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卻顧所來徑

◎蔡富澧

 人生路怎麼走,每個人各有不同,有的人每走一步都要經過算計,這一步走出去有沒有用?對還是錯?對自己有什麼好處?算到後來舉步維艱,四處碰壁。有的人率性而行,只問付出,不問收穫,看似傻氣,其實自得其樂,自娛娛人。

 壽山公園步道,我原以為是獨自在攀爬,一路爬一路喘,等我爬到山上的七蔓站,四顧蒼茫中回頭一看,才發現這一路不是自己爬的。我經過的那些步道原本都是珊瑚礁,是許多人踩著珊瑚礁登山,歷經多少年的踩踏才走出一條小徑,又經過多少年,才有了管理單位編列預算修建步道。

 珊瑚礁上的步道雖然比起原始小徑好走多了,但有些路段也許是高差太大,也許是路面不寬,無從建設棧板或鋪設水泥路面,至今還是礁石裸露、尖銳異常。看著腳下這些原本尖銳的礁石已經被無數的鞋子踏平,磨到發亮,甚至每一個難走難爬的路段都已經有人踩出落腳處,讓我不必在這山徑上費心費力。

 有些陡峭的路段,徒手或倚靠登山杖還是有危險,一旁都有打了結的尼龍繩供人攀扶,那些尼龍繩粗細不一,有的長有的短,應是經常爬山的登山客為了大家的安全,自己帶了繩子在山徑旁拉設,後來覺得不夠周全,再一段一段綴補,讓那些危險路段多了一道保險。良友亭之前的一段山徑是這樣,七蔓站旁往上的好漢坡也一樣。

 壽山算是高雄市區最高的地貌,步道隱身於林木之間,原本我想登高可以看見緊鄰的西子灣海域,可惜不行,整個步道所見都是蔽天的綠蔭,難得露出一點空隙,也是朝著市區的方向,只有登上好漢亭時,才看得到高雄港的一片港景水光。

 這一路的光景,除了賞樹、賞石、賞鳥、賞獼猴,再就是蟲鳴鳥叫。沿途一座座的涼亭便為這難以命名的山徑劃分了區段,讓大家易於識別。從第一座觀林亭起,相思亭、良友亭、山友亭到七蔓站,都在主幹道上,東、西翠嶺亭則在支線上,歡樂亭更是隱身在相思亭旁的山徑裡。那些亭子都是水泥原木搭蓋好了的,但在還沒這般建設前,想必是登山客自行運了木材原料,花時間搭建起最初遮風避雨的涼亭吧!

 壽山的步道並不是一通到底,除了主要幹道,中途還有許多岔路,那些隨時竄出去的小路並沒有標示,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會通到哪裡,非得自己走過,才會了然於胸,讓沒走過的登山客有了探險的樂趣,也讓不想跟著人群同行的人可以獨自探祕。而這些小徑都是過去多少年裡,許多前人一步一步走出來的。

 「卻顧所來徑,蒼蒼橫翠微」,許多登山人並不求什麼,付出也不計較什麼,純粹是在天地之間做自己想做的事,對他們來說,人生這條路有沒有留下什麼,其實也不重要。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