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肆應威脅轉型 美作戰想定與時俱進(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歐巴馬政府 重新平衡兵力結構

 歐巴馬政府進行2次「4年期國防總檢」,分別於2010年和2014年提出總檢報告。2010年「4年期國防總檢」是第一次真正的「戰時總檢」。它在確保阿富汗和伊拉克軍事行動的有利結局上,扮演重要角色,主要是重新平衡現有兵力結構,而不是準備對抗長期的威脅。總檢的國防戰略原則中,提出很好的總結,在當前戰爭中占主導地位、預防和阻止衝突、準備擊敗對手,並在各種突發事件中贏得勝利、保留和強化全募兵的兵力。時任聯參主席穆倫上將也提出3大優先事項,贏得今天的戰鬥、平衡全球戰略風險、提升部隊的健康。

 2010年總檢的實施,得益於2006年總檢後,所展開的各項的重大作為,進而開發推廣一套共同的作戰想定和模式模擬,統稱為「分析性議程」。據報導,這些作為確定一系列用於支持總檢情境分析的11種想定,包括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穩定行動、北韓政權崩潰、臺海重大衝突、俄羅斯對波羅的海國家的脅迫行動、擁有核武器的伊朗、巴基斯坦失去對核武器的控制,以及對美國的國土防禦和網路攻擊。

 據報導,大約在同一時間進行為期2天的兵棋推演,檢視關係到與中共和俄羅斯發生戰爭的想定,當時被稱為「高階非對稱威脅」。時任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顯然對初始想定不太滿意,之後不久,則委託「紅隊」提供另一套威脅想定。各種想定將結合一個或多個綜合安全架構(ISC),每個架構都代表著不同的世界狀態假設,以及不同的作戰任務形態與組成。不同於前面執行的冷戰後國防總檢,兵力規劃架構,並未強調2個幾乎同時發生的主要作戰行動,儘管根據報導,這種想定組合已被評估過。蓋茨拒絕發展一種華而不實的兵力結構,因此他試圖在2010年的總檢中,考慮運用比先前總檢之更廣泛的作戰想定。

 再者,這似乎是第一次出現的情況,對應急行動的要求,被認為是彌補現正在進行之承平時期軍事行動的不足;國土防禦和支持文人政府的兵力,包括在想定導向的分析中。評估圍繞在運用3個綜合安全架構,確定中期(5至7年)所需的兵力結構和作戰能力,以執行6項任務,進而實現國家戰略所律定的4項國防目標。總檢所考量之綜合安全架構的想定組合,有以下3種:

 一、1場主要的穩定行動,阻止和擊敗一個具備高度戰力的區域侵略者,並針對美國的災難性事件,向文人政府提供支持。這種想定組合,特別強調部隊擊敗強大對手與支持國內相關作為的能力。

 二、遏制和擊敗2個區域侵略者,同時保持美國部隊在美國本土及其周圍地區的高度警戒姿態,這種想定組合特別強調部隊聯合作戰的能力。

 三、在單獨的戰區進行長期威懾行動、中等規模的反叛亂任務,以及對美國文人政府的長期支持。這種想定組合,特別強調部隊執行反叛亂、穩定與反恐作戰的能力。

 2014年的總檢重新審查2012年1月所發布「國防戰略指導」中,有關實現「3大戰略支柱」的相關兵力需求:保衛國家、在全球範圍內建立安全體系、隨時準備對抗任何敵人,並贏得決定性的勝利。

 根據報導,評估兵力結構的主要原則,是根據美國國際科學委員會所設計的綜合安全架構—B計畫(ISC-B),據說這是在重疊時間框架內,由4種任務類型所綜合組成。國防部的綜合安全架構—B計畫包括以下4種任務類型(按優先順序排列):一、擊敗/主要作戰行動:在大規模多階段的戰役中,擊敗區域強權;二、有效嚇阻潛在對手:在一個或多個戰場發動侵略行為,美軍應展現其將全力反擊入侵行為之決心,並讓潛在對手相信其行動成本,將遠遠超過其所認知的利益;三、保衛/國土防禦:保護美國領土免受國家和非國家行為者的直接攻擊,一旦這種防禦失敗或在自然災害的情況下,美國部隊將全力支持文人政府當局,以有效因應非常重要、甚至災難性的事件;四、穩定狀態/基本的活動:聯合部隊透過輪調制度,建立全球的安全體系,維持區域穩定發展,嚇阻敵人及支持盟友與合作夥伴關係。

 隨著歐巴馬總統任期的結束,2016年2月提出的2017財政年度國防預算中,有些跡象表明,政府已開始轉向另一種戰略概念,同時展望未來軍事能力和處理以下4種想定所需的能力:保衛國家;處理4個潛在的突發事件,包括俄羅斯、中共、朝鮮和伊朗;持續性執行全球反暴力極端主義行動;在重疊的時程架構內,因應2個不同潛在對手的攻擊。

 冷戰後使用的規劃想定,似乎與冷戰期間所使用的方式有所不同,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電腦模擬和其他分析工具的進步。冷戰後使用想定來進行兵力規劃的典型方法,是從已知的兵力結構着手,進而在各種不同的規劃想定中,驗證各種兵力結構在低至中度風險條件下,達成作戰和戰略目標的能力。接著,評估各兵力結構在各種組合,同時或重疊發生的作戰想定下,達成任務的能力。在低至中等風險下,能夠滿足這些任務要求的兵力結構,才是健全合理的。

 最近,創新的綜合安全架構(ISC)方法,已更進一步被擴大運用於特定假設的世界各種狀態(個別的ISC),每個綜合安全架構,都是由各種同時與重疊的想定組合而成。總之,能同時滿足多個ISC的兵力結構,才是健全合理的需求。

 結語

 此研究詳細分析冷戰和冷戰後期間,構成想定方案選項的各種考慮因素,以及考量未來國防計畫中,運用想定的任何精進作為。更重要的是,研究顯示在國防計畫中所使用的想定,一般都是源於各業管部門對於國家安全利益的相對重要性,以及對這些利益的威脅和挑戰的既定結論;國家安全政策和戰略,以及為相關作戰部隊達成戰略目標,提供框架的戰略概念。一旦這些問題得到解決,想定的選擇,似乎成為一個相當簡單的問題,無論是在冷戰期間,還是在其結束後的20多年中。

 隨著國防政策制定者所關注軍事問題範圍的擴大,短、中與長程想定數量和範圍,以及戰略規劃中考慮的想定組合也隨之增加。美陸軍可透過多種方式,來影響想定選擇與發展的步驟程序,如參與聯合戰略規劃制度、預算計畫制度、發展新的聯合作戰概念,以及支持戰略分析和分析基準。(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