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智慧的語花】秋風起兮

◎熊仙如

 雖然還談不上風調雨順,不過今年的夏天特別奇怪,原本總有幾個循例要襲臺的颱風,今年幾乎都轉向襲擊日本了,造成日本接二連三的災難,臺灣反而賺到颱風假的小確幸。相對不算太過炎熱的夏天平靜地過去之後,秋風竟也意外的準時吹起!

 人是習慣的動物,在溫室效應一年比一年嚴重的時代,身處南臺灣的人們已經習慣不再採購冬衣,對於若有似無的秋季也不再期待──即使秋月依然高掛,月下的人們依然穿著薄衣開冷氣。什麼是「秋意」?那驟然吹起,輕拂過面頰、手臂、身軀的涼意便是;那一片格外清朗分明的天空與白雲便是;當乾爽不再黏膩的皮膚微微打了個冷顫時便是;當市場上橘、紅、黃各色蔬果默默出現到攫住你的眼球時便是……這改變並非一夜之間,但它真的在邁入十一月的當口悄悄地發生了,讓我有點措手不及的意外。

 「起兮白雲飛,草木黃落兮雁南歸。蘭有秀兮菊有芳,懷佳人兮不能忘。汎樓船兮濟汾河,橫中流兮揚素波。簫鼓鳴兮發棹歌,歡樂極兮哀情多。少壯幾時兮奈老何!」一直很喜歡這首〈秋風辭〉,卻想不到它竟是漢武帝的作品。樂極總生悲,人生難兩全。當初漢代的開國帝王高祖在平定英布之亂後凱旋歸來,途經故鄉沛縣時,開心地和父老兄弟一同饗宴慶功,酒酣耳熱之際也即席唱出了〈大風歌〉:「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安得猛士兮守四方」,風起雲飛,威加海內,何其雄偉壯美!人生至此似乎已然登頂,但高祖依舊不免留下「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之嘆!就像曹操的名作〈短歌行〉一般,這些成就大業、志得意滿的帝王們總難免在秋風吹起時感性噴發,驟然停下慷慨激昂地高歌,反倒興起了人生苦短的感慨:「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是怎樣的人生體悟會讓人發出「歡樂極兮哀情多」的惶恐悲嘆呢?平凡如你我,感受到拂面而來的寒涼冷意時,不也如此嗎?秋日上心頭的,從來都是個「愁」字啊!

 歐陽修〈秋聲賦〉言:「夫秋,刑官也……是謂天地之義氣,常以肅殺而為心……商聲主西方之音,夷則為七月之律。商,傷也,物既老而悲傷;夷,戮也,物過盛而當殺。」春華秋實,總是讓人心生喜樂與貪欲,但是佳人也好,猛士也罷,手裡握得再多,得不到的總還是遠大於這些,就像格外高遠的天空一般無法企及與強求。因此大自然以掌管肅殺的秋氣告訴人們宜知所收斂,莫張揚,凡事需適可而止。秋風起兮,讓奔忙了大半年的萬物停下腳步,看看大地已經擁有的豐足美好,也預告寧靜冷冽、休養生息的冬季即將到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