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漢字大觀園】閒談如夫人

◎文景

 國人一提起「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必定會想到范仲淹;一聽到「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必然會想到范仲淹;略懂古代軍事史的,一提到「小范老子,肚裡有數萬甲兵」,大家也都知道「小范老子」就是范仲淹,但是少有人知:稱側室、姨太太為「如夫人」的典故,也與范仲淹有關。

 范仲淹有一段悲苦的童年,兩歲時喪父,跟著母親改嫁一姓朱的小吏,之後隨朱姓小吏回吳縣(今天的蘇州),改名朱說,繼父家原本就有眾多兄姊,但范仲淹與繼兄姊感情融洽;亦因繼父年老退休,家中食指浩繁,遂奉母命至商埠當學徒,因看不慣商人盤剝而棄商苦讀,被長白山醴泉寺的住持收留於寺中讀書。寺僧一天只供應一頓粥,范仲淹就把那碗粥分成四等份,蘸著醋早晚各吃兩碗;晝夜苦學,五年未嘗解衣就枕,終於在大中祥符八年進士及第,隨即迎奉母親,並奏請皇帝回復原姓名。

 范仲淹入朝為官後,因為人正直、為官清廉,得罪了不少權貴,當時外患頻仍,西夏李元昊叛亂,范仲淹奉旨鎮守邊地,他對羌人真誠相待,恩威並用,因他曾官至龍圖閣大學士,因此羌人稱呼他為「龍圖老子」,對他敬畏有加;西夏人亦相互警戒:「小范老子,胸中自有數萬甲兵」;(「老子」是當時對邊境掌兵符將帥的敬稱)宋軍軍歌也唱著:「軍中有一范,西賊聞之心膽寒」。

 范仲淹有句名言:「不為良相,便為良臣」,不論他從文從武,都有傑出的成就,尤其是那篇《岳陽樓記》裡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歷經一千多年,不但激勵歷代志士仁人在國家多難時,挺身報國的勇氣和決心,也成為執政者「施政以民為主、為先」的圭臬。當然,范仲淹既是詩人詞人,他的感情豐沛,才能寫出:「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的戍邊心情;也因為范仲淹的多情,我們才能讀到「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高樓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淒美的〈蘇幕遮〉。

 范仲淹偶於樂戶結識甄金蓮時,甄金蓮年僅十四歲,能書善畫,細問之下,才知甄金蓮原係仕宧之後,被叔父賣至樂戶,范仲淹晚年辭官帶著甄金蓮回家,因家中已有正室,便問甄金蓮:「我如何向家人介紹你?」甄金蓮說:「就稱做如夫人吧!」因此,「如夫人」就成為今天「側室、姨太太」的代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