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待風稍息

◎賴泓彰

 秋陽輕撫我的臉龐,溫煦又柔和,遠處的高樓在光影的灑照下顯得朦朧;涼風習習吹拂,細微的聲響在我的心海留下一股回音。

 我沒料到屋頂的景致如畫。

 高雄的午後悶熱,只要離開狹窄的冷氣房,滿頭大汗以及瀰漫在周遭的空污總讓人怯步,因此我從未在午後走上屋頂。

 但今天心境稍做轉變,也許潛意識裡的糖衣被悄悄地剝開了。套用心理學家的話:「要是人類都憑著理性行動,那世界上所有的心理學家都會變成經濟學者。」

 試著點了點手上的煙斗,風笑了笑,看不見的雙手按在了火苗上,以近乎聽不見的聲音說著:「待風稍息吧!」

 我望了望四周,溫柔的陽光更為和煦,蔚藍的天際有白雲飄浮,連接天地的高樓透露著可愛的畫面,一抹愉悅浮現臉龐。將煙斗擱置一旁,我倚靠著牆壁舒展雙腿,脫掉鞋子光著腳踩地,更舒適地享受當下的美好。

 前幾天的絕望攤在被日光照耀的地板,心中的黑暗被陽光照亮,即使仍有陰影,但已無烏雲。遙望候鳥南飛,為了生存做出改變,我閉上雙眼,將雜念摒除,只感受放空的愜意。

 我就這樣歇著,欣賞火紅的夕陽沉落,看著蔚藍變成黑暗,任由心中的迷霧散去,直到看不見世界的盡頭。

 等到風聲稍停,我看著擱置在一旁的煙斗,心滿意足地笑了,於是拿著它欣然踏上歸程。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