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落日情傷

◎賴姿吟

 似乎那已經是很遙遠的往事了,今年盛夏的餘暉依舊迷人,還記得也是這般的夏日,同在這片夕陽下,清風拂過單薄的衣裳,當時,奔跑在落日餘暉中,夕陽的光影如瀑布傾瀉而下,照耀在他的俊容上,那光影柔和無比,他的笑意如春花盛開,溫暖滲入心底。突然間,這道光忽然變得刺眼,出眾的五官隱沒在炙熱的光束裡,似乎也記不清他的樣貌了。

 萬里晴空的遼闊蔚藍,無邊無際的大地,我在那片青翠中走了好久,你總笑著告訴我別怕,毫不猶豫牽起我的小手,陪我走過那段永無止境的路途。疾風忽然呼嘯而來,猶如利刃穿過肌膚,直吹入眼,漸漸地熟悉的身影變得愈來愈小,直到消失在眼前。

 我睜開眼時,抗拒接受改變的一切,但愈是反抗,身心靈就更為疼痛,如今,站在這片綠地的中央,任由西風拂過衣襟,肆意侵蝕著感官,似乎也不疼了,抬起頭釋懷,我看清了生命的樣貌,任淚水無聲無息滑落,最終決定和你正式告別。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