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幸福達陣】哲人日已遠

(圖:金哲夫)
(圖:金哲夫)

◎姜捷

 我在復興崗藝術系的班導金哲夫老師於深秋逝世,依照回教的禮俗,當天就完成了後事,我們都沒有見著他最後一面;發了訊息給全班同學和軍校美術系校友群組,一片懷念聲浪,讓人好生不捨!最讓我動容的是名作家蘇偉貞的回應,簡簡單單四個字:「他有風範!」道盡了老師的人品與畫品;偉貞是讀影劇系的,她連我們藝術系老師的風範都知悉,可見金老師多麼讓人敬重。

 金老師成長於書香世家,從小習描紅、練書法,飽覽群籍,人文氣息極濃厚。在烽火硝煙中來到臺灣,考進了經國先生創立的政工幹校美術系,是第一期的佼佼者,很自然地就被聘回母校任教。他跟隨我們非常敬重的林克恭教授學習了十年的正統英式美術教育,畫味是清淺自然而充滿生命力的,很快地,就榮獲了首屆國軍文藝金像獎油畫類得主。此後,他一直扮演著藝術報國的推手,在政府播遷來臺後百廢待興的時期,和復興崗初期的眾多傑出人才,把國家帶到文學、藝術、音樂、戲劇都卓然有成的境界;長達半世紀的默默深耕之後,金老師榮獲「國軍第五十屆文藝金像獎」終身榮譽獎,一貫謙和的他,願藉文藝創作教化人心,把美植入人心與生活。

     四年學生生涯,我最受金老師指導的是畫〈台兒莊之役〉戰畫的那段時間,金老師的戰畫非常出色,也是十分著名的,殘酷的戰爭史畫,在他的筆下總有史詩般的磅礴氣勢;我們沒有多著墨於浴血抗戰的勇士們衝鋒陷陣,只畫出了台兒莊地形地貌裡的壯烈剪影;那是我第一次從金老師身上學到畫西畫竟也可以和水墨一般的「意在筆外」,不需要太具象精準,也能在畫境的營造裡,以強烈的情感投射到色彩和構圖中,激發強大渲染力,我認真地讀了台兒莊大捷的史籍記載始末,落筆的時候是含著淚水的;金老師的教學就是這麼紮實。

 我和金老師私下滿有得聊,除了繪畫,他也熱愛文學,愛看平劇,還會票戲唱《空城計》,更愛旅遊寫生……我們還曾經約好了,他要去麥加朝聖時帶著我一起去!那約定一擱三十年,去年我們在他的學生畫展中相遇,老師竟還記得這個約定;而今,麥加朝聖真的無法同行了,但老師一生得自於信仰的自律嚴格、踐履愛德、淡泊豁達,蔚為他品格的甘芳流溢,是我此生的可敬身教,不去麥加,也可以在他的丰采中如沐春風,如履壯遊。

 金老師與師母恩愛逾恆,他們倆對學生呵護關愛備至,讓遠離家鄉的我們感受有個家,「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金老師的畫與愛,為我們構了圖,填了色,上了彩,打了幸福的厚底,深遠影響,終生不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