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珍視自由民主 守護人權價值

 昨日是國際人權日,蔡總統特別頒發第14屆「亞洲民主人權獎」給「人民外交培訓計畫」。總統致詞時表示,歷史已經證明,民主是最有韌性、且最能凝聚眾人意志的政治體制,但是我們周邊還有很多國家或地區,仍未走向民主化;也有許多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們,正受到威權政府的壓迫和打擊。鑑於近來中共許多令人髮指侵害人權的行徑,受到國際譴責,蔡總統雖未指明對象,但所有人心中都明白,中共正是21世紀普世人權的公敵。

 聯合國為紀念《世界人權宣言》主張,於1950年將每年12月10日訂為「國際人權日」。「人權」簡單地說,就是只要身為一個人,就具有與生俱來的基本權利;因為每個人都具有同樣的基本權利,所以都是平等的。又因為這些權利是天賦的(即所謂「天賦人權」),不能為任何人力所阻止,所以每個人都是自由的。《世界人權宣言》開宗明義指出:「對人類大家庭所有成員固有尊嚴及其平等和不移的權利的承認,乃是世界自由、正義與和平的基礎。」既點出人權屬於「個人」的性質,更強調人權是世界和平的基礎。

 人權的個人性及與生俱來性質,凸顯人權只屬於個人,而非超出個人之外的集體。這個特質,也劃分出個人權利與政府權力的分野,其中包含兩個不能混淆和逾越的觀念。首先,既然人權是與生俱來的,政府就不能以任何理由加以侵犯,這在學理上稱為「消極人權」,也是任何一個國家政府必須謹守的最低限度。其次,既然政府是由人民授權組成,則政府就是為保障人權而服務,而不是反過頭來,要求人民為政府服務。

 用上述指標,檢視近來涉及中共的兩個全球矚目事件,足以顯露中共政權對於人權的蔑視與踐踏。第1個案例是「新疆再教育營」,中共美其名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但無論用什麼名義美化,都不能掩飾它侵害數以萬計(聯合國估計高達100萬人)穆斯林、少數基督徒和外國公民(特別是哈薩克公民)行動、言論、宗教信仰自由的事實。中共以「反恐」、「去極端化」為由,公然侵犯人權。當全世界一致撻伐時,它卻以「內政」搪塞,完全漠視政府是為人民存在的信條,凸顯中共心中只有黨及其壟斷的政權利益,及人民必須為黨和中共政權服務的統治者心態。

 第2個案例,是野火燒不盡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其肇因於反對修訂《逃犯條例》,引起百萬港人上街,反映出港人擔憂司法權遭中共干預、人權無法受到保障的憂心。當事件發展從最初的反修訂草案,演變為「5大訴求」,再演變到提出立法會和行政長官「雙普選」要求時,港人普遍認為,港府只聽從北京號令,不願傾聽港人心聲。此時,民意怒潮瞬時傾瀉而出。表面上,港人爭取的是「一國兩制」下,中共承諾給與的自治權;背後凸顯的事實是,港人不信任中共,也不願生活在中共侵犯人權的陰影下。更不願順從中共,想拿回治港主導權的陰謀。

 中共侵害人權,不僅令其人民受害,即使是外國人,也常難以倖免地成為犧牲者。除了前述被關進「新疆再教育營」的哈薩克人,瑞典籍書商桂民海,僅因出版批判中共領導人的書籍,便突然於2015年遭中共派人至泰國綁架拘禁至今。這起事件暴露中共毫不尊重個人言論、人身及行動自由,任何人只要觸犯到其領導人和共產黨,就會身陷囹圄。

 另一個類似例子,是中共為了報復加拿大依據美國逮捕令,拘留華為創辦人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竟隨即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逮捕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史佩弗;同時將2名涉嫌毒品案的加拿大人判處死刑。可見在中共眼中,人權根本如無物,只要是政治需要,都可以被犧牲。這兩起事件,導致中共與瑞典及加拿大關係陷入冰點,亦驗證了《世界人權宣言》所謂「人權是世界和平的基礎,沒有人權,就不會有穩定的國際秩序。」

 中共對人權的踐踏,襯托出中華民國民主、自由與人權政治的可貴。當全世界齊聲譴責中共一再侵犯人權時,我國的人權狀況則受到高度讚揚。今年2月,總部設於美國的國際人權監察組織「自由之家」,公布2019《世界自由度調查報告》,我國獲得93分,被評比為「自由」的國家,在亞洲僅次於日本,而中共僅拿到11分,被評為「不自由」國家。這項殊榮是我國人民幾十年來努力的成果,如今卻受到中共文攻武嚇威脅,國人必須常保憂患意識,方能維護我們好不容易擁有的民主、自由與人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