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俄軍事干預決策 擴張全球影響力(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妤(譯)

(接上文)

 俄2015年前干預敘利亞等案例

 出兵干預敘國是俄國自蘇聯時代以來,最大規模境外干預行動,在此之前俄國已在敘利亞、利比亞等地進行外國干預的行動,此報告第二部分,即要分析4個規模相對小的干預行為,分別為:1.2015年以前的敘利亞;2.2015年後的利比亞;3.2016年後的阿富汗;4.2015年後的葉門。

 根據干預國與被干預國家的關係,可能產生多種情況。例如:兩造雙方維持恩庇侍從關係,但A國僅支持內戰國家的特定派系或組織;或者A國同時支持內戰國家內部多個派系或組織,此外還有,干預國家拒絕支持任何特定立場,但扮演中間協調方的角色。

 一、2015年前俄對敘國干預

 在2015年中以前,俄國對敘利亞的支持儘管自2011年就開始,但始終維持中度干預,透過外交、軍事與經濟各管道援助阿塞德政府。而當時俄國認為,克宮可以從與阿塞德的關係上,獲得地緣利益好處,並以阿塞德支持國身分在國際社會為其發聲。此外,對阿塞德的支持,成為反對西方政權轉移政策的具體展現,且在當時,俄國判斷對阿塞德的支持,並不會對俄國國際聲譽有太大影響,風險與付出成本也在可接受範圍內。

 然而,在2015年以前,俄國並未擴大對敘利亞干預度的最重要原因為,當時阿塞德政府政權仍穩固,「伊斯蘭國」(IS)威脅還未大到威脅敘國政府;也就是說,在2015年以前,各方面情勢都不足以促使俄國軍事干預,換句話說,因為阿塞德權力穩固,俄國也不認為國家安全受威脅。

 二、俄2015年中度干預利比亞

 俄國自2015年利比亞內戰開打,即開始進行中度規模干預行為,然而,莫斯科同時介入獲國際承認的「全國團結政府」(GNA)總理賽拉傑,以及哈夫塔所領導的利比亞國民軍,同時也與利比亞內規模較小的軍閥接觸。

 自2016年開始,哈夫塔曾兩度赴莫斯科,當時媒體也報導,俄國向其提供軍事顧問與武器,也有數百名隸屬利比亞國民軍的受傷士兵,在俄國醫院接受治療;據稱,當時有少量俄軍駐紮在利比亞與埃及邊界,包含特種部隊與無人機等,準備協助哈夫塔,而2017年11月,俄國宣布俄、埃協議草案,允許軍事基地的使用。

 然而,俄國並非將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根據時任俄國在利比亞聯絡處負責人鄧格夫指稱,「俄國不願緊挨著利國任何一方」。敘總理賽拉傑與GNA成員定期訪問俄國,並與俄高級官員會面;GNA外交部長2018年5月,就訪問俄國2次。

 俄國藉利比亞議題,在區域與國際舞台上發揮,除埃及外,同時與聯合國、阿聯、法國與義大利協調、扮演中間人角色,欲透過政治協議解決利國內戰。報告分析,實際上,俄國希望藉此機會,重建與法、義之間的關係,且透過支持利比亞內部多個派系,分散風險、降低損失。

 三、俄對葉門保持輕度干預

 2015年葉門內戰爆發,伊朗所支持的青年運動叛軍,以及沙烏地阿拉伯支持、哈迪為首的葉門政府,與前總統沙雷的支持者相抗衡。而政治分歧導致的權力真空,也使IS與基地組織得以趁機崛起。

 然俄國始終謹慎,不表現出對任何特定方的支持。2017年俄國承認哈迪政府大使,同時青年運動代表訪問俄國,企圖得到俄國承認;報告引述受訪者指出,俄國並不信任青年運動,但除了對沙國為首聯盟發動的空襲表達擔憂,同時亦譴責青年運動對利雅德的攻擊行為。此外,雖然俄國在聯合國安理會否決譴責青年運動的決議,但投票同意對葉門實施禁運措施。俄國似乎對與伊朗關係的重視,大於支持任何葉門一方。

 受訪者透露,包含青年運動本身、伊朗政府、哈迪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共有4方代表曾試圖尋求俄國介入葉門內戰,但都被拒絕 ,俄國始終對葉門保持輕度規模的干預。

 四、俄增加對阿富汗內戰干預

 俄國在2015至2016年期間,開始增加對阿富汗內戰的干預。因俄國視阿富汗IS組織為威脅,因此與塔利班發展出曖昧關係,一方面是塔利班協助打擊ISIS,另一方面是塔利班當時掌握阿富汗約70%範圍,勢必在未來政治解決過程占有一席之地。相關報導更引述塔利班人士稱,塔利班代表多次與俄國官員秘密會面。

 2016年開始,美國多次指控俄國提供軍援給塔利班,但俄國拒絕承認,也始終沒有證據顯示俄國軍援該組織。報告認為俄國對阿富汗屬於中等規模,且對多方提供支援,除了外交上的努力外,俄國亦提供軍事援助予阿富汗安全部隊,並「可能」提供武器給塔利班。

 俄國始終對葉門保持輕度規模的干預方面認為,透過中等規模干預,將帶給俄國地緣利益優勢,同時俄國也藉阿富汗內戰,尋求與伊朗、巴基斯坦與中共等關係,儘管俄國與喀布爾間的關係,恐因前者與塔利班有所聯繫而受阻,但俄國認為影響微小。

 總結

 最後整理出影響俄國出現大規模干預行為的6個因素:一、若不進行大規模干預,將對俄國本身產生不利、不可逆的軍事後果。二、克宮認為內戰對國家安全存在重大風險。三、已窮盡輕度或中度規模的干預手段。四、預期啟動大規模干預,將帶來地緣政治利益,例如俄國能在國際舞台扮演要角,或因此獲得更多斡旋籌碼。五、一旦進行大規模干預,風險結果是可以預期、甚至控制的,例如對俄國而言,美方威脅不高時,將進一步促進其出兵干預。六、大規模干預是否具有國際正當性。

 俄國在2015年出兵,大規模對敘國進行干預,滿足非常多政治與軍事因素,才促成俄國出此策;除克宮相信若不出兵,將造成不利軍事後果,甚至進一步威脅國安,且已在2015年之前,窮盡輕度與中度規模干預手段,同時評估出兵造成的風險是可接受外,由於阿塞德政府主動求援,提供俄國干預的正當基礎,同時提供軍事協助,敘利亞地緣優勢,也滿足俄軍出兵的軍事條件。

 報告最後指出,2015年,俄國出兵干預敘利亞是難以複製的特殊案例,由眾多特定因素所組成,但也發現,俄國對他國內戰進行小規模干預的判斷門檻低,一旦預期風險可以被克宮接受,且能夠為俄國帶來地緣政治利益,且對俄國安造成威脅或影響,俄國即可能出手進行干預。

 俄羅斯在進行大規模干預前,其實都有「徵兆」,也因此呼籲國際行為者,不可忽視俄國在外交、軍事領域上,對他國的小規模干預,尤其當對俄國威脅變大時,將不吝捲入各種衝突中。(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