氛圍下,土耳其自然與美國和其他北約國家漸行漸遠。

 抓到見縫插針機會的俄羅斯總統蒲亭,自然不會放棄這個大好良機。一方面宣布派兵進入敘利亞北部,巡弋土耳其與庫德族交戰區域,藉機擴大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則與土耳其拓展軍事與經濟合作,以離間土國和北約的關係。美國和北約對土耳其的制裁行動,正好給了莫斯科當局更大的操作空間。無怪乎梅克爾會見北約秘書長史托騰柏格後,特別指陳馬克宏的「激烈言論」不利北約組織內部團結,且為了敘北問題將土耳其逐出北約,毫無益處。

 此刻或許正是北約自成立以來,最危急的一段時間。除了外有俄羅斯的步步進逼;內部且有土耳其問題、美國退出INF及開放天空等軍備管制協調、伊朗核協議及其他諸多分歧。更為嚴重的是,北京利用龐大的經濟影響力,已開始左右歐洲各國政軍高層和國會的決策。若再加上伊朗於中東地區的勢力擴張,以及沙烏地阿拉伯介入葉門內戰等問題,如何維護這個以伸張「集體安全」為宗旨設立的跨大西洋安全體制,成為歐美領袖的重大考驗。

 綜言之,「集體安全奠基於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共識」。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聯盟」瓦解,始於戰勝國為確保自身安全的一己之私,任令日本帝國侵略而無作為。二次世界大戰後,北約的成功,則在於一致對抗蘇聯擴張勢力。為確保未來世界和平,北約組織仍具有無可取代的重要性。畢竟面對中共、俄羅斯、伊朗及其他野心國家的威脅挑戰,只有北約仍擁有足夠實力可與之抗衡。但若是歐美列強只顧自身安危、不管他人生死,「唇亡齒寒」之歷史殷鑑恐將重演,實不可不慎。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