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世集】老夫老妻不離棄

◎鄒敦怜

她是負氣出門,心頭一團亂。

 那人真是無理取鬧,只不過是把他那些舊的內衣褲統統丟掉換新,就發那麼大的脾氣。一起生活三十幾年了,什麼事情都是她在操心,這樣還不滿意,真是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男人。她隨意拎起的是自己的「散步包」,裡頭總有一瓶水、筆記本和筆及面紙、幾包蘇打餅乾,平時她帶著背包、拿著車票,一個人就可以在市區閒逛大半天。

  她的休閒活動他從來不參與,還曾經嘲笑她呢!多年前,兩人都從職場退休,她興沖沖地開始計畫著旅遊,沒想到他卻意興闌珊。「我完全不想出國,臺灣都玩不完了,為什麼要把錢讓別人賺?」她有點氣急敗壞地說:「出國看看外頭的世界,可以增廣見聞呀!」他竟然大言不慚地說:「我從網路就可以知道那個國家所有的訊息,精采的風景我也可以看好幾回,一天之中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來回好幾趟都沒問題,要去妳去吧!」還好他也沒有阻止她與老同事們同去,只是看到不少老同事都帶著另一半,她有些悵然。

 不僅是度假的節奏不同,還有很多地方他都不肯配合。她有每天散步的習慣,但他嫌棄城市裡空氣污染,所以假日都跟著登山社去挑戰高山,可她偏偏不喜歡爬山。她加入健身房,以很優惠的價格,他被她拉著去了一次,也想幫他辦一張卡;沒想到他毫不留情地拒絕,還說:「我看到那些在跑步機上跑步的人,就想到在籠子裡的天竺鼠。」說完還肆無忌憚地捧腹大笑;偏偏他的形容好像有點符合,以致她往後在健身房跑步,腦子裡總有那揮之不去的揶揄訕笑。

 度假不熱中就罷了,他對金錢的管理也是同樣隨興。退休後,她很努力地參與各類金融講座,認真學習怎樣從認識股市、期貨,希望能讓自己微薄的退休金投資獲利。但他對這些不僅完全沒興趣,反而經常潑冷水。當她苦思各種圖表時,他經過時,總會丟下讓人氣結的話:「研究那些沒用啦,股市都是少數大戶在操縱的,妳怎麼玩得過他們?」當她開心地報告今天在短短的幾分鐘內就賺了數千元,他沒有讚美,反而是提醒:「妳之前那些虧掉的呢?有沒有一起算一算?」

 她氣呼呼地來到圖書館,瀏覽好幾份報紙,許多突然發生的災難,成為頭條新聞事件,對那些人來說,死亡居然比明天來得還要快。她看著看著,內心突然多了憐惜,那個不知好歹的人善良得不會說假話,要是沒有自己在身旁守著,日子哪能過得這麼悠哉?唉!要是她真的棄之不顧,他該怎麼辦呢?想到這裡,她心頭一寬,罷了罷了,忍氣吞聲又不只這一次,自己早已練就宰相般的大器量。於是,她拎起「散步包」,打算慢慢散步回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