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戰史回顧】突出部之役 德軍西線最後的進攻

◎温培基

 前言

 1944年,歐洲戰場盟軍自諾曼地登陸後,挾強大陸空優勢,迫使德軍節節敗退,逐漸逼近德國西部邊境。然而,希特勒仍期盼集中戰力,攻下比利時最大港安特衛普,藉此分斷英美盟軍,扭轉局勢。因此,執行代號「守望萊茵」的大規模戰略反攻,史稱阿登反擊戰或突出部之役。以下就戰前情勢、雙方作戰構想、作戰經過與檢討評析,分述如下:

 戰前情勢

 1944年9月,盟軍在市場花園作戰後,為確保運輸船隻安全駛入安特衛普港口,同時向西面及北面進攻斯海爾德河口,向東進攻默茲省分界線形成的天然突出部。

 1944年9月,盟軍在諾曼地登陸後,西線德軍經過3個多月的戰鬥只剩下49個師,且每個師的兵力不到標準兵力的一半。

 雙方作戰構想

 德軍:以殲滅登陸盟軍為目的。

 德軍以32個師擔任攻擊部隊,內含12個裝甲師(裝甲步兵師),2個傘兵師與18個步兵師,編為3個軍團。主攻部隊向安特衛普與布魯塞爾推進,並在左右翼占領陣地,以保護突破口兩肩部之安全。第25軍團與第15軍團實施助攻,牽制第1軍團與美第9軍團兵力,使盟軍難以判斷德軍反攻方向。

 盟軍:阻殲進犯德軍為目的。

 盟軍採廣正面防禦方式,以6個步兵師擔任正面防禦部隊,2個裝甲師任預備隊。沿孚日山脈地區加強工事,構築防線,以縮短戰線提升指揮效能。第15軍收縮孚日以西防線,集中兵力設防,俟美軍巴頓軍團及法軍裝甲部隊到達後調整部署。

 作戰經過概要

 突出部之役概以德軍阿登反擊、巴斯通作戰及盟軍反攻等3個階段(如附表))劃分,各階段作戰經過詳述如後:

 (一)德軍阿登反擊(1944年12月16至26日)

 1944年12月16日5時30分,德國第2集團軍的3個軍團在一個50英里寬的正面發動全面攻擊。衝鋒軍裝甲第6軍團擔任主攻,但進展遲緩;裝甲第5軍團卻進展順利,第7軍團亦達成掩護南翼之任務。

 12月17日至20日,德軍在聖維斯至巴斯通之間,突破盟軍抵抗,但在突破之兩肩部附近,仍有盟軍部隊存在。

 12月22日,德軍衝鋒軍裝甲第1軍經1星期之作戰未能到達列日,乃由裝甲第5軍團與衝鋒軍裝甲第2軍擔任主攻,使美軍第18軍、第7軍與第8軍之壓力大增。

 12月23至26日,天候不利於德軍,盟軍以戰術空軍對德裝甲部隊與補給部隊猛烈攻擊。

 12月22日,美軍第3軍團在南面,按預定計畫對德軍第7軍團進行反擊,美軍裝甲第4師於12月26日,解除孤軍苦守巴斯通之空降第101師受圍之勢,德軍第7軍團於12月22日後,將其部隊使用於南翼,未讓部隊向西挺進。

 12月26日,德軍攻勢在距繆司河3英里停止。

 (二)巴斯通作戰(12月18至26日)

 12月18日,美軍空降第101師與裝甲第10師戰鬥群,奉命接防巴斯通,以遲滯德軍前進。

 12月19日,美軍空降第101師以3個傘兵團占領環形陣地,以裝甲第10師戰鬥群任預備隊。

 12月21日,盟軍防守兵力僅有1萬8000人,而德軍擔任攻擊的部隊有4萬5000人,但盟軍死守重要道路中心,22日拒絕德軍最後通牒。

 12月23至26日,盟軍對巴斯通城被圍困之部隊實施補給。

 12月26日,美軍裝甲第4師由南方馳援巴斯通,該城解圍。

 (三)盟軍反攻(1944年12月27日至1945年2月7日)

 美軍第3軍團作戰經過如下:

 12月27日至30日,美軍第3軍擴大通往巴斯通走廊,同時重新編組各師,準備重新向聖維斯發動大規模攻勢。35個以上砲兵營,一天內發射1萬9000發砲彈,支援第3軍作戰。

 12月30日,第8軍對聖休伯特與巴斯通地區發動新一輪攻勢。

 1945年1月9日,第3軍與第8軍同時對巴斯通地區發動攻勢。

 1月13日,第8軍向北攻擊,獲得重要戰果。

 1月16日,第8軍裝甲第11師,與第7軍之裝甲第2師會師。

 美軍第1軍團作戰經過如下:

 12月27日,英軍第30軍於第7軍右翼地區,助第7軍能縮小正面,集中兵力擔任主攻。

 1944年12月27日至1945年1月2日,第1軍團實施整頓與攻擊準備。

 1945年1月3日,第7軍對德軍攻擊,空降第18軍在其左翼支援。

 1月4日,英軍第30軍發動攻擊。

 1月12日,史達林在波蘭對德軍發起大規模進攻,德軍預備隊被迫調往東線。希特勒再也無力進攻,被迫全線撤退。

 1月17至24日,2個軍團仍繼續攻擊前進,第8軍繼續攻擊並通過霍法萊,24日抵達盧森堡國境北端。

 1月24日,2個軍團間之戰線改變,將阿登失地之主面責任交給第3軍團。

 1月28日,第3軍團第8軍,在聖維斯以東沿德國邊境界40英里正面恢復攻擊,第3軍當天攻抵6週前美軍攻抵處。

 1月28日,阿登反擊作戰結束,盟軍與德軍皆損失近10萬餘人。對盟軍而言,傷亡還得以補充,但德軍人員及裝備的嚴重傷亡,卻是雪上加霜。

 2月7日,第1軍團及第3軍團已深入德軍防線內之工事地帶。

 檢討與評析

 戰略錯誤 戰術難彌補

 阿登反擊戰前,德軍與盟軍間的戰力差異懸殊,即使德軍集中可用兵力,在西部戰線進行突擊,亦不能挽回此一差距。即使突擊成功,德軍奪回安特衛普地區,亦無法予以維持,則不但無法達到擊破西部盟軍戰線的目的,且在作戰過程中,很可能要冒原可用於強化本國防衛之最後兵力,遭犧牲殆盡之危險。

 情報判斷錯誤 戰前整備不足

 盟軍在阿登戰役前,情報單位所有預估,都以德軍即將戰敗為前提。當盟軍在評估德軍行動時,總認為德軍僅為了應付邊境進攻的盟軍,未料到德軍會全面性反攻。盟軍此役失敗之原因,乃對情報不注意,雖有許多情報可判斷出德軍意圖,但高階將領卻忽略與假設不一致的情報。

 避實擊虛 突破防線

 德軍在戰役中,出乎盟軍意料選擇1940年突破法軍防禦地點—比利時阿登山區作為主攻方向,事後證明,德軍選擇阿登地區發動反擊作戰至為正確。盟軍同時從北方的亞琛及南方的亞爾薩斯發動攻勢,致戰線中央顯得脆弱。在阿登地區75英里長的戰線正面僅由4個師防禦,雖然事先預知存在的風險,但其結果卻意外的嚴重。

 結語

 希特勒抽調東線德軍,集中主力於歐洲戰場孤注一擲。德國在突出部之役戰敗後,消耗最後的精銳部隊,再也沒有後備力量可補充,成為德軍在西線發動的最後一次進攻。德軍同時在東、西線戰場失利,亦使德軍面臨全面潰敗之頹勢,加速4個月後的戰敗投降。

(作者為國防大學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