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真愛相守

◎陳青田

 我曾是職業軍人,保家衛國是使命,在營服役期間任務繁重,故少有夫妻生活,感謝妻子沒有後悔嫁給我,也不埋怨我回家總是管老婆。

 但自女兒出生後,心想未來女婿若像我一樣對待女兒,自己一定會很難過,因此我改變對妻子的態度,視她為上級長官,志願當她的侍從兵。若在營留守,我會打電話向妻致歉取得諒解。

  雖相敬如賓,夫妻生活也並非一帆風順,因我個性愚昧,常與妻子起爭執,但爭吵後我們會反思自省。回顧三十年的夫妻生活,感恩她並未因我的脾氣暴躁而離棄,也沒有因我不解風情而抑鬱寡歡,妻子的包容是平凡的真愛,但願此生我倆能白首偕老。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