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舍南舍北皆春水

◎文景

 「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花徑不曾緣客掃,蓬門今始為君開。盤飧市遠無兼味,樽酒家貧只舊醅;肯與鄰翁相對飲,隔籬呼取盡餘杯。」   ──杜甫〈客至〉(喜崔明府相過) 

 杜甫的這首〈客至〉寫於唐高宗時期,當時的杜甫已年逾半百,歷經了顛沛流離的歲月,在成都西郊浣花溪畔建了一座草堂,暫時尋得棲身之所;不久後,就有老友崔明來訪,於是杜甫就寫了這首名詩。以今天白話文語譯:「我住的草堂邊就是浣花溪,一到了春天,不論是南邊或北邊,都漲滿了春水,鷗鷺成羣,日日結隊飛來。住進草堂至今,沒有客人來訪,院子裡的落花堆滿地,從不曾想要把蕪雜的院子打掃一下,今天因為您來了,我才匆忙地清掃;就因為沒有什麼人來,這道柴門一直是關著的,今天因為您來了,才特地為您打開。真抱歉,因為我的草堂離市區太遠,招待您的餐盤中沒有好菜餚,家中只有陳酒一瓶,我想隔著籬笆邀請隔壁的老翁,和您一同喝盡杯中的餘釀!」

 杜甫是個窮詩人,但心中有的是愛,他自己住的茅屋被強風豪雨吹破了、颳走了,卻為天下沒有片瓦蔽身的人擔憂,想要蓋「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現在,住在浣花溪畔,屋前屋後都是溪水,整天看到的是成群的鷗鷺在半空中盤旋;平日根本沒有什麼人會到這窮鄉僻壤,所以杜甫連柴門也懶得打開,更別說整理居家環境了。粗布衣、蔬食度日,閒來和鄰居老翁隔著籬笆閒聊家常;即使有好友來訪,也不忘邀隔鄰老翁同飲盡歡。這樣一個豁達胸襟的詩人,詩裡傳達的是博愛襟懷,即使一千三百年後的今天讀來,仍然感到滿滿的暖意。

 詩裡的「客」就是杜甫附註的崔明;「府」是唐代人對縣令的尊稱;相「過」的「過」,就是探望、拜訪的意思。這首詩是杜甫宴請崔明時寫的。杜甫也有不少待客詩,但因交情深淺而有不同,例如在〈賓至〉中對遠來之客以「百年粗糲腐儒餐」一筆帶過;在〈有客〉中寫下:「自鋤稀菜甲,小摘為情親」;在〈過客相尋〉中寫了:「掛壁移筐果,呼兒問煮魚」,唯有〈客至〉,不但巨細靡遺地寫出「開蓬門、掃花徑」,還再三表示因為住的地方遠離市廛,買不到可口的菜餚而向來客致歉,可見這位貴客在杜甫心中的分量。杜甫不但在這首詩中,以幾近一半的篇幅描寫他對這位客人的重視,並且為了讓客人喝得盡興,還特地隔著竹籬笆邀請鄰居老翁一同暢飲。

 這首詩精采、細膩地傳達了詩人誠摯、率真的情感,也把好友來訪時雀躍的心情展露無遺。詩裡濃郁的人情味,也只有半個世紀或一甲子前,曾住過眷村的人或許能體會一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