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愛情過客

◎黃沐蓉

 明知是愛情過客,還是忍不住傷心又流淚。

 心是副作用最強的迷幻劑,自己則是最透徹的詐欺大師,因為總是自我催眠。

 明知道不可能走到圓滿,也知道他是出了名的花心,但自己也說不出對方哪裡好,只是他給了我別人給不了的感覺。接受了他的告白,其實我也懂,對方的心思一直不在我身上,但愛上了,誰能抗拒那強烈的情感。我天真地以為只要夠努力,我倆的故事就會有好結局,單純地以為自己的地位會隨著時間積累更顯重要,他的每一句甜言蜜語,總會逗得我心花怒放。在一起的時光如此美好,但離我而去時,他沒有依戀和悲傷,我卻心碎得眼淚模糊了視線,雖想挽留卻愛在心裡口難開。

 好友心疼我癡情,明知沒結果仍一心投入,我沒反駁,因為愛情就像一個齒輪,總要找到適合的另一個才能轉動,但他已猝不及防撩撥我的心弦。隨著時間流逝,傷痛淡了,但回首時,雖知他只是過客,想起時仍然淚眼婆娑,那段戀情依舊深刻地烙印在心底,成為生命的一段記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