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派系鬥爭 軍改「五化」落空

 根據日前媒體報導,中共為了促使軍事改革力量更加完善,將設立軍方智囊團,正式名稱為「軍事政策制度改革諮詢評估專家庫」,目的是為相關改革項目進行獨立客觀評估,為「中央軍委」提供決策諮詢。名單中,部分知名專家會被列入,如殲二十總設計師及海軍專家等,藉此凸顯中共重視專業人員的意見。此一專家庫將設於「中央軍委」之下,在中共已經完成領導體制及兵力結構改革後,目前看來正如火如荼進行軍事政策與制度變革。

 事實上,以中共國家或軍隊體制而言,本來就有許多大學、研究中心及智庫可以提供政策諮詢之用,例如中共進行軍隊改革,不論是軍科院或國防大學,都能提供中共「中央軍委」一些政策發展方向的建議。換言之,以中共本身軍隊規模而言,已有足夠能量的政策諮詢單位。而從媒體報導來看,這樣的專家庫看起來不是一個正式的智庫單位或組織,反而像是一群專家學者的人才庫,針對不同需求,提供政策諮詢,可能帶點「中央軍委」顧問的性質。

 有趣的是,政策制定過程中,本來就是一個由下而上的過程。中共強調頂層設計,但是往往因底層隱瞞真正的問題,或是浮誇虛報成果,造成改革成效受到影響。這就會回歸到一個本質性的問題:軍隊組織改革及軍事政策制度改革的本意及目的為何?我們知道,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掌權過程中,因看到胡錦濤權力被架空,以及中共軍隊因為貪腐造成訓練造假,戰力及士氣低落,所以需要透過軍隊改革來提升戰力與士氣。因此,習近平進行大幅度變革,首先就是反貪及整頓軍隊派系,尤其是政工及後勤體系,讓相關單位因此受到重創。

 在中共軍隊派系鬥爭文化中,擅長以制度變革的方式,進行人事替換或鬥爭。在兩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與郭伯雄10年的長期把持下,軍隊已建構大量的「徐郭遺毒」;另外,也有一些上將牽涉其中,如田修思、王建平、王喜斌、張陽、房峰輝等人。調查貪腐的過程中,因蒐集證據困難,審判定罪要經過一定程序,最快的方式就是組織變革,以及相關的人事調整。

 問題是,軍改或是組織變革的原始動機,應該是提升組織效益,或提升戰力,如果有反貪或是派系鬥爭等政治動機,就註定軍改會因為政治考量而扭曲,也可能因為人亡而政息,甚且造成改革內涵改弦易轍的大轉彎。除了反貪及派系鬥爭外,其實此次的軍改最大的轉變,是軍權掌握集中在「中央軍委」,破除了過去文人「中央軍委」主席被架空的問題。

 習近平集中權力的方式,是透過黨的建設而成。在軍改第三階段的軍事政策制度變革中,中共強化軍隊裡黨的制度建設,特別要求軍隊強化對習近平的效忠,以及深化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其實這樣的趨勢又會走回中共紅專衝突的老路,軍隊將領在扈從黨的領導及專業軍事建議之間,產生扞格;軍隊內黨組織又以黨的意志優先的情況下,軍隊升遷仍會從黨的建設及對黨是否忠誠觀點去考量,軍改效益同樣會受到影響。由於中共軍方要求軍隊服從黨及「中央軍委」領導,同時又要制定現代化的軍事制度與政策,這兩者基本上是相衝突的,所以並沒有辦法解決黨大於法的問題。

 另外,中共軍改追求精幹化、一體化、小型化、模組化、多能化等五化成果,概念來自西方國家軍事現代化,或軍事事務革命概念,尤其在波灣戰爭、美阿戰爭及美伊戰爭後,已成為許多國家軍事現代化趨勢與範本。精幹化主要是保留精銳作戰部隊,與作戰非直接相關部隊的功能,則由民間擔任或是裁減;小型化指師改旅或合成旅,以及空軍飛行旅編成;模組化則是部隊編組彈性運用,將相同及不同型混編共同執行任務。部隊本來就應該有能力執行不同形態作戰任務。

 從平常訓練課目及臨戰訓練中,就可以看出部隊是否具備多能化;一體化則指聯合作戰除縱向「『中央軍委』聯指—戰區聯指—集團軍指揮所—合成旅指揮所」的指揮管制外,每一個層級軍兵種指揮管制與協調,資訊傳輸與整合的速度,都非常重要。

 因為國情不同、部隊特性與軍事文化差異,加上共軍無法派人至西方學習,中共的軍改五化內容,與西方國家有所差異,卻號稱具有「中國社會主義特色」。若要觀察中共五化成果,其實不能以西方模式及標準來衡量,也無需認定西方模式為必然走向,而應掌握其五化過程中,將面臨那些問題?中共又會採取何種方式及標準加以轉化?以及改變之後的戰力影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