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伊朗無人機威脅 美積極強化反制(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賴名倫(譯)

(接上文)

 無人機強化伊朗武力投射能力

 如前所述,伊朗正在為敘利亞阿塞德政權、極端主義恐怖組織哈瑪斯與真主黨,以及葉門的青年運動叛軍提供武裝無人機(UCAV)的技術與訓練援助。UCAV增加了這些非國家行為者,造成威脅的範圍與程度。經驗指出,除了一般軍事目標外,UCAV也被運用於包括一般民眾、特定政府與軍方人士、能源設施及運輸節點的恐怖攻擊行動中,除了傳統彈頭,UCAV也可能被用於投放大規模毀滅性武器,因此必須持續關注。

 報告指出,近期一起涉及法國與美國的間諜案,顯示伊朗也正在發展用於UCAV協同作戰的技術。而前述UCAV的操作經驗,尤其在敘利亞與葉門的武裝衝突,已為伊朗與其政治盟友提供寶貴的經驗回饋,並可能幫助新一階段UCAV技術與戰術理論的發展,進而提升威脅性,並加劇衝突程度。因此,隨著伊朗與其盟友操作UCAV,在數量與質量上的同步成長,將可能強化伊朗的武力投射範圍與能力,進而威脅美國與其盟友在中東的利益與安全,並導致戰火綿延多年的中東地區,爆發更大規模的軍事衝突。

 武裝無人機成為不對稱作戰利器

 對於上述威脅,報告也指出,儘管當前美國已具備一定程度的反UAV能力並持續推動研發計畫,但現有的UAV系統在面對新形態威脅時,是否具備符合成本效益的反制能力,仍應提出合理質疑。

 例如近期美軍兩棲突擊艦拳師號,曾成功擊落構成威脅的伊朗UAV。但此次衝突中,乃是藉由艦艇裝載的陸戰隊反無人機車輛,搭配艦上電戰裝備共同完成反制程序。而此次接戰經驗,也引出一項關鍵議題,面對伊朗與其他勢力的UCAV威脅,中東地區的所有美軍部隊與基地是否具備足夠的、長期性,以及全天候的周全應對能力?

 此一關鍵,乃是著眼於武器價格與成本效益考量。儘管現階段美軍仍能有效克制伊朗UCAV,但若需要使用高成本的高性能飛彈,對付低成本與低性能的UCAV時,其交換比的經濟效益,將可能削弱美軍的續戰能力。

 同時,隨著前述蜂群戰術的逐漸普及,使用大量低成本UCAV執行飽和攻擊時,是否可能造成高性能武器的庫存數量快速耗盡,從而迫使部隊無法持續作戰?此外,UCAV也可能被用於消耗性攻擊,而使得後續更為先進的彈道飛彈與巡弋飛彈,更容易突破處於重新裝填與整備中的美軍防衛武力,此種低成本高效益的不對稱作戰模式,將成為美軍的重要課題。

 美應積極應對武裝無人機挑戰

 報告指出,為了妥善應對伊朗UCAV技術與裝備帶來的挑戰,美政府或許可採取下列方略作為回應。

 首先,是對伊朗及其盟友採取積極的軍力平衡策略。報告主張美軍應採取積極姿態,以嚇阻伊朗領導人在面臨採取敵對行動與武力行為情境下,必須付出沉重代價。報告認為,UCAV也僅只是伊朗武力的一環,而美國必須採取清楚的行動策略,讓伊朗放棄挑釁舉動,並了解其代價。

 其次,擴大2016年「武裝或攻擊性無人飛行器之出口及後續使用聯合宣言」的成員國與資格:2016年此項由54個國家共同簽署的聯合宣言,促進對UCAV可能危及和平與區域穩定的出口規範。報告指出,由於中共與伊朗均未加入這項協議,並持續出口無人機,因此應敦促2國採取符合國際利益行動(即禁止出口UAV或UCAV),以減少向恐怖主義組織輸出技術,而危及區域與國際局勢的安全風險。

 第3,則是應當在雙邊安全會議與論壇上,強調伊朗UAV的威脅。報告指出,美國應該在外交場合,鼓勵各國支持,限制UAV相關技術轉移至伊朗的禁運規範。有鑑於伊朗近年來,對波斯灣地區原油運輸造成威脅,各相關利益國家應當採取具體作為,阻止將軍事用途與UAV相關技術設備,引進伊朗的管道途徑。

 第4,美國應著手與區域盟友與夥伴合作推動UAV防禦計畫。值得擔憂的是,根據近2年來,發生在葉門與沙烏地阿拉伯境內,多起由葉門叛軍UCAV展開的攻擊案例顯示,現有的對空與反飛彈防禦裝備,仍無法有效對抗UCAV。因此,美軍必須與區域夥伴加強合作,共同提高對UAV的防禦能力,並減少這類武器對區域國家,在政治、經濟與安全上造成的負面影響。

 美國會亦應扮演積極角色

 最後,報告也針對美國會的可行策略列舉相關建議,首先是建議國會舉行專題聽證會,有鑑於近期沙烏地阿拉伯美製防空裝備,未能阻止葉門叛軍的UCAV攻擊,這顯示美軍中央司令部下轄部隊,在面對伊朗與其盟友UCAV威脅下的防禦措施效能,仍顯不足。因此,應當藉由舉行有關議題的聽證會,以對伊朗與其代理人的UCAV技術與能力取得更多資訊與分析評估,以便國會加速支持相關計畫。

 其次要求美國防部與情報單位在下一年度的《國防授權法》中,提出對阿拉伯半島區域的UAV武裝行動評估報告。該報告應提供充分資訊與國會,以便為支持美軍與盟軍開發,因應伊朗與新興勢力UAV威脅的反制技術與裝備,提供可行教訓和最佳反制策略。

 第3則呼籲國會持續撥款,支持美軍採購具反UAV能力的武器裝備。美軍現已開發與評估採用多種不同的防空與反UAV系統,這些系統涵蓋所謂的硬殺(Hard-kill)和軟殺(Soft-Kill)選項。國會不僅應確保對相關方案進行調查,並納入包括網路安全、定向能量武器系統評估,且還應對開發過程進行嚴格監督,以確保經費使用效益。

 結語

 整體而言,UCAV做為功能日益多元化的高效能武器裝備載具,具有低可視性與可重複使用的經濟效益,有助於強化空中武力的效能與多元化,並提供更具效益的武力投射能力。尤其考慮到日益複雜與昂貴的傳統載人飛機,與飛彈系統的生命週期及培訓成本相比,UCAV的高效益,已使其逐漸成為不可或缺的重要裝備。

 由伊朗案例來看,其UCAV機隊強化了伊朗軍事實力與地緣政治影響力。在中東持續不穩定的潛在衝突情境下,這些UCAV也對在該地區的利益,尤其是現行部署的美國軍事力量,構成了值得關注的威脅與挑戰。尤其許多UCAV已成為非國家行為者的重要恐怖行動工具,而值得各界關注。

 因此,面對伊朗UCAV的發展與擴散帶來的周邊效應,美國政府和國會應持續關注,並積極採取行動,以確保美軍有能力維繫技術優勢、嚇阻能力,與穩定區域局面。(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