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後真相與假訊息充斥 各國審慎應對(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真相分析 直搗問題核心 

 多位美國前資深情報官員提出的見解,令人憂心忡忡,著眼於真相的分析更直搗問題核心。論及國家安全議題時,難以釐清和了解實際情況,是揮之不去的老問題,但在後真相與假訊息時代,更產生一系列的新問題。

 首先,當前正處於死忠風氣盛行,且意識形態與政治對立者交相攻訐的高峰期;無論左派或右翼,抑或是自由與保守陣營均如此。然近年來趨勢顯示,衝突大幅惡化,對優先事務與價值的歧見日增,政治人物與政黨的意識形態對立,且政黨間妥協與合作的意願大減。意識形態與政治手段,是用來檢視事實、解讀實況,乃至於形成決策的基石;然在提供不同於傳統媒體資訊的新媒體載台推波助瀾下,已造成在詮釋實際情況方面的重大衝擊,並刺激信仰、意見、感情等,導致其影響力大幅提升。上述行為模式,尤其顯見於新一代領導人;其較不信任專業人士(部分原因係過往一連串的失誤)、對了解實況欠缺興趣,且偏好按自我信念行事。

 其次,科技發展已破壞用以理解實際情況的傳統機制。最重要的是,資訊革命造成資訊爆炸與資訊流改變,尤其是通訊市場的變化(從印刷與廣播媒體演進至數位媒體、資訊來源分散林立,以及全時不間斷播報)與社群媒體興起。顛覆性技術已全面攻入國家安全領域,資訊如潮水般湧入,若干已遭有心人士扭曲與散播,造成真相難以認清;許多晦暗不明的資訊,部分雖站得住腳,卻讓人真假難辨、難以定奪。相關科技也讓過往秘密與隔離的戰情室,變得幾近透明,意味了決策圈外的社會大眾將清楚決策過程、評價決策內容,進而影響身在其中的決策者行為。

 第三,現代西方世界的重要理念,如維繫社會法則的自由主義、彰顯主流價值的專業化與體制化、傳統家庭組成單位的變遷等,也受到社會與文化重大變化的影響。這些變化部分歸因於3大關鍵過程: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導致公眾對政府和銀行的信心大減;繼大規模移民潮後,由大致同質性社會轉型為多重文化社會;社群媒體興起,導致互斥性意見廣為散播。現代基礎法則遭到弱化的現況,導致世人不再信任過往用以捍衛真相的體制、部落主義抬頭(tribalism;譯註:指強力認同與支持特定政治派系)、牢不可破的部落邏輯,且譁眾取寵,不採公眾辯論為決策基礎的非自由派政權應運而生。

 第四,影響公眾、政治,甚或國安議題的新想法,已成為大眾話語的顯學。自20世紀下半葉起,在諸如文學、建築、音樂,以及人文與社會科學領域崛起的概念,抵制「後設意識形態」、包羅萬象的敘事,以及由科學、知識與真相組成之系統化制度。所謂的後現代主義,係由若干上述概念所組成,通常被視為反對單一客觀真相,青睞多元主觀與相關真相的成因。該主義認為,從無單一的真相、唯一的科學理論,也沒有一種完全的敘事說法,而是由一系列的觀點提供多元理論與敘事描述,任一項都不能凌駕他者。根據這種看法,不存在任何客觀真相,因為每個人都以自身的價值觀、歷史與個人信仰和意見,形成一個主觀的詮釋結果;主張的各種真相,不過是反映表達者的政治意識形態。因此,每種詮釋結果都言之有理,用來理解實際情況的論證機制遭到空前挑戰,決策主要基礎淪為直覺和意識形態,而不論現實處境和情況。

 第五,近年來,在全球各地,民粹政客的影響力明顯升高。這些領導人透過單純、易懂的話術,擄獲社會大眾的廣泛支持,並強調「替代事實」挑撥群眾情緒。領導人似乎愈來愈視真相為次要,試圖根據其信仰與利益考量,來形塑現實情況,包括國安事務;其通常蓄意弱化行之有年的各項體制,例如媒體、執法機關、司法與學術界,甚至擴及專業國防組織,另要求相關單位為己宣傳。

 第六,1990年代前蘇聯解體時,穩定的世界新秩序儼然成形,但在近20年間,世界卻呈現逐漸失序的態勢。過往鮮能臆測的事件接連發生、非國家實體的重要性與時俱增;全球網路無遠弗屆的特質,則加速事件渲染步調,將當地事件轉化為全球議題。這種伴隨顯著不確定與不穩定性的態勢,導致過往為探索世界,而提出的問題更加詭譎複雜。許多問題都涉及未來發展,取決於不同行為者與彼此之間的動態關係,如同謎團般複雜;國安事務尤具此種特質,必須在複雜和機敏事務中,做出決策並採取行動,不僅取決於對當前實況的了解,更須明白相關行動所造成的實際情況。

 最後,國安單位近年來日漸強調對抗敵方的影響活動與作為,俄羅斯於2016年干涉美國總統大選,不過是冰山一角。從許多方面觀之,當前態勢已將「認知領域」闢為動能戰場外的新角力場。此一發展的成因很多,然最主要係科技發展,如今可能採取一系列專注作為,達到影響各鎖定族群之目的。影響活動係鼓吹鎖定目標族群,採納有利於活動幕後者訴求的手段。除強力推動外,發揮影響力的相關工具,包括諸如外交與發言人等可影響傳統媒體之手段,另有若干在數位領域操作的手法,尤其是在社群網路。

 結語

 後真相與假訊息確實反映一種全新現象,代表日後將更難釐清與了解實際情況的真實挑戰,並將影響包括國安領域的正確決策。

 困境的肇因是許多惱人因素,與當代環境條件彙總而成的結果,進而直搗決策流程的核心,造成政治爭端擴大、政治話語對立。民粹政治崛起、世界與區域秩序的改變,加遽不確定與不穩定性,在在都促使該困境雪上加霜。

 當務之急係開發有助於導正國安決策、促進正向民主發展的新方式,另有賴跨學門溝通與國際多方參與。任何策略與解決訴求,都必須在兩大衝突利益中求取平衡:一方面處理新現象的負面影響,俾建立適切決策過程的需求,另一方面則是言論自由的民主價值,以及植基於質疑與思辨的多元性。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