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軍事干預決策 擴張全球影響力(上)

◎李 妤(譯)

 俄國近年來持續在全球擴張影響力,除使用傳統政經與能源手段外,亦多次動用俄軍力量,出兵干預包括敘利亞、阿富汗、利比亞、葉門等國家政局,美國智庫蘭德公司透過研究俄國相關干預個案,歸納俄國軍事干預的決策考量,青年日報節譯如後,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隨著俄羅斯近年不斷崛起,俄國威脅與影響力持續在全球擴大,近年來,包含2014年兼併克里米亞、2015年出兵敘利亞,以及俄民營軍事公司(PMC)觸角逐步深入世界各地,儘管克林姆林宮不見得承認,但俄國影響力有增無減,並透過代理人等管道,強化對外國的掌控。

 智庫蘭德公司(RAND)透過研究報告分析俄國2015年大規模出兵敘利亞的政治與軍事因素,以及4個小範圍的軍事干預個案:利比亞、阿富汗、葉門,以及2015年以前對敘國的小規模出兵,以歸納出俄國領導人在哪種因素影響下?又如何選擇對哪些區域?做出軍事干預的政策決定。

 此報告主要可分成兩大部分,第一部分,探討俄國在2015年9月選擇出兵敘利亞的影響因素,並針對政治與軍事因素深入討論,以期了解俄國領導人選擇擴大對敘國干預的原因。

 當年,俄國總統蒲亭幾乎在無預警的情況下,派出至少2千兵力揮軍敘利亞,使得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無不錯愕,時任美國國防情報局長史都華數日後更坦言,他們仍在揣測俄國此次行動的企圖,凸顯情勢發展連華盛頓情治單位也始料未及。儘管克宮對阿塞德政府的支持顯而易見,但無人預料到蒲亭會將俄軍置於敘國內戰險境中,最後更震撼敘利亞局勢。

 報告第二部分,則討論俄國對2015年前的敘利亞,以及利比亞、葉門、阿富汗相對小規模軍事干預行動;並藉由案例間的比較,探究影響俄國軍事干預程度的因素為何?

 除透過俄國軍事干預的個案分析外,報告同時對美國政策制定者提出建言。首先,美方軍事與行政高層應體悟到,面對任何可能導致俄國利益受損的情況,克宮不會害怕捲入任何形式的衝突,甚至願主動挑起戰火。

 另一方面,五角大廈應認清俄軍已「無所不在」的事實。無論當地是否存在衝突,俄軍觸角已遍及中東、北非等地區,且可能透過民營軍事公司,或其他隱密形式,甚至規模小至僅有數人,俄軍影響力已隨處可見。報告認為,面對俄國透過各種方式擴大影響力與威脅,政策制定者應認清事實。

 定義

 在進入主題之前,報告首先定義「干預」的程度,並非實際軍事介入的範圍大小,而是指透過外交、經濟或軍事武力的干預方式。輕度規模干預,指僅透過外交方式干預他國,包含提供當事國家的調解管道,若調解失敗,則透過國際組織協調,或者進一步召回雙方大使等外交人員。

 中度規模干預,則可能涵蓋軍事、經濟與外交層面的干預,軍事層面包含提供武器、情報,或部署小型部隊等軍援,例如俄國直接干預敘國內戰前,曾長期提供阿塞德政府軍事援助;經濟層面則包含撤回援助、實施禁運或經濟制裁等,外交手段也可能被使用。最後,大規模干預即指違反規範投入軍隊武力的軍事干預行動,部隊直接參與他國內戰,俄國2015年9月30日出兵敘利亞,即是主要案例。

 俄國2015年出兵敘利亞

 此節首先分析,俄國在2015年9月部署陸空戰力至敘利亞的背景因素,並分為驅使俄國出兵的「主要因素」,以及間接影響,但並非主要原因的「次要因素」,同時說明其他可能影響。

 主要因素一:阿塞德政府垮台危機

 透過分析俄國總統蒲亭下令出兵敘國的時間點,幫助剖析俄國領導人的決策;儘管在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莫斯科就已表現出對阿塞德政權的支持,但俄國2015年9月出兵敘國,正是阿塞德政府危急存亡之秋、面臨垮台危機時刻,成為促使俄國出兵的第一個主要因素。

 2015年春天,阿塞德政權已搖搖欲墜,當年5月「伊斯蘭國」(IS)攻占巴邁拉,屠殺數百條人命,且與努斯拉陣線聯手於敘國西北方發動攻勢;當時,俄國認為敘國政府軍已無力回天,若不加以介入,阿塞德將倒台,而俄國將面臨更複雜難以控制的情勢。

 值得一提的是,透過軍事大規模干預敘國內戰,一開始並非俄國計畫,莫斯科曾試圖透過政治解方,避免武力衝突;但隨著阿塞德政府與敘國政府軍漸漸失去對敘國的控制,俄國高層體悟一旦阿塞德垮台,對俄國將造成極大後果,進一步影響區域與全球穩定,才促成最後出兵干預的決策。

 主要因素二:恐怖主義威脅

 俄國十分清楚一旦阿塞德垮台,IS勢必席捲整個敘利亞與中東地區,2015年,正值IS聲勢如日中天,而俄國境內有約11至12%人口為伊斯蘭教穆斯林,加上比鄰穆斯林為主的高加索與中亞地區。此外,俄國自車臣戰爭的經驗,深知伊斯蘭極端主義威脅,其境內極端組織也多與中東有所聯繫,包含薩拉菲派與瓦哈比教派等。

 俄國認為,一旦少了阿塞德政府的最後一道防線,IS極有可能控制敘利亞。「哈里發國」的建立,鼓舞俄國與全世界的穆斯林極端組織,對俄國裡外都是威脅。因此,俄國將IS視為出兵敘利亞的正當理由,儘管西方國家有所質疑,但IS確實是俄國出兵主要因素之一。

 主要因素三:敘政權更迭威脅

 俄國認為,阿塞德政府一旦倒台,美國等西方國家支持的派系,將取而代之,直接威脅俄羅斯國家安全,甚至視為比恐怖主義更嚴重的威脅。俄國認為,敘利亞可能成為美國為首的西方推翻「不友善」政權的最新一例;2011年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對利比亞發動空襲,進一步推翻格達費政權,而當年5月,俄國選擇不行使否決權,引發國內部分人士大為光火。

 利比亞外,伊拉克戰爭中,美國為首聯軍推翻海珊政權,以及美軍對阿富汗塔利班組織的行動、NATO空襲南斯拉夫等,使莫斯科更確定一旦阿塞德倒台,將使「利比亞模式」再度重演,西方國家扶植親美政權,對俄國造成巨大國安威脅,促使俄國決定進行干預。

 主要因素四:其他途徑無效

 除上述涉及阿塞德政府與IS勢力消長的因素,報告認為,俄國會走到大規模干預敘利亞這一步,還包含因為聯合國(UN)、北約等外交途徑無效,加上儘管俄國不斷提供阿塞德軍事與經濟上的援助,也無力挽救敘國情勢。

 2014年2月,聯合國針對敘國情勢舉行了一場國際和平峰會,並主導多次和談,但影響力都有限。此外,俄國在正式出兵敘利亞前的數個月,斡旋多次高階外交會談,但都失敗收場;2015年1月及4月,並邀情敘政府與反對派代表,飛抵俄國進行和談,儘管如此,大馬士革情勢持續惡化,直到夏天,俄國高層幾乎確定所有外交手段都無用。(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