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威脅轉型 美作戰想定與時俱進(上)

◎邱榮守(譯)

 確認未來運用於發展與改善國防規劃想定方案的可能選項,一直是美國防部4年期國防總檢辦公室的關切重點。智庫蘭德公司(RAND)針對1945年至2016年期間各種戰略指導、作戰想定和兵力結構組合選項,提供發展背景和廣泛經驗教訓,特別是跟地面部隊規劃與發展相關的基本國家安全政策與戰略概念。同時,深入探討影響未來作戰想定的各種潛在因素。青年日報特摘錄重要內容與讀者共享。(編按)

 前言

 從歷史上來看,美國的全球利益和安全承諾,已沒有足夠能力去執行一個財政能全面支持,以及同時捍衛所有美國利益的兵力結構。經實際估算,同時捍衛所有美國利益所需的兵力規模,是當時現有兵力規模的2倍(以財政限制的規劃方式)。結合戰略環境評估、國家政策與戰略指導,進而確定哪些突發事件必須做好戰備整備,並為制定國防和軍事戰略提供基礎原則。戰略概念有助於指導和縮小傳統兵力規劃工作中,所需考量的各種想定。此報告廣泛探討美國防部(DoD)制定國防戰略規劃的各種方法,並強調設計國防規劃想定所需考量的各種因素,以及其在戰略分析中的應用。

 想定在冷戰期間的發展及運用

 杜魯門及艾森豪政府 依賴核武

 美政府在哈里杜魯門總統和德懷特艾森豪威爾總統執政期間,主導戰略規劃想定的威脅對象,主要是蘇聯的正規軍力和不斷增長的核武力威脅,以及在全球與蘇聯發生多邊戰爭的可能性。蘇聯和盟軍不僅威脅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的中部區域,且也威脅北約北部、南部的側翼區域,甚至中東和遠東地區。雖任何戰爭的潛在結果將取決於多種因素,但歐洲傳統軍力平衡的優勢,在此期間的大部分時間裡,都偏向於蘇聯。

 在此期間的規劃想定,主要包括承平時期的核嚇阻、在不太可能發生戰爭的區域實施聯合前進防禦、使用核子武力進行大規模報復、加強傳統兵力部署,以及對蘇聯的攻擊進行動員反擊。在艾森豪威爾政府推動「新展望」的美國國家安全政策期間,對於核子武器的依賴達到頂峰,戰爭的主要目標,就是要決定性地擊敗蘇聯。1952年7月的第84號政策備忘錄,建立了一個「規劃聯合計畫」,也就是現行「聯合戰略規劃系統」(JSPS)的前身。

 「規劃聯合計畫」包括一系列的3個子計畫(適用承平或戰爭時期),主要目標在將國家政策轉化為未來10年的短、中、長程的戰略目標,3個子計畫分別為聯合戰略能力計畫、聯合戰略目標計畫與遠程戰略評估。短程規劃主要是基於作戰計畫中的想定;中程規劃,同時也以作戰計畫想定為基礎,然重點置於未來4到5年的兵力發展及武器現代化;遠程規劃則專注於提出新的作戰概念和武器系統的研究發展,並更加顯著地提高未來(5年之後)整體部隊作戰能力。

 甘迺迪和詹森政府 同時進行2場戰爭

 為提高在有限戰爭中的嚇阻能力及升級至核戰門檻,甘迺迪政府提出「彈性反應」戰略,更加重視及強調正規與特種作戰部隊的能力,以及建構更加一體化的傳統與核武戰力,以便更有效地回應蘇聯的安全威脅。此時期的美國政府提出「2又1/ 2場戰爭」的戰略概念,明確要求美軍能夠同時進行2場主要的大規模區域戰爭(在歐洲和亞洲),以及在全球其他地方進行「局部」或「小規模」,或「半場戰爭」 (通常被解釋為位於西半球)。

 「2又1/ 2」場戰爭的戰略概念,不僅確定哪些想定可用於兵力規劃,且還能根據各種不同的想定,來評估所需的各類型部隊和整體作戰兵力數量,以有效因應同時或時程相互重疊的作戰想定。值得注意的是,人們普遍認為美國防部所提出的兵力結構,根本無法支持此戰略概念。另外,未來短、中、長程的兵力規劃,都應與作戰計畫在不同的程度上,維持一致性。

 尼克森和福特政府 逢蘇「中」反目

 1969年的蘇「中」戰爭,打破共產主義國家一體性的神話,並讓美國政策制定者能夠解構蘇聯和中共的共同威脅。此一政策就是和蘇聯尋求緩和對立,同時實現與中共發展正常化的關係。因此,尼克森政府制定一個較保守的戰略概念,並用來調整正規部隊的兵力規模,史稱「1又1 /2場戰爭」的戰略概念。

 此一概念的設想前提,是要在歐洲與蘇聯發生戰爭,或者在亞洲與中共發生戰爭(但不是兩者)。另外,與中共的戰爭被認為是在東北亞或東南亞(但不是兩者)。戰略概念還提設想其他區域的半場戰爭。與前任政府部門的運作機制一樣,戰略概念非常具體地說明哪些想定將用於戰略規劃?同時還規範評估兵力規模的計算標準。

 卡特政府 開啟新建軍方案

 卡特政府上任後,繼續延用前任政府所訂定之「1又1/2場戰爭」的戰略概念,以及所需的兵力規模。然由於蘇聯持續增加傳統及核子兵力規模,以及愈來愈多證據顯示,蘇聯的作戰計畫是想在全球發動多邊戰爭,如在歐洲、東北亞和西南亞的軍事行動。因此,由卡特政府開始啟動的建軍方案,將持續完整地移交給下一任的政府。

 在卡特政府的戰略規劃中,愈來愈關注蘇聯對西南亞與波斯灣安全威脅相關的作戰想定,特別是在蘇聯入侵阿富汗及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這些想定被用來規劃和發展快速部署聯合特遣部隊。此舉最終導致1980年1月的卡特主義宣言:「任何外來勢力企圖控制波斯灣地區,都將被視為對美國重大利益的攻擊。美國將透過任何必要的手段來予以擊退,包括軍事力量。」

 時任美國防部長布朗在卡特政府任期結束前,曾發表公開聲明,提及更具挑戰性的戰略概念:同時滿足3個戰區的衝突要求(北約組織與華沙公約組織間的對抗、西南亞的戰爭及朝鮮對韓國的攻擊),此文將其描述為「1又2個1 /2場戰爭」的戰略概念。與先前的政府一樣,短、中和長程的國防規劃,都持續使用作戰計畫中的主要戰略概念和想定。而美國防部戰略規劃辦公室在此期間,也正式引入說明式規劃想定,並賦予其更正式的地位。

 雷根政府 全球多邊戰爭

 為回應蘇聯能力的增長,以及對其全球多邊戰爭作戰規劃的關注,雷根政府制定所謂「2又2個1/ 2場戰爭」的戰略概念,以有效滿足一場全球戰爭的作戰需求,包括同時增兵歐洲、部署派遣兵力到西南亞和太平洋,以及作戰支援其他地區。

 短、中和長程戰略規劃想定,持續以威脅導向為基礎,國防規劃者的重點,主要側重於蘇聯,或其代理人可能發動的各種突發事件,且還要根據蘇聯能力的長期預測,進行兵力需求分析。因此,此時期的戰略思維與冷戰初期的信念相互呼應,政策制定者全神貫注於蘇聯與其盟國發動全球多邊戰爭,用來對抗美國及其盟國的能力。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