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山影

◎龍青

 一個偉大的詩歌評論家走進幽暗的山谷,從此與崇高的朗吉努斯一並成為幽暗山谷的影子,除了專業人士,人們並不需要認識哈羅德.布魯姆,我們只要認識身邊便利商店的中年人,以及那個修鞋舖的阿姨就夠了,他們的身上依然有崇高感,就像山峰把自己的影子投向他們,他們用自己的生活讓一切詩歌拔地而起,層巒起伏。

 「一件美好事物永遠是一種歡樂:它的美妙與日俱增;它決不會化為烏有」,英國詩人濟慈在《恩狄芒》中這樣寫道,「人類所有更沉重、更龐大的財富就是友誼,從中永遠射出穩定的光芒;但是在那絕頂上,由無形的纖絲懸著一顆渾圓的明珠,那就是愛情……我們的靈魂不能和別的東西這樣飄然交織在一起」,當我們登上陽明山,春來桃李爭芳,遊人盤桓其間,不覺走入畫中。面對如如不動的山嶽,我們忽然忘記自己應該從中學到什麼,雲霧縹緲,彷彿生命最後的一種象徵,它不是完全消失,而是瀰漫開來,做最後的逗留。

 東山魁夷遊遍東西方的山山水水,他自道:我心中有一條路。

 「路有兩種,一種是已經走過來的回顧的路,一種是今後朝前走的路,我想畫的是後者,而面對緩緩的上坡路時,我們就會產生一種今後朝前走的路的感覺。相反,俯視著下坡路,就容易感到這是在回顧一條已經走過來的路」,現在我們正看著「一條已經走過來的路」,這是四十多年風雨飄搖的路,走到今天,我們還沒有失散在茫茫人海。

 我們曾被苦惱浸染,也曾被喜悅充滿,傷痛與哀愁幾乎如影隨形,每次為了一件瑣事爭吵,也會為了同樣一件瑣事和好。在鍋碗瓢盆的磕磕碰碰中,我們試圖加深彼此的聯結,讓兩條河流匯成一條河流,讓兩塊田地併作一塊田地,期待「它的美妙與日俱增」。誰若是不在意這些,你會認為他的一生實在可憐,既沒有付出的喜悅,也沒有收穫的喜悅,愛一個人往往讓自己痛定思痛,卻仍然被這種疼痛所誘惑,它讓存在如此明顯,也就昇華了感情。

 有時候,我們只要說一聲「我多麼幸福」,幸福就會出現,而不用苦苦等待,時時期盼。我知道你在你的領域已經擁有一片一眼望不到盡頭的土地,它使你成為一個大師,這一切並不需要其他人為你作證。那些需要作證才能顯示自己才能的人,永遠達不到你的高度,一座山就是一座山,它沒有成為土丘的時候。

 就這樣我跟著你走,無數日夜流水般過去,你還在升高、升高,孤峰聳峙,你落下的影子要覆蓋整個世紀,因為他們要和我一樣踩著你的影子,他們的靈魂也不能「和別的東西這樣飄然交織在一起」。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