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吟遊人生】滴水之恩不望報

◎蔡富澧

 中國文人向來有登臨情懷,身處亂世的杜甫所寫的「花近高樓傷客心,萬方多難此登臨」、「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在登高望遠之際道盡文人愁苦哀怨、沉鬱感傷的心情。除此之外,登高也有傷春悲秋、發思古幽情、懷人懷鄉、抒發家國身世之慨的作用,以此而留下不少膾炙人口的作品。

 但現在登山步道比比皆是,年輕力壯者假日相約登山健行,中老年退休者日日是好日,身居臺灣承平多年,早已不知什麼是亂世,又何來的思古幽情,只為了遠離塵囂,回歸大自然的懷抱,因此登高,得以望遠。在壽山狹窄陡峭的山徑上遇到的許多人便是這樣,但也有些人不然。

 從南壽山登山口到七蔓站,全長一千六百八十公尺,估計要花將近一個小時;如果不爬好漢坡,七蔓站就是壽山南側步道的制高點了。到了這裡,每個登山客都已經汗流浹背、氣喘吁吁,很多人雖然帶了水,但一到這裡也差不多喝光了,登山沒水是很嚴重的問題,所幸這裡有個「七蔓奉茶站」,簡陋的建築物外面擺著六個大茶桶,口渴的人可以喝點水,還要繼續往前走的人可以裝滿一整壺,不愁路上缺水之苦,而這些善行義舉是一批有心人長年默默地奉獻。

 第一次上山時,那次我把保特瓶的水喝完後,加了半瓶水,「夠喝就好!」我想。裝了水後,就聽到有人說他揹了一桶水上山,那時心裡既感激又佩服。第二次上來時,我的瓶水已快要見底了,先從蓋子掀開還冒著熱氣的桶子加了半瓶熱水,從龍頭裡流出來的竟然是黃褐色的清澈茶水,原來有人在這裡煮熱茶。那一排茶桶中間有個小門,進去就是燒開水的茶水間,當時正冒出嘶嘶的瓦斯燃燒聲,屋裡一對男女山友正在聊天。

 聽到他們提起軍中的話題,我信步走了進去,這時兩大鍋水正好煮開,年輕女孩掀起蓋子,抓起一把炒熟的麥子放進滾燙的熱水裡,中年男子說:「蓋起來,再悶一下!」我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剛剛裝的熱茶,就是在這裡煮的麥茶呀!出於感謝之意,我與他們攀談起來,那男子說,壽山的奉茶站共有三個點──雅座、盤榕和七蔓站,雅座是供應養生茶,盤榕供應麥茶、苦茶和薑茶,七蔓站只供應麥茶。

 他說他們有一個團隊,都是熱心山友群自動志願在做供茶的工作,每個禮拜三次,禮拜三中午、下午和禮拜六上午,誰有空誰就來做,有的喜歡揹水的就揹水,喜歡煮茶的就煮茶,這裡的水、瓦斯都是他們從山下一步一步揹上來的。一桶水二十公斤,確實不輕,他說自己原本就常登山,平日就要做負重練習,揹水上山就當作是負重練習,所以也不覺得累。

 俗話說:「滴水之恩,湧泉以報!」壽山上許多人喝了義工山友揹上來煮的茶水,但他們從沒要求回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