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眾】夢不是夢

◎偌堯

 打開房門,她丟下手邊的物品,正面趴臥雙人床。手機在床尾的包包內震動,一次……停了一會兒又震第二次,來電者緊追不捨,急迫地又撥了第三次……那茲茲作響的頻率,在小房間有股莫名的催眠力道,她的意識隨著震動漸漸模糊。

 無聲的沉默不知持續多久,她翻了翻身,側弓背,忽然一陣哆嗦,只好用腳勾起薄被左踢右挪,再扭扭手拉扯幾下至胸口,最後將肩膀也縮進去,整個人如蛹般,只剩鼻翼上的半張臉還裸露在外。

 她倒下,世界仍轉動不停。

 這個夢好長好久,主要的幾幕場景雖離她有點距離,但就算只是旁觀者,依然感受得到那些當事人的鮮明情緒。

 有一次,洪水迎面撲來,她張大嘴卻啞了嗓,透明氣泡在浮動視覺中冉冉上升,她眼前一黑,還沒機會看清環境,右腿肚傳來的刺麻僵痛,就令她冷汗直冒,用力伸脖仰頭吸了幾口氣,又軟綿綿沉入枕頭中。

 接著,不知怎麼搖搖晃晃飄往高處,沒有任何支撐,肉身卻呈180度平行騰空,等她意識到,那種輕盈敏捷卻瞬間歸零,如遭鉛塊重擊,直線下墜,就要碰地……吐了一大口氣,這回她驚嚇到彈坐起來,喘沒幾下,人又失去知覺。

 為何沒有終點?還要多久才能停止?她在一條布滿尖銳大小石塊的道路上苦行,走幾步就拐了腳差點跌跤,偶有男男女女擦肩而過,他們的臉孔朦朧混濁、無法辨識,她氣惱著,遇見的竟是留不住記憶的陌生人。

 「我想醒來。」她在內心對自己尖叫。燈亮了,好像有人回家,在客廳窸窸窣窣翻東西,腳步忽近忽遠,就是不肯踏進房,她心頭一緊,像發現了危險訊號,好不容易轉動四肢,撐起無力的雙臂,壓著手肘爬啊爬,床頭到床尾成無盡的旅程,到不了的永恆。

 在此時,門被推開,巨大黑影緩慢規律吞噬了光,也將她含入。「這是夢,我不會受傷。」她反覆告訴自己別害怕。

 就這樣渾渾噩噩等時間經過,讓一個個連環夢境隨意擺布,人睡著總是安然平靜的,把主導權交出去,能換來剎那幸福美好,真真假假,誰說得準,躲這兒又有什麼錯?

 「起床啦!」他的聲音不知從哪個境地呼喚,她還是好累好累,「別再賴了!」一雙手輕撫她的臉頰,有股暖意湧出,「還要夢下去嗎?」那雙大手再拍拍她的頭,觸動了神經系統與外界的連結。

 「好久不見。」她不捨的嘆了口氣,依然躺著,卻伸手向上環抱住他脖子,「你終於來了,也會像其他人一樣消失嗎?」

 此情此景,如霧如煙,如戲如歌,這夢不是夢。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