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嚇阻俄染指黑海 北約須多管齊下(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蔡馥宇(譯)

(接上文)

 面對「俄」勢力 各國態度不一

 雖然黑海沿岸國家都面臨俄國的威脅與衝擊,但其受到國內政治因素、地緣政治,與各自在歐盟與北約中的角色影響,彼此之間有著許多利益重疊與衝突之處,也導致其面對俄國壓力時,出現不同的反應與作為。

 以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為例,這2個國家都是歐盟與北約的會員國,但羅馬尼亞積極反制俄國在該區的影響力擴張,但保加利亞卻經常「屈從」俄國的壓力。

 羅馬尼亞的核心利益,是保護該國進行中的「西方化」進程,這與冷戰初期蘇聯在該國推動的「俄羅斯化」正好相反,羅馬尼亞十分清楚,其軍事力量不足以成功嚇阻或對抗俄國軍力,但必須保護其「西方化」進程。因為自蘇聯解體以來,該國長期受到俄國的假訊息與影響,尤其是一般民眾容易受到反歐盟、反西方,與支持俄國的資訊傳播影響。

 在摩爾多瓦方面,其與羅馬尼亞有著長期的領土爭端,且境內有俄國約1500人的駐軍,除保衛蘇聯時代留下的彈藥庫外,還同時保護摩爾多瓦的分離主義政府。目前摩爾多瓦正在新總統多東的帶領下,積極調整其國家戰略走向,在朝西方靠攏、平衡俄國影響力的同時,盡力減少俄國對其影響,形容其路線為「第4條道路」,既不完全支持西方,也不完全支持俄國、更不走向與羅馬尼亞統一,並積極關注社會與經濟民生,避免在政治、外交上被迫選邊站。

 烏克蘭則與摩爾多瓦有著類似處境,但在2014年俄國併吞克里米亞,進而在頓巴茨(即烏東)發動衝突後,烏克蘭已進一步調整與整理新的戰略思維;2018年10月22日的扣船事件後,烏克蘭更進一步意識到,黑海是該國最為脆弱的環節。

 當前烏克蘭的戰略目標為:積極開發天然氣資源、確保黑海海事安全、避免海上交通中斷,除此之外,烏克蘭也積極尋求加入北約與歐盟,並且呼籲北約增加在黑海地區的軍事存在,以嚇阻俄國的入侵。

 俄國在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後,已讓土耳其對於黑海制海權的掌握大幅下降;此外,俄國自2015年起,在敘利亞的大舉駐軍,同樣也限制了安卡拉當局在敘利亞內戰殘局中,所能獲得的利益。即使受到土耳其與西方關係惡化的影響,尤其是土耳其加入歐盟進程的停滯與失敗,導致土耳其轉向仰賴俄國,並且透過與俄國的協調,讓其在該區(黑海與敘利亞)保有足夠的影響力。

 即使黑海沿岸國之間有著不同的戰略利益,各方關注的焦點亦各有不同,但制定且實施一致的共同戰略,以保護各國共同利益,並對抗俄羅斯威脅與其影響力的擴張,是這場研討會絕大多數參與者的共識。

 黑海沿岸國無共同威脅感

 一如所有的區域安全合作協議,各國之間往往會因為彼此利益不同與衝突,導致合作的意願與效果低落,在區域內最具體的例子,就是保加利亞公開反對羅馬尼亞在2016年北約峰會的提議,包括擴大在黑海的軍演等部分;在此同時,土耳其則採取「維持該區現狀」態度,至於烏克蘭與喬治亞等直接面對俄國威脅的國家,則極為歡迎羅馬尼亞的倡議。

 換言之,在黑海沿岸的3個北約會員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和土耳其)之間的共識,反而不如其他2個北約的夥伴國(烏克蘭與喬治亞)。至於北約本身也同樣對於黑海安全局勢興趣缺缺,如英法德等北約主要國家,當前更關注的議題是脫歐、移民、中東與非洲衝突等危機,反而忽視了東南歐國家的需求與關注。

 在此情況下,大部分與會者認為北約很難在黑海區域建立足夠的嚇阻能力,一方面黑海沿岸國「欠缺共同威脅感」;其次則是現在北約在該區的前進部署兵力少得可憐,其他歐洲國家對於增派部隊赴羅馬尼亞部署,也興趣缺缺。

 至於土耳其部分,當前土國世俗主義的退潮與原教主義的發展,造成歐美與土耳其關係的嚴重惡化,而且在2008年喬治亞戰爭,與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西方欠缺遏止行動後,更讓土耳其方面對於支持西方立場表示質疑。在此情況下,研討會與會者建議,西方國家應積極改變此一印象,並重新與土耳其建立有效合作與同盟關係。

 在土耳其積極與俄國協調,以確保其在黑海與敘利亞等地的影響力獲俄國承認的情況下,北約與歐盟在與土耳其重新取得信任前,可能難以倚靠土耳其。

 結語

 即使如此,與會者認為北約其實無須在黑海區域內部署,足以與俄國抗衡的戰力,如在羅馬尼亞與保加利亞境內部署先進防空與海防飛彈系統,就能夠抵消部分俄國攻擊型飛彈的威脅效果。除此之外,繼續向烏克蘭與喬治亞提供有效援助,將能提高其國防能力,有助於區域嚇阻俄國擴張。

 此外,擴大東南歐與黑海周邊地區的區域合作,建立例行的東南歐防長峰會或對話機制,也能讓各方就共同關注問題,展開有限的區域倡議,加強各方溝通協調,進而讓克里姆林宮知道,俄國在黑海地區的任何進一步侵略行動,將會受到各方共同的對抗與抵制。(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