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軍事干預決策 擴張全球影響力(中)

◎李 妤(譯)

(接上文)

 另一方面,自敘利亞內戰2011年開始,俄國即開始透過軍事、經濟與外交援助,支持阿塞德政權,但到了2015年中,俄國也認定小規模干預手段,無力改變敘國情勢發展。除了主要因素以外,報告同時整理數個影響俄國2015年決策的次要因素。

 次要因素一:地緣政治利益

 出兵敘利亞具有多個地緣政治利益,首先,俄國兼併克里米亞與烏東,引發西方國家對其施加外交與經濟制裁。因此,俄國干預大馬士革、增加在中東影響力,視為重返國際談判舞台的重要機會,同時打著「反恐」旗幟、增加行動正當性,增加與西方談判籌碼。

 在俄國出兵干預敘利亞前,俄總統蒲亭在聯合國安理會上,邀請西方各國共組反恐聯盟,並以前蘇聯在二次世界大戰與英、美結盟為例。但事實卻是,俄國並未達成利用敘利亞內戰,以改變與西方關係的目標。

 此外,當時阿塞德是俄國在中東地區僅存的少數盟友,一旦前者垮台將使俄國喪失對該區域影響力與話語權。加上敘利亞托土斯港,為俄國在地中海地區的唯一海軍基地,確保該地安全,繼續由阿塞德政府掌控,是俄國重要戰略目標。

 次要因素二:國際正當性的表象

 蒲亭決定出兵支援阿塞德,必須有部分正當性支持,因此當大馬士革向莫斯科「求援」,且願意提供境內軍事基地與設施予俄軍使用;都強化俄國出兵敘利亞的正當性,舉措可被解讀為「支持現任政府保衛其領土」,儘管另一個重要因素是為了維護自身權益與國安。報告受訪者之一坦言:對蒲亭而言,作為具法治正當性的領導人,是抵抗叛變的重要基礎之一。假使大馬士革反對,且不願提供境內軍事設施,那蒲亭將不會出手干預。

 次要因素三:後續風險小

 俄國深知出兵敘利亞可能面臨的政治與外交風險,但並不會對其造成重大威脅或危及政權。首先,確實大規模干預可能對俄國本身造成外交損失,但其最主要目標是保留其在中東地區重要盟友;儘管與西方關係惡化,但俄國同時花費許多力氣,促進與其他波灣國家關係,例如土耳其、伊朗、埃及等,也代表其深知出兵干預的區域風險,並盡力預防。

 另一方面,俄國並不太擔心國內輿論壓力,自從蒲亭2012年重返權力大位,他被視為是抵禦外來威脅的國家安全保衛者角色,俄國並未遇到太多國內反對的聲浪。

 接著報告討論影響此次出兵政策決定的7個軍事因素,包含4個重要的軍事條件前提,以及3個進一步促進軍事行動的因素。

 1.領空使用權:俄國2015年9月之所以能夠對敘利亞發動空襲,重要原因之一,是伊朗與伊拉克開放領空給俄軍戰機,讓俄羅斯航太軍(Russian Aerospace Forces,VKS)得以從俄國空軍基地直通敘國目標,有利後勤補給;加上土耳其領空為俄軍禁區,若非兩伊同意開放領空,俄軍根本無法進行空襲。

 2.敘國開放境內基地:俄國在敘利亞地中海沿岸坐擁2個重要軍事基地,托土斯港海軍基地與赫梅米姆空軍基地;而托土斯港在敘利亞內戰一開始,僅是一個小型補給與維修基地,之後才由俄國大幅升級設施與基地規模。

 此外,在2016年8月16日,VKS自伊朗西部哈馬丹省的Shahid Nojeh空軍基地發動空襲行動,成為二次大戰後,首度有外國軍方利用伊朗軍事設施支援戰鬥任務;也使俄軍戰機省下1萬6千公里飛行距離與燃油。儘管德黑蘭方面,對俄軍使用伊朗基地的消息公開感不悅,並宣布「暫停」雙方軍事合作;但蘭德報告的受訪者透露,VKS持續使用伊朗空軍基地作為燃料補給之用。

 3.地面部隊支援:俄國在敘利亞缺乏地面部隊,但透過與敘利亞政府軍、伊朗軍隊、真主黨的合作,補足地面戰力弱點;儘管初期各方陸軍面臨協調及合作溝通上的困難,但總體而言,俄國有效組織,並利用與盟軍地面部隊的盟友關係。莫斯科亦協助重建與領導敘軍,消息更指出,幾乎所有敘軍各級單位都可以發現俄國軍事顧問。

 4.美軍影響薄弱:美國的存在與否為重要影響因素。在俄國正式軍事干預敘利亞之前,美軍對抗「伊斯蘭國」(IS)的「堅定決心行動」(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已持續逾1年,確實美俄間存在軍事摩擦的可能。但俄國方面認為,美方不願觸碰敘國阿塞德內政問題,且空域使用應不會重疊,因此幾乎篤定美方不會對干預造成實質影響。

 上述4個軍事因素,是影響俄國出兵干預敘國內政的重要軍事前提,接下來3個軍事因素,則進一步強化俄國行動的效率。

 5.軍事合作經驗:俄敘之間的軍事合作可追溯至冷戰期間,1970年代早期,俄國即在敘利亞托土斯港及拉塔基亞省建立軍事基地;並在1960年代,提供軍事顧問與軍援助敘打擊以色列。而敘國也是蘇聯時期,蘇聯在中東的最大武器出口國,並成為冷戰後俄國主要軍武出售國。敘俄兩國並在1980年代簽署雙邊協議,強化雙邊盟友關係,因此兩國間軍事合作經驗豐富,且是盟友關係堅固。

 6.掌握確切情報:隨著俄國出兵敘利亞,俄國隨後遭揭露,在敘利亞境內至少有2個情治單位,並與敘國情報單位密切合作,使蒲亭在出兵前,已掌握敘國重要情資,強化行動效率與準確性。

 7.敘利亞地理優勢:敘利亞西部臨地中海,同時與俄國之間相隔裏海,地利優勢使俄國容易自上述兩地,透過船隻與潛艦發射巡弋飛彈。包含2015年10月7日,俄軍自裏海上的海軍艦艇,向敘國發射Kalibr(3M54/北約代號SS-N-27)巡弋飛彈;同年12月,再度自地中海向敘國目標發射飛彈;2017年,再度自駐守東地中海的「伊森上將」號巡防艦(Admiral Essen),向敘國IS目標發射4枚巡弋飛彈。敘利亞的地理位置,著實強化俄國對其境內目標攻擊時的強度。(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