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悲歡渡口】只為眷戀文字

◎琹涵

 我終於明白,這麼多年來,自己一直對文字充滿了無可言說的眷戀,緣於家母早年的啟蒙。

 從我識字開始,就被帶往圖書館去接受閱讀的洗禮,文學既然很早就進入我的生命中,終究成為骨血的一部分。也或許,我擁有母親喜歡文學的基因遺傳。後來,我選讀中文系,也走上了文學創作的路,一如家母對我的深切期望。

 習作的時間很長,從讀小學就已經在各種作文比賽以及校外徵文比賽中嶄露頭角,只是或許年紀還太小,我對自己不太有信心,也並不確認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為別人眼中的「作家」。

 從我開始寫作的第一天,便確定文字是用來鼓舞自己的,因為我不敏又脆弱,被過度保護得不夠堅強和勇敢。

 人生是漫漫長途,我將如何平安涉渡風雨困頓的旅程?我無法仰仗任何人,於是,我不斷地以文字來對自己信心喊話。

 在孤單寂寞的寫作過程裡,我從來不知讀者在何方?或許,我根本就沒有讀者。那時候距離讀者太遙遠,所有的掌聲無由傳遞,稱揚也在風中顯得縹緲,甚至隨風四散,毫無蹤跡可尋。

 這樣長期地寫作,幾十年過去了,由於不斷地省思,我的確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善良、真誠、有禮貌。看到自己的改變,為此,我心存感恩。

 散文一向是最能真實地表達自己,透過文字,讀者看到的也的確是真實的我,沒有掩飾,毫不虛偽。

 我努力做自己,也過自己想要的生活。我從不諱言:閱讀和寫作豐富了自己的人生,讓我的生命顯得更有價值。

 我認為在文字的背後,所有正向的思考都是積極的鼓舞,其實也是一份愛的禮物,帶著關懷和祝福,讓我們一起同走美善的大道。

 人生的憂患的確太多,我無法孤單地走過紅塵裡諸多的憂愁風雨,我願意相信文字也是一種陪伴和鼓舞,至少在自己的身上彰顯了意義。

 我想起柳永的〈蝶戀花〉:「竚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欄意?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我久久倚著高樓,微風正輕拂薄衣,極目眺望,卻只覺得傷春情愁浮上了心頭,如同昏暗的暮色瀰漫了整個天際。草色依然青青,迷濛的煙光伴隨著夕陽殘照,就在一片靜默無言裡,又有誰能領會我憑欄的心意呢?也想要清疏狂放以求得一時的沉醉,可是飲酒聽歌,勉強作樂,終究感到沒有滋味。衣帶漸漸寬鬆了,但我始終不後悔,為了所愛的人,即使相思憔悴也是值得的。

 是的,「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的確寫盡了我對文字的執著和深情。我經常過於勞累,甚至流著眼淚依舊堅持書寫,我衷心感謝:幸好自己還能寫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