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浮生拾趣】看山不是山

◎林疋愔

 從兒時開始,我便覺得自己與山有緣。家鄉四面環山,沒有高樓遮擋,一眼望去,近景是廣袤的稻田與樸拙的農舍,遠景層層疊疊,全是連綿不斷蒼翠的山林。

 以前年紀小,不懂得辨別各座山的樣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九九峰,鋸齒狀的山峰,陡峭的邊坡和深谷,草木稀疏,有種獨特的美感。九九峰據說是由九十九座尖銳的獨立峰組成,遠眺就像是跳躍的火焰;由於地質含鐵,黃昏時山頭染上一片紅光,因此又稱「火炎山」。每次行經此山,就會憶起《西遊記》裡孫悟空借芭蕉扇的故事。

 長大後到臺北念書,開始住進了大屯山系的環抱中,它幅員遼闊,和七星山連成一片,包括淡水、北投、天母、陽明山一帶,全是同一個脈系。相較於嫵媚溫婉的觀音山,大屯山則是渾圓厚重,不露尖峭,土壤豐潤,滿被蓊鬱的叢草植物,坡地寬闊平緩,彷彿處處都可投入懷抱。「大屯蒼蒼,淡海泱泱,我們在復興崗上……」浩蕩的歌聲,悠揚的旋律,彷彿還在我耳邊繚繞。身為崗上兒女,承繼大屯山的大器與磅礴,好男兒個個器宇軒昂、雄壯威武;好女子個個女中豪傑、出類拔萃。若說觀音山是無所不在的神祇,大屯山就是具體可親的肉身,可以依賴、親近、環繞,孕育著莘莘學子。

 初戀時,同學們相約上山賞景,車過嶺頭,回眸一看,滿眼星燦的臺北燈火盡在腳下。那段求學的日子,我們造訪了紗帽山古道,察覺紗帽山的靜定,花開泉流,山色變幻。紗帽山下有深谷,深谷最底處激流飛濺,湍瀉雲生。踏石涉水,可以渡到對岸,攀上陡坡,上面便是北陽公路,往右可通向陽明山,往左就來到天母、北投一帶。這一帶多是天然泉窟,即使草木茂密,也會被縈繞的霧氣遮擋視野,身在此山卻全不見山勢。

 紗帽山步道做為一條「古道」,其實有文獻可循。清同治十年出版的《淡水廳誌》卷十三就有提到:「紗帽山,在大屯山界,孤高峭立,以形肖故名。上有碎石,如梅花花瓣,風來即動,俗呼風動石。石窩有若花心,蓄水斗許,汲乾後自滿。」證明了紗帽山在一百三十幾年前,即是一處著名勝地。昔日的古道,在物換星移下,經歷生命的起起落落仍無動於衷。

 那日我到陽光普照的草地盤坐冥想,與大屯山對坐,似乎體悟了禪宗所說的人生三重界。涉世之初,懷著對世界的好奇,對一切事物都以童真的眼光看待,萬事萬物皆是本原,山就是山,水就是水。參禪有悟時,我們開始用心地去體會這個世界,多了自我的解讀和思考,山不再是單純的山,水也不是單純的水。直到禪思徹悟後,才能洞察世事、反璞歸真,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