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落實動員機制 維護國家安全

 行政院日前召開動員會報,除頒獎表揚今年各項動員演習與工作優良單位,並通過未來兩年的《全民防衛動員準備綱領》,做為中央部會及直轄縣市政府策定未來動員準備計畫的依據。未來兩年所有動員準備政策與事務的推行,都必須先衡諸未來情勢、可能發生戰爭形態及期程,進行各項準備。

 「動員」為適應國防軍事需要或應付緊急事變,將全國人力、物力、財力及精神力,由平時狀態轉為戰時或非常時期狀態,使國力能做最有效發揮,以贏得戰爭或弭平事變,維護國家安全。我國動員計畫區分為「動員準備綱領」、「動員準備方案」、「動員準備分類計畫」、「動員準備執行計畫」等面向,主要依照政府層級設計與執行。動員準備綱領以國防戰略目標為指導原則,配合國軍全般戰略構想,統籌策劃全國人力、物力、財力及科技等動員能量,俾利平時支援災害防救,戰時支援軍事作戰,並兼顧民生需求。

 動員準備方案則承受準備綱領指導,針對各種動員特性,結合各機關之施政計畫,確定年度主要需求項目,實施統籌分配,以律定各分類計畫應行規範事項;動員準備分類計畫,一般要依據動員準備方案,確定各機關實施作業範圍與預期配合達成目標,以適應動員實施階段需要。最後再依據動員準備分類計畫,確定直轄市、縣(市)政府應規範緊急危難及備戰資源轉供應變等措施。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為因應最新的防衛動員需求,我國《動員防衛準備法》今年6月才剛剛實施修法。近期策頒防務動員綱領及召開會議,也都是依照修正法案進行。根據行政院策頒的《110至111年全民防衛動員準備綱領》,未來可能影響我國國家安全的因素,包括政治與軍事等傳統安全威脅,以及可能發生的各種複合式災變、傳染疾病擴散等非傳統安全威脅。不同的安全威脅,係由不同的政府部會主管,分別負責不同的資源與功能,而在動員準備階段須能結合施政,完成人力、物力動員等戰爭準備事項,同時也要能支援災害防救,發揮「國土安全網」備援功能。

 最重要的是,在戰爭發生時,這套完整動員制度可以有效統合運用全民總力,支援軍事作戰、緊急危難與維持國民基本需求。另外,我國戰爭時期可能發生的景況,如海域封鎖、關鍵基礎設施遭到飛彈突襲等,動員準備綱領也列出這些可能發生的戰爭想定。在會報當中,行政院特別指示經濟部督導臺灣中油及台塑石化公司,持續掌握油氣生產調度與輸送儲存設施安全管理,增加油氣動員演練場次,以確保供應穩定無虞;並指示內政部協調民防團隊,配合參與國防部相關演習,以利於動員實施階段統合運用全民力量,支援軍事勤務及緊急危難應變。

 動員任務除平時積儲總體戰力,在民間廣儲國防實力外,一旦國家發生天然或人為災害,也必須立即反應及投入。所以在戰時須統合運用全民力量,支援軍事作戰與緊急危難需求,在平時則針對重大與緊急事故,快速反應與協力災害防救。總結今年以來,我國陸續遭逢利奇馬颱風、白鹿颱風,以及南方澳大橋斷裂等災害事故,在中央政府指揮下,各部會與國軍部隊皆快速整合,立即解決問題,並有效降低災損,使民眾迅速恢復正常生活。

 我國動員作為,是依據《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及其相關子法所實施的全民防衛動員,基本政策是在兼顧國防與民生發展考量下,納動員於施政,寓戰備於經建,以蓄養戰爭潛力,戰時則實施全民防衛動員,發揮全民力量,爭取防衛作戰勝利。一個國家動員制度的好壞與執行的落實,即是這個國家動員能力程度的指標,亦可視為一國戰爭潛力之基礎。動員制度的完善與否,也是敵國是否貿然突襲的重要考量,亦是有效嚇阻戰力的關鍵。

 從這個世紀以來,所發生的戰爭來看,即使戰爭規模並不全然是總體戰的性質,都已非單純軍事行動,而是必須融合整體國力、軍力、民力的綜合表現。我國防衛動員的政策規劃不斷地依戰略環境因素而調整,所以是基於國家戰略構想與國防需求,平時將國防資源人力、物力、財力妥為規劃與整備,在戰爭或非常時期來臨時,迅速由平時狀態轉變為戰時狀態。透過防衛動員準備制度的落實與執行,相信可以整合軍民功能與資源,充分投入及發揮總體國力,維護國家安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