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瓊林子集】風雨無阻輕騎遊

◎金戈

 天微亮,搭理妥當後,七點鐘準時從林口出發。天光從暗雲裂縫中無力地向我們投注「風雨無阻」的天啓。中途和領隊「朱哥」會合後,五人車隊不一會兒停駐在「五股鹹粥」,為等會兒的奮戰預作準備。鹹粥當然是鹹的,米粒軟硬適中,香葱肉角佐伴得宜。

 騎在淡水河的左岸……風是秋天的風,乾涼清爽。河水適逢漲潮,沿線漁人垂釣、健行跑步,各得其樂。右手天際陽明山稜線上,雲日掩映山頭,細雨陽光在這原本風涼氣爽的金秋,讓人覺得過後該是彩虹的舞臺?可惜沒有。

 余光中的散文─「橋,抓得住兩旁的土地,卻留不住從中的水流」,是我在車水馬龍的關渡橋上忽然想到的情感,大家記得左岸右岸,卻忘了流水;記得秋高氣爽,卻不記得金黃稻香的汗漬。看著路上惱人的機車、貨車、卡車,我們只顧抱怨,也沒想到他們的謀生辛苦,而我們則是輕騎暢遊,飽覽山海風光,好不自私。

 轉入「巴拉卡公路」,脫離了文明呼嘯,開始了自我對話,奮力自搏的上坡路段,時而陽光,時而細雨,惟清風不斷。朱哥健步來回穿梭,照相、聊天成了他的領隊任務之一。十六公里的連續爬坡,當兩腿抽筋時,我只得捨棄路旁的櫻花樹林和野溪小花,專心一致,屏氣凝神皺眉苦撐,希望能在意志力崩潰前克服這段陡坡。

 漸漸地,頭抬不起來,視力只能聚焦在車輪前,心中數著兩條腿的數兒,陽光不見了,雨不再綿綿,不一會兒我們在風雨交加的飢腸轆轆中,一群人瑟縮在小小遊客中心,粽子、碗粿、咖啡、雨漉和寒顫,拼湊成這個深秋正午。

 在強風、大雨、濃霧中,原以為午前的上坡努力,會有乘風馳騁回報,錯了!小油坑附近,極目所及不過十來公尺,雨挾風勢,一波又一波向臉上潑灑。下坡路上,正注意著放慢速度,車輪不可打滑,忽見路邊山溝已成淙淙奔泉,霎時,朱哥舉手喊停,說是雨勢太大,「眼睛張不開」。再過幾分鐘後,煞車片因雨過大而失去摩擦制動功能,只得全隊下車,在大雨中聊著今早「風雨無阻」的話題,狼狽卻高興地跨步下山。

 五十過後的「風雨無阻」,頓時讓我回味年少輕狂,快記不得上次說這四個字是什麼時候?

 八煙部落的眼前,雨未稍歇,大雨中我們已走了約一小時,只好召來隨行救濟車,載往金山下榻民宿。

 盼了好久,終得此行,驟雨或是涼風,都是形骸之外的解放,沒有陽光,就把滂沱大雨想成大地甘霖,烈日當頭時,就要學著享受樹蔭,在這強風暴雨中,隱忍五十過後「風雨無阻」的痛快,真痛快!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