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智慧的語花】淺談家國之思

◎熊仙如

 政府尚未解嚴時期,當時電視上老三台的每個娛樂節目,都必須安排兩首內容較為激勵人心的「愛國」或「淨化」歌曲,諸如「梅花」、「誰都不能欺侮她」、「桃花舞春風」等等,現在的四、五年級生應該都不陌生。因為重複率很高,因此歌詞深印腦海。記得當時有一首淨化歌曲「國家」,演唱者是號稱「急智歌王」的張帝。他一開頭便高聲唱出「沒有國那裡會有家,是千古流傳的話。多少歷史的教訓證明,失去國家多可怕。炎黃子孫用血和汗,把民族的根扎下;多少烈士獻出生命,培育出自由的花。」讓我熱血沸騰。雖然當時年紀尚小的我其實不是很了解國家的定義,但是隱隱覺得建立一個國家是很艱辛、偉大的志業。

 後來國中上了公民課,知道「國家」的定義是:由一群人在一定的領域內組織政府、共同生活,並擁有主權的一個政治性團體。人民、領土、政府、主權是組成國家的四大要素。人民是國之根本,但歌詞中所提到的「扎下民族的根」」、「開出自由的花」卻不是每個國家的人民都可以享有的,這是我在成長過程中才慢慢理解的事。

 二十一世紀開始之後的近二十年中,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人民身陷戰亂頻仍的顛沛流離中。由「阿拉伯之春」開始,中東地區掀起民主革命浪潮,讓「國已不保,遑論其家」的敘利亞、阿富汗等國人民倉皇出逃,有的民族甚至面臨種族滅絕之境。為數眾多的難民如潮水般湧入,更引起歐洲國家的難民危機。每每透過電視看到那些離鄉背井、想盡辦法只希望能活下來的人們,心裡除了為他們哀痛,更慶幸自己生長在臺灣,可以過著安穩的生活。

 民主從來不是理所當然,它是人民不斷努力爭取來的。這不得不提到晚清末年開始鼓吹革命思想、籌措建國經費,終於讓滿清政權瓦解的孫中山先生。

 脫離帝制,創建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談何容易?黃宗羲〈原君〉一文提到:「古者天下之人愛戴其君,比之如父,擬之如天,誠不為過也。今也天下之人怨惡其君,視之如寇仇,名之為獨夫,固其所也。」放諸現代,國之元首能有「愛民如子」之心,才可匹配「國父」之名。孫中山先生可說是中國近代民主主義革命的先行者與開拓者,他將四十年歲月裡的多數時間奉獻給革命運動與國家。沒有當年他鍥而不捨的努力,就不會有今天的中華民國,我們也無法在臺灣安全安定地生活。

 時至今日,大家記得的大多是民間商業化的節慶,諸如情人節、萬聖節、耶誕節等外國節日,漸漸淡忘了一些具有歷史意義的本國紀念日。在這一個紛亂擾攘但光輝的十月裡,除了緬懷國父創建中華民國的歷史貢獻之外,我想美國總統甘迺迪的名言是最好的註腳:「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什麼,而要問你能為國家做些什麼。」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