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轉角小確幸】純粹的愛情

◎楊崢

  她不喜歡吃巧克力,嚴格說來,是不吃不純的巧克力。沒有80%以上的,在她眼中看起來都是糖。

 好久好久以前,超商曾經出過99%的純巧克力,掰一塊,香在嘴裡甜成一個動人的曲線;也只要一塊,就夠暢快她的心。

 剛到圖書館工作的時候,經常被偷遞紙條,櫃檯經常出現一小束花和巧克力,那個年代的人不習慣大把花束,尤其經常跑圖書館的人都自以為風雅,這本書騰兩行字、那本書抄兩行字,夾著花,彷彿就詩意篇篇了。

 偏偏她是個書袋子,成天叼著書不放,他們認為經典的她都讀過。所以他的獨創,才這麼輕易地吸引了她,最後甘願成為他沒有名分的女人。

 這麼多年過去了,現在大家都使用各種通訊軟體,已經沒有人追求紙的質感與文字書寫的浪漫,大家追求的是即刻,是facetime。

 她也將近十年都沒收過巧克力了。瑞士蓮和金莎曾是圖書館櫃檯的排行榜前兩名,後來有了Godiva。

 她總是將巧克力帶回家給隔壁的一對雙胞胎男孩,她從小看著他們,直到孩子都長成少年。

 她經常在家裡的小庭院坐著,讀著從館裡帶回來的書,聽著隔牆兩個男孩的嬉鬧聲,日子就在喧鬧中的寧靜裡消逝。

 父母曾無數次地安排她相親,也問她為何明明有對象卻不結婚,她無法告訴父母,不能結婚是因為男友經常上廣播上電視,經紀公司要求必須維持單身形象,才能確保暢銷作家的名氣,才能挖走單身或熟女口袋裡的錢。

 當鮮花、信箋變少後,她的日子就長多了,尤其寒暑假,當工讀生開始申請實習打工時,她幾乎可以將自己埋進文字堆裡一整天。

 這天,氣溫突然降了五度,出門前貪涼忘了帶外套,中午不到她就打起噴嚏。這在需要安靜的工作場所很突兀,她強忍著憋到走廊外。

 下午她的頭開始暈眩,本來可以請假回家,偏偏那天已經有三個同事請假,她必須一個人帶著兩個工讀生。

 吩咐完下午的工作,她去沖了一杯碧螺春,將杯口捂在鼻尖,讓裊裊的熱氣溫暖快要失去知覺的鼻腔。

 男友前天傳了訊息取消昨晚的約會,原本固定每週三都要一起吃晚餐,但因為新書發表,已經三個月沒有見面。以前也曾這樣,她以為就要被拋棄,但等宣傳期一結束,他又會恢復通聯與見面。

 她曾經編織千百個異想世界,想著男友每天都約不同女子吃飯,又或許他其實已經有家室,今天這些想法又纏繞著她,頭疼得就像要炸掉一樣。忍不住,她找了角落書桌,拿了兩本書藏著自己,趴著頭,這樣過了不知道多久,突然肩上被披了一件外套。

 她抬起頭一看,竟是男友。

 他輕輕地俯身在她耳畔說,「我知道妳一定會忘記帶外套。」

 有一剎那她以為是夢境,直到那男人的溫度從肩上傳來,就像99%的純巧克力,那麼直接的沁入心脾。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